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挺进闺蜜的幽深处 我的荡欲人妻玉婷

现在玩玩可以,以后她儿子可是要娶能在事业上,帮助到他的妻子。

“报警吧!”苏宜佳收起脸上的笑,目光冰冷锐利的扫向门口那四个猪狗都不如的畜生。

“你说什么?”秦母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我说报警!你们听不懂人话吗?”苏宜佳皱着漂亮精致的小脸,冰冰冷冷嗤笑了声:

“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好姑娘,嫁到你们秦家,在新房喝了碗粥,醒来就到了你们大儿子床上。现在头还是晕的,难道你们不用给我个交代?

小说

只要我去医院检查,就能查出身体里有没有药物。现在流氓罪可是死刑,更何况这事比流氓罪还严重。

我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姑娘,还配不上费尽心机的算计。但你们大儿子就不一样了,他可是为了保卫华国才身受重伤的大英雄,这算计肯定是冲他来的,自然不能随随便便翻过去。”

苏宜佳怕把秦凯泽坐坏了,翻身坐在床边,直勾勾看着他们。

眼下这情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或是永远都要待在这个书中世界。

那便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好不容易有了个帅到惨绝人寰,还任由她摆布,不会惹她生气的老公。

又有着泼天的富贵在等着她,也没什么不好的。

为了报答秦凯泽,也为了替原主报仇。

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治好秦凯泽,也会努力赚钱,抢了苏心月这个女主首富的位置。

让这几个为了钱甘愿做畜生东西,眼睁睁看着她手中财富,却永远无法享用分毫。

身体上的折磨算什么,只有精神上的摧残才是最痛快的报复。

“姐,就算那人被抓着了,可事情闹大,你这辈子也抬不起头了。”苏心月小脸煞白,软糯糯的相劝。

“你们这几个算计我畜生都不怕抬不起头,我为什么要怕?”苏宜佳勾着漂亮精致的眼尾,讥讽地睨他们。

“你……你在胡说什么!”秦母吓得话都说的抖了下。

“胡说吗?那你们怎么还不去报警,还我和秦凯泽一个公道呢?”苏宜佳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我不是傻子,这一环套一环的算计,我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也只有你们这几个蠢货,会自认为设计的天衣无缝。”

他们死死瞪着那个勾着秦凯泽的手,漫不经心把玩的小姑娘,气得身子不停哆嗦。

最后还是秦父妥协的叹了口气,“这件事确实是我们一时不查,老二媳妇,你消消气。我们保证以后这事谁都不会再提,你就跟老二好好过日子,行吗?”

“一时不查?好好过日子?呵,那我就说的再明白点!

从一开始秦铭晨跟我相亲,就在故意算计,想用一段婚姻、一个媳妇来拿捏住秦凯泽。”苏宜佳刻意压低的音量,冒着森寒的冷气。

冻的秦家的人鸡皮疙瘩和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没有!我们怎么会这么做!铭晨是真的喜欢你,我们也是诚心诚意,想让你做我们秦家的儿媳妇。这件事肯定是有人害我们!”秦母连忙否认。

这秦凯泽可是部队上的人,敲锣打鼓,放着鞭炮送回来的。

国家颁的那带着大红色绸缎的牌匾,现在还挂在他们家客厅。

周围的人,包括他们单位的同事,都知道他们秦家的大儿子,为守卫华国受了重伤,现在可尊敬他们了。

若是让人知道他们算计秦凯泽,这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们淹死。

更别说秦凯泽部队上的领导,也不会放过他们。

所以今天这事,打死也不能闹出去。

她偷偷用手掐了下秦铭晨,让他赶紧说些好听的,把眼前这炮仗给哄住。

秦铭晨心里升起丝反抗,不愿当着苏心月的面哄别的女人,生怕她有半点不开心。

可他很清楚,今天若不把苏宜佳给哄好,他们秦家的人肯定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宜佳,你别生气了……”

“你别开口说话,我现在看着你这张虚伪的脸就想吐。”苏宜佳快被他恶心坏了。

见他堆起的油腻深情僵在脸上,才稍稍痛快了些。

“你们不承认合起来骗了我,是为了算计秦凯泽,那就是报警,顺便再去警备管理处报备,让他们来查清楚,到底是谁在算计了这一出。”

苏宜佳态度坚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秦父眼睛滴溜溜转了圈,突然露出副愧疚,又实在没有办法的神色。

“苏家丫头,这事确实是我们对不住你。我们就想着,怎么样都要给老大娶个媳妇。

可老大都这个样子了,我们又不愿意让别人去嫌弃他,所以最后挑来挑去,觉得你乖巧又孝顺,所以才想了这个办法。

既然你不愿意,那这门亲事就作罢吧。算我们秦家对不起你,之前给你家的两百块彩礼,也不用你家还了。我们再给你三百块,这事就当了了,你看行吗?”

眼下无论如何他们都得想办法,哄住苏宜佳这个死丫头。

大不了就是破财消灾。

这苏家两口子不过是塑胶厂的普通职工,连供两个闺女上高中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钱。

得亏了靠他们家这次给的彩礼,才把这些年借的钱给还上。

这苏宜佳自然是没见过世面,他们随便给点肯定就能打发。

“大狗狗,他们想用钱就把我打发了,你说好不好?”苏宜佳眉眼弯弯的笑看着,那个双眼里透着怒气的男人,指尖调皮地勾了勾他的手心。

男人没有反应,只是眼底的光变得更加狠戾阴骘。

“乖,你答应就眨下眼,不答应就眨两下。这可是我们两个的事,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就决定了呢。”苏宜佳声音变得越发娇丽。

秦凯泽眼里的凶光凝滞,看着她的视线逐渐变得审视。

“你快点决定呀。”苏宜佳没有耐性的用另只手,戳了戳他健硕的胸膛。

那手感让她不露痕迹的流连了下。

投稿文章,作者:tt, h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88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6:4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6:4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