低头看我是怎么玩你的*渺渺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

其实,以往这种伤,对于忘忧而言,都是小伤,他早就习惯了。

  但是现在,他好像被主人养得娇气了,觉得自己真是个人了……

  若是一直在脏脏的角落,未见阳光就罢了,但是见过阳光,又重新回到肮脏的角落,他还真有些难过。

  主人……

  主人见他不见了会难过了,会来找他吗?

  忘忧的心中带着微弱的渴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兴许是一个时辰,兴许是一日。

  地下室的门再次打开,吕玄走了进来。

  有了之前的教训,这一次,护卫们紧紧贴着吕玄,不给忘忧丝毫伤害他的机会。

  “贱奴,竟敢袭主!你知道这是什么下场吗?”吕玄冷声问道。

  忘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只觉得那声音近了一些,带着满满的恶意:“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死掉的,我要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割下来,让你生不如死!”

  吕玄说完,一脚踹在忘忧的脑袋上,而后才回到椅子上坐下。

  忘忧被抬了起来,他的目光看向吕玄,不再是麻木不仁,而是冷漠无惧。

  这眼神再次刺激了吕玄。

  吕玄走近,伸出手,掐住了忘忧的脖子。

  几个护卫按着忘忧,以防他发难。

  脖子被紧紧掐住。

  忘忧只觉得身体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这一刻,忘忧意识到,他真的不想死。

  他还在练武呢,他要做护卫保护主人呢!

  他……舍不得主人!

  他舍不得乌家!

  主人……

  混混沌沌间,他居然真的看到了主人。

  他是濒死产生幻觉了吗?

  主人,对不起,忘忧不能再继续保护你了。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下一瞬,那种窒息感消失。

  原来掐着他的人被一阵大力拉开!

  主人依旧没消失,她的眼神带着关切,嘴张合着,仿佛在说什么。

  好一会儿,忘忧才重新听见声音。

  这时,他才听清主人在说什么。

  “忘忧,别怕,我来救你了。”

  忘忧痴痴地看着主人,仿佛天地之间只有她一般,她的身上犹如蒙着光一般。

  三宝手中的刀,利落地划开忘忧身上捆缚的绳索,她带来的一个护卫,连忙扶住了忘忧。

  吕玄已经被她带来的人制服了。

  三宝简直快气疯了,看着忘忧血肉模糊的模样,她恨不得杀了吕玄!

  最终,被棠鲤拦住了。

  她不想三宝的手上,沾染上这恶心的小畜生的血!

  “娘,我想带忘忧回家。”三宝靠在棠鲤的怀里,道。

  “好,回家。”棠鲤柔声道。

  棠鲤和三宝,一起带着忘忧离去。

  这地下室是在平阳侯府的一处庄园下,地处闹市区,大隐隐于市,很难找。

  棠鲤觉得带走忘忧的很大概率是吕玄,所以便让人着重查吕玄的踪迹。

  因此才查到这庄园。

  棠鲤听到忘忧的下落后,便立即和三宝带着人冲进了庄园。

  一路冲到了地下室。

  然后看到血肉模糊的忘忧。

  “娘,我们要是晚一点,忘忧就……”三宝说着,心有余悸。

  她一进来,就看到吕玄掐着忘忧的脖子。

  要是晚一步……

  那找到的或许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幸好。

  幸好来得及时。

  “娘,怎么会有吕玄这样的坏人呢?”三宝忍不住道。

  她见过坏人,但是没见过这么坏的,简直坏到了骨子里,恶毒至极。

  棠鲤搂着三宝。

  世间本就如此,好人和坏人编织成的世界,人性复杂。

  但是,吕玄可能坏人都够不上。

  坏人还有人性,吕玄一点人性没有。

  顶多就是一牲畜。

  这小畜生撞她手上,不会有好下场。

  回到侯府。

  忘忧被扶着进去,在床上躺下,张大夫已经在等着了。

  张大夫看着忘忧身上的伤,特别生气。

  之前,忘忧身上一身伤,就是张大夫治好的。

  看着瘦弱、满身伤痕的少年,变成健康、壮硕的小伙子,张大夫很是欣慰。

  转眼间,好好的小孩又被折磨成这样……

  他快气死了。

  “别怕,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要是疼就叫出来。”张大夫声音很温柔,用哄小孩的语气道。

