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下的顶弄H 脱了扒下岳内裤猛然进入

“大胆孽障!你竟敢辱我魔族圣女,玷污魔族血脉,真是罪该万死!”魔帝络简手执太阿,站在混元山巅,棱角分明的脸上布满寒霜,银色的战袍在寒风中凛凛作响。

这混元山,是仙界与魔族的分水线,千百年来,无人逾越,各自相安无事。可谁知,不知何时,天族太子元均与魔族圣女亦初相识,两人不顾两界禁忌,很快坠入爱河,并且珠胎暗结。

本在寅时,魔族盛典中,要选出魔族下一任魔帝,络简需登上乾坤台,以圣女纯净鲜血为引,指认下一任魔帝,被天意选中的魔帝定是魔界最强大的存在,而新任魔帝则需要与圣女结为夫妻,再孕育出下一任圣女,循此往复,魔族世世代代以此存续。可是,就在他用圣女鲜血洒进乾坤台的古老符咒中时,符咒霎时断裂成灰,众魔惊恐不已,符咒断裂成灰,这可是千百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除非,圣女已不洁。

小说

络简大怒,一再逼问亦初毁她清白的孽畜是谁,亦初经不起络简的威压,晕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就看见络简手中端着一碗红色的汤药,亦初认得那是什么,无奈悲痛大哭,求魔帝不要伤害她腹中胎儿,一切罪责皆由她一人承担。

络简听着她的哭声压住心中怒火,平静的说:“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喝了这碗药,二是说出这孩子的父亲是谁。”

亦初见络简如此坚决,无法,只好支支吾吾的说:“是天族太子元均。”

络简闭眼深吸一口气,猛的将碗摔在地上,提起太阿往外走去,亦初赶忙拉住络简的手说道:“父亲,一切都是女儿的不是,请父亲为了魔族众人,平息怒火。”

络简看着她,冷笑一声道:“为了魔族众人?你犯下此事时,有没有想过魔族众人。你不是不知道魔帝对魔族意味着什么,天界与魔族血脉不容,你这是要断我魔族!蠢货!”络简甩开亦初,不顾亦初再身后的求饶声,来到门外,对魔侍说道:“给圣女梳洗一番!带她去议事殿。”

“是。”魔侍连忙低头应道。

络简来到议事殿,魔族七位长老已经等候多时,而其他族人都在殿外等候。此刻所有人见到络简,都纷纷围了上来问道:“魔帝,如何,有没有问出乱我魔族血脉的人是谁?”

“对啊,亦初有没有交代。”

“唉,这是要亡我魔族啊,这可怎么办!”

络简坐在主位上,捏着眉心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众人的聒噪。他疲惫的揉了揉额头,抬起那一双不怒自威的凤眼沉声说道:“大长老,立刻传令三军备战。天族太子乱我血脉,其罪当诛,我要元均的项上人头!”

众人一愣,随即跪地大声应道:“是!”七位长老立刻俯身领命,魔族血脉不容玷污,元均此举,与灭魔族无异,魔族怎能不怒。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魔族大军便整装待发,络简一袭银色戎装手执太阿,带领三军压境混元山,才有了此刻络简的暴怒!

天界守门人感受到混元山屏障有异动,立刻查看情况,发现魔族大军压境,立刻施展传音术,给远在天界中央天元殿的守殿人传信。

片息间,络简已经带领大军来到了混元山的屏障处,他举起太阿用力一挥,只听咔嚓一声,屏障就裂开了数道纹络,络简又抬手一挥,咔嚓!屏障应声而碎,守门人见此面色惨白,硬着头皮立刻迎了上去道:“不知魔帝为何无故压境天界,你我两界向来井水不犯河水,魔帝这是要破忌吗?”

络简双目直视前方,毫不理会守门人,跟在身后的大长老冷笑一声,走上前来,单手成爪,握住了守门人的脖子,声音嘶哑的说道:“小小守门人,也配与魔帝讲话。”说罢就要捏碎守门人的脖子,就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了一道嘹亮的龙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天帝元霄墨、天界众仙就来到了络简的面前。

元霄墨轻笑道:“门人不懂规矩,魔帝何必与一个小卒计较。”

络简抬起凤眸看向元宵墨,对着大长老摆了摆手。大长老冷哼一声,随即如同丢垃圾一般把守门人丢了过去。

跟在天帝身后的碧元星君见此呵斥道:“你们魔族真是欺人太甚!”

络简没有理会他,清冷的凤眸毫无温度的看着元宵墨,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似是在嘲笑天族。元宵墨眉头一皱,摆手打断了碧元星君的话。

元宵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守门人,眼神一冷,似是不满他的丑态,随即转过头,漫不经心的问道:“魔帝,你我两族早有约定,双方都不准踏过混元山的屏障,如今魔帝此举,是为何?”

络简瞧着元宵墨那张圣人般的面孔,心里厌恶的紧,面上却不显露分毫,殷红的薄唇轻启说道:“不知,贵族太子现在何处?”

元宵墨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却没来得及细想,见络简满脸寒霜,只好说道:“太子在九峰阁闭关,不知魔帝找他何事?”

“呵!闭关?怎么,知道东窗事发,就用闭关来逃避罪责吗?你们天族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卑劣。”

“络简!休要放肆,我天族岂容你污蔑!”元宵墨低声呵斥.

