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肥胖大屁股 新婚前一夜被强行处破

带着温度的晚风,夹杂着月季花的幽香,飘进这间简朴却又干净的卧室。

房间里简单的摆放了一个衣柜、旁边放着的衣脚架上整齐的挂着女孩的衣服和包包,屋子中央摆放着长方形的房桌,粉色的窗帘随着桌上风扇吹出的清风微微晃动着…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悠扬悲伤的旋律在整个房间响起,窗边木床上躺着的女孩悠悠地动了动,伸手胡乱摸索着声音的来源处..

小说

当白皙的手掌触到震动的手机时,歌声霎时间停止,四周都安静下来了。女孩摇摇晃晃的坐起身,胡乱地扯去头上的眼罩,睡意朦胧的睁开双眼,指尖轻轻滑过冰凉的屏幕….

—睡个觉怎么这么多消息!

细看之下,女孩刚醒来的样子有些凌乱,借着电风扇的微风,发丝随意飞扬着。

直刘海修饰了她标准的瓜子脸型,眼睛半眯着,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晃动着、似乎还未醒来,高挺的鼻子,小嘴微微张着,左边的黑色头发编成麻花辫到右边然后扎成一个低马尾的发型,大概是夏天的缘故,灵秀雅致的小脸上桃腮泛红、檀口粉嫩。

夏竹苓,一家小酒店的前台。

几年前,和闺蜜王烟雨一起租到了这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房子。在B市,虽然房子坐落在城郊,对于刚刚高中毕业的两个女生,什么都没有,这小贵的房租也着实有些承担不起。

可两人找来找去,附近小一点的房子也比这间还要贵,没钱、没工作的两人只能选择了这间“普通”却宽敞的房子。没想这一住就是几年之久!

似乎被风吹的清醒了一些,夏竹苓缓缓睁开双眼,悠悠的翻下床,一长段时间后才穿上了白色的雪纺衫衬衣,套上深色的牛仔短裤,拖着无力的脚步缓缓地打开了房门。

客厅里简单的摆放着一些旧版的沙发和电视。但却因为主人的少女心,各处布置的也算美观漂亮。

茶几上、电视边上、蓝色窗帘半掩的窗台上都摆放着各种的绿色植物。白色的墙壁上贴着一颗巨大的心愿树,枝干上各种颜色的便利贴和两个女孩充满笑意的合照,整个空间温馨舒适。

—这么安静,烟雨没回来吗?

夏竹苓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王烟雨五点下班,最迟六点之前就回来了,怎么现在七点多了还没回家?

疑虑虽是疑虑,夏竹苓站在原地傻傻的愣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正事:“我去,再愣一会儿就要迟到了…”

夏竹苓努力的翻了个白眼,懊恼的抓着头发,自言自语着。急急忙忙的向卫生间走去。

刚挤上牙膏放进口中,就听见一阵“bling 、bling ”的响声,接着“吱呀一声”木质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夏竹苓一边刷着牙一边好奇的探出头:“烟雨?”

只见王烟雨一手扶着墙,随意蹬掉了脚上黑色的高跟鞋,淡淡的应了一声,光着脚丫直奔冰箱走去。

“今天下班这么晚?”夏竹苓嘴里装满了牙膏沫,说话也变得含糊不清,一手拿着牙刷直直向王烟雨走去。

王烟雨“砰”的一声关上了冰箱门,正欲打开汽水却被夏竹苓的形象吓了一跳,顿时暴走:“夏竹苓,你干什么?脏死了…”

王烟雨穿着水粉色的衬衣和黑色的包臀短裙,小个子的她直直比夏竹苓矮一个头,一头浅棕色的头发扎起了丸子头,雪白的瓜子脸,细长的眉毛下闪动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流露出聪颖的光芒。

在夏竹苓看来,王烟雨小巧可爱的外貌最讨人喜欢,然而现实却是,她现在正张着血盆大口,疯狂的将夏竹苓往卫生间推去:

“你还不去洗干净….快去….”

“烟雨,我上班去了…”

夏竹苓急急忙忙的抓上包,快速的在玄关换上白色的板鞋,完全没有注意王烟雨傻傻地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的没有焦距!

现在时间已经是19:40了,自己能以最快的速度八点之前到达酒店就算好的了…

“竹苓….”

王烟雨突然扭过头看着夏竹苓,哭丧着脸,神色之中充满着迷茫和无奈:“我…看见孟谦了….”

孟谦?夏竹苓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烟雨。

高中毕业五年了。

夏竹苓和王烟雨默契地从未提过高中时的一切,只为了不再忆起那些伤心的过往。可现在,这个曾经王烟雨最熟悉的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会是一种怎样的复杂心情?

夏竹苓甚至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一个无私对待王烟雨的人毅然决然地离去,还是说:流水迟早无情?可是夏竹苓所认识的孟谦不像是这种人。

“烟雨….”夏竹苓有些语塞,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何况王烟雨从没有对自己说过:孟谦究竟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这中间的复杂关系夏竹苓从未开口问过。

但孟谦的离开和那个人的离开明显不同。

那人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消失,令人措手不及,夏竹苓恍惚间以为是自己做过的一场梦,梦一醒,他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从未出现过…

2009的夏天,A市**高中。夏竹苓深深的记得和现在同样的季节,一切都像炽热的阳光每天都会准时到来般,平静却又乏味的高中生活,却因为王烟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因为她喜欢上了安子漠。

初中同班同学三年,现在的高一,夏竹苓不知道替多少男生中转过情书给王烟雨。

导致有几次夏竹苓都自恋的误以为情书是给自己的。

但王烟雨没有一个喜欢的。也许是那些男生真的不咋样?也有可能是王烟雨的眼光太高。但王烟雨提起安子漠那一副小女孩害羞的样子,夏竹苓知道:她动心了!

只是夏竹苓想到是,同班的杨倩居然也喜欢着安子漠。

下课铃刚响起,王烟雨突然拉起夏竹苓就向操场上飞奔着。夏竹苓只觉得眼前全是楼梯、同学等等,脚快速的都有些不停使唤了,可这时王烟雨却不可事宜的突然停住了脚步,

因为惯性的作用,夏竹苓根本没来的及收住脚步,硬生生被王烟雨拉了回去,她的动作一气呵成,但夏竹苓随即感到脚踝处一股钻心的疼传来,接着便失去重心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啊!烟雨…….”

课间活动时间,诺大的操场上,整个高中至少一少半的同学都出来活动了,整个校园热闹非凡。但夏竹苓,在这个时候摔倒了。

纵人瞩目的时候,她,摔倒了!

夏竹苓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眼看着路过的同学们一个个看笑话似的看着自己,夏竹苓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眼神慌乱的无处安放。王烟雨也似乎傻掉了一样,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莫名看着远方,根本没有想要拉起夏竹苓的意思。

夏竹苓见状挣扎的想要站起身来,刚动了一下右脚脚踝处的疼痛感随即传来,该死的,纵目睽睽下不要这样对我好吗?

“烟雨?”

一身的粉色的运动套装套在她娇小的身材上,漂亮的脸庞和微卷的黑色长发搭配在一起,无疑成了学校男生注意的对象。夏竹苓试图让王烟雨扶起自己,可她的眼睛却直直地盯着某一个地方,完全忽略了四周的一切。

夏竹苓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人群中,有个耀眼的光芒吸引着她的目光。

他个子很高,大概178左右,蓄著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白皙的皮肤,眼神深邃有神,鼻梁高挺。

他的目光一扫过夏竹苓,眼神微微一愣,阳光洒在他的

投稿文章,作者:tt, h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78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8:5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