  忘忧躺在床上,软绵绵的床,每个人都这么温柔,他又回来了,回到这温暖的地方。

  他不疼,他也一点不怕。

  他就觉得开心。

  张大夫处理着伤口,都觉得疼,结果看着这小子居然露出一抹笑,觉得很神奇。

  “这么疼你还笑,莫不是伤着脑子了?我看看你头上有没有伤。”

  张大夫说着,又去看忘忧的头,这一看,还真有一个包。

  “嘶。”张大夫倒抽一口冷气,又把那把忘忧害成这样的人骂了无数遍。

  张大夫一边絮絮叨叨的,一边给忘忧处理伤口。

  好一会儿,他才收手,站起身。

  “好了,就这样躺着,别乱动,我明天再给你换药。”张大夫交代了一番注意事项,才离开。

  张大夫一走,三宝就进来了。

  忘忧看着三宝,眨巴着大眼睛,几乎有些贪婪。

  他又见到主人了。

  “张大夫是个话痨,是不是被他唠叨地耳朵起茧子了?”三宝道。

  这张大夫虽然比苏大夫大一些,其实是苏大夫的徒弟。

  说起来,这位张大夫也是性情中人,和苏大夫相识也很有戏剧性。

  两人因为一个病人起了争端,张大夫断定没救,苏大夫却说可以救,还提出张大夫闻所未闻的方法。

  张大夫觉得他胡说八道,各种嘲讽,结果,苏大夫真把人救活了,张大夫顿时滑跪,还要拜苏大夫为师。

  虽然苏大夫从来没答应,但是张大夫单方面觉得苏大夫是他的师父,时常请教。

  苏大夫在的时候,张大夫从不多话,一副乖乖崽的模样。

  想象一个都有白头发的人一副乖巧的模样……

  总之,三宝有些想苏大夫了。

  “苏大夫在,张大夫就不多话了。”三宝继续道。

  忘忧摇了摇头。

  他一点不觉得张大夫的话多,他就觉得温暖。

  乌家的每一个人都很好。

  “好啦,你好好休息,张大夫知道我打扰你,又要念叨我了。”三宝吐了吐舌头,转身要走。

  “吕玄……”忘忧低声道,他还想着吕玄说的要伤害主人的话,害怕主人受伤。

  “吕玄的事我娘会处理的,你别担心,好好休息。”三宝道,说完便转身走了。

  忘忧眨巴着眼睛,看着门关上,他将身上盖着的轻薄的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了脸。

  他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味道,让他觉得安心。

  忘忧闭上眼睛,睡去。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个巨大的大殿,一只大手拉着他进入大殿。

  大殿里有四根粗壮的黄金柱子,柱子上刻着奇怪的纹路,梦中的他却觉得很熟悉。

  他被牵着走到台阶下,跪下。

  他仰头看去,看到一个人。

  那人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月光,气质清冷绝尘,看不清脸。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勇士的忠诚刻入骨血,记住了,她是你此生誓死效忠之人。”牵着他手的人道。

  他最后的印象,是那婴儿突然看向他,看不清脸,但是那双眼睛很漂亮,乌黑发亮。

 文学

忘忧醒来的时候,依旧记得那双眼睛。

  他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呢?

  而且,梦中之事让他有种异样的熟悉感。

  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这个梦和自己的记忆有关吗?

  忘忧努力回想,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

  时间回溯。

  三宝从忘忧的房间离开后,就去找了棠鲤。

  三宝抱住棠鲤的腰:“娘亲,谢谢你。”

  都怪她把忘忧弄丢了,幸好娘亲帮她找回来了。

  棠鲤摸了摸三宝的脑袋:“凡事别怕,有娘亲在呢。”

  三宝点了点头。

  娘亲这句话不是安慰的空话,她娘亲真是无所不能的,让她觉得安心。

  “娘亲,吕玄……”三宝皱着眉。

  吕玄太恶毒了,忘忧被害成这样,这件事肯定不能善罢甘休。

  “放心吧,娘亲已经在处理这件事了。”棠鲤道。

  这吕玄狡猾的很,虽然狠毒,但是之前一直未曾触犯大周律令。

  这一次,算是给她抓到把柄,她已令人去写状纸,明日就将状纸和证据呈给大理寺,状告吕玄滥杀无辜。

  到时就看,平阳侯和安月公主,是否还能庇佑住这个小崽子。

  ……

  平阳侯府。

  安月公主守着昏迷的吕玄,几乎一夜未眠。

  翌日,儿子清醒过来,安月公主终于松了一口气。

投稿文章,作者:tt, h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9732.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23日 11:51
下一篇 2023年3月23日 11: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