“元宵墨,到底是不是污蔑,你要问问你的好太子,我魔族从未想过要与天族为敌,可是,天族太子,却乱我魔族血脉!其罪当诛!”这事关魔族的将来,络简岂能善罢甘休。

元宵墨怒道:“休要胡说!此事非同小可,不可乱下定论!”

“哼!那就让你的好儿子来对峙!”

元宵墨龙目微眯,对身后的神侍摆了摆手,神侍领命,立刻去九峰阁请太子殿下。

元宵墨摩挲着手腕上化身为一个塔型印记的昊天塔,看着络简,略带威胁的说道:“络简,不管此事因何而起,你我私下解决便是,何必大动干戈,这让三界看笑话,有损两界威名。”

络简不屑的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怎么,心虚了?”

元宵墨嘴角掀起一丝冷笑,心底不禁对元均恼怒了起来,真是蠢货,玩弄一般的侍女也就罢了,去招惹魔界圣女,真是不知所谓。

很快,神侍带着元均来到了混元山,元均似是早有准备,不紧不慢的对着天帝行了一礼,又对魔帝恭恭敬敬的行礼之后,才道:“晚辈元均,不知魔帝唤晚辈来何事?”

络简打量了一番元均,见他长的人模狗样,端的是一副会骗人的嘴脸,不屑的撇开眼睛,慢慢的开口道:“你可认识亦初?”

元均疑惑:“哦?我天界并无此人。”随即思量了一会又说道:“倒是最近有一个下界小仙,好像叫亦初,这还是晚辈那次见她灵力被别人夺走,自己一人惨兮兮的窝在角落哭,这才不忍出手相助了一把,就随即离开了。”

络简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正躲在众人之间的亦初,随即不紧不慢的问道:“是吗?此人是何模样?”

“这个晚辈还真没有仔细看,不过她身形瘦弱,想来也是一副清丽的模样。”元均恭敬的回答。

络简怒斥道:“大胆孽障!她窝在一旁哭,你又没仔细看,如你所说只是相助一把就立即离开,那又如何记得住她是什么身形?而且你还能记得她叫什么名字?那就证明你们并不是匆匆一面,而是经常往来!你还不说实话!”

元均心底一惊,赶忙俯身行礼道:“魔帝勿恼,晚辈真的不认识。”

元宵墨见此,走到元均身边,对络简说道:“魔帝,既然太子说不认识,那就是不认识,误会一场,算了吧。”

“呵!元宵墨,你这天族太子口中,一句话就漏洞百出,本帝不信你没听出来。既然你自欺欺人,那就不怪本帝撕破你的脸皮!”络简怒急反笑,挥手命人将亦初带了上来。

元均看见亦初的一瞬间,眉头紧皱,络简见他如此,心中更是恼怒,他站到元均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厉声问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元均故作镇定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神色憔悴的亦初,嘴硬的说道:“晚辈并不认识此人。”

络简轻蔑一笑:“看来,你是知道乱我魔族血脉,是什么下场。你若是痛快的认了,我络简还敬你是个君子,可你现在如此行径,与小人无疑!”

亦初苍白绝美的脸上,听到元均这句话,变得更加惨白,她走到元均面前,双目含泪,轻轻的问道:“你真不认识我?”

元均厌恶的别过眼睛说道:“圣女,你我两族,自开天辟地以来,就血脉相斥,更何况两族更是有族规禁忌,我又怎么可能明知故犯?”

亦初闭着眼睛深吐了一口气,此刻她才明白,这段日子的山盟海誓,都只是一个笑话,她睁开眼睛,眼中的悲伤掩去,此刻只有失望和坚定,络简见她如此,欣慰的点点头。亦初看着元均说道:“元均,你可知,我魔族从诞生以来,为避免有人乱其血脉,族中女子从小体内都会种有情花,若是使其怀孕的男子是我魔族之人也就罢了,若是异族,那就只需要取一滴女子的精血,滴入三魂石,三魂石便会指出那祸乱血脉的男子是谁。”

元均冷笑道:“怎么可能,三魂石乃是天定姻缘的仙石,只有上古神器才可能在上面留下印记,又怎么因你魔族的情花术以及一滴精血而出这么荒唐的事情。”

亦初此刻眼中布满了嘲讽,她怎会爱上这么一个人,蠢而不自知。只见她双手结印,默念咒语,随即一颗上面刻满了名字的三魂石便出现在她手中。

元宵墨眉头紧皱,眼中杀意闪过,他认出了这是真的三魂石,虽然不知魔族为何会有三魂石,但是看着魔族圣女的样子,不像是说谎,若是元均真的做下此事,不能让这魔族当着这么多仙家众神的面,揭穿此事,一旦揭穿,那他这天帝的位置怕是坐不稳了,虽然他一直想一统三界,但现在不是时候。

就在亦初要取精血滴入三魂石的时候,他食指微动,一丝灵力悄然附上了三魂石,亦初的精血滴进三魂石,却犹如水入海川,消失不见。亦初大惊,摇着头呢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猛地抬起头,看着元宵墨和元均喊道:“一定是你们做了手脚,一定是你们!”

元宵墨冷哼道:“圣女,你我天魔两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如今此举,无疑是在挑衅我天族威严!”

络简挡在亦初身前说道:“元宵墨,无论三魂石能否指认元均,但是元均的话,无疑都在暗自承认此事,你难道要掩耳盗铃吗?”

“络简,你最好现在就带兵离去,否则,以你们魔族挑衅天族这一条,我天族也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投稿文章,作者:tt, h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94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8: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8:2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