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疯狂婬荡乱婬感老旺 起岳裙子狠狠进入肥臀

姜檀儿抿着唇,浅茶色的猫瞳里透着狡黠的笑。

“发情了?”

她顽劣地喊了一声,足矣引起所有人的视线。

一瞬间,宴少琛僵住了,脸唰地黑了,收回藏在姜甜甜裙底的手。

CAO,他差点痿了!

姜甜甜慌忙坐直身子,顺势朝着门口望了过去。

姜檀儿那个傻批怎么没穿那件搞笑的礼裙?

小说

“怎么来这么晚?不知道我最讨厌迟到吗?”

宴少琛不悦,厌烦地瞥了姜檀儿一眼。

卑贱的人就是卑贱,被姜家收养这么多年,仍然瘦得像个排骨精似地,干瘪没料!要不是为了讨好姜甜甜这位姜家大小姐,攀上姜家的高枝,他可不会让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养女参加他的生日宴。

姜檀儿浅浅地抿着唇,人畜无害地眨巴着眼睛,“知道啊,那又怎么样?”

她在包厢里环视一周,没有看到宴时遇的影子。

重生前,宴时遇明明就是被五花大绑丢在地上。

整个生日宴,宴少琛都洋洋得意地把他踩在脚底下。

宴少琛见她心不在焉,怒火蹭地着了,“会惹我生气!后果很严重!”

别说是宴少琛是生气了,哪怕是他生个大胖小子,姜檀儿的心思都不在他身上,进包厢就去搜洗手间。

洗手间里只有宴少琛那些豪门公子哥儿,正在跟女人玩乐……

奇怪了,怎么不见宴时遇?

难道她重生后打乱了原来的轨迹?

正琢磨,胳膊上环上了一只白皙的胳膊,性感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妹妹,你惹了少琛不开心了,他可喜欢性子低调温柔的女孩子。”

姜甜甜亲昵地搂着她,小声提醒。

“惹宴少琛不开心的难道不是你?难道不是你告诉我宴会是八点半开始?”

姜檀儿讥讽,推开了姜甜甜,嫌弃地拍了拍袖子。

重生前的她,把宴少琛奉为男神,怎么会迟到,只能是姜甜甜又给她了错误的信息。

姜甜甜脸色窘迫,多看了姜两眼,这傻批怎么变了?

“宴少琛,你把宴时遇藏哪儿了?”

找不到人,她只能找宴少琛问要了。

要是受点刺激,宴时遇的反社会人格分分钟钟暴走。

前一世她在婚礼上见过宴时遇,他黑化得彻底,整个人都像是从地狱中而来,冰冷的气息绕身。

宴少琛冷漠地哼笑,高高在上地敲打着桌面,“你找他干什么?他惹了我哥们儿,现在不知道正在陪哪个男人爽,哈哈哈……”

姜檀儿无意识地攥紧了拳头,直勾勾地盯着宴少琛。

前一世,三哥就是这么遭人设计,受人欺负,好不容易走出阴影,又被媒体狗仔爆料到网络上,硬生生地被逼疯了。

如出一辙的套路,如果被她查出是宴少琛在背后动手脚,她一定亲手阉了这狗东西!

“我再问一遍,宴时遇在哪儿?”

她现在没什么耐心,语气极度焦躁,抓得泛白的指节略显病气。

宴时遇,三个字让宴少琛极度地不痛快。

“怎么,你想去看现场直播?刚好,去地下车库录给我看,我倒是要看看那野种在男人身下是怎么承欢的。录得好,允许你待在这儿给我庆生。”

宴少琛讥嘲,抬头多看了她两眼。

向来对他言听计从的小傻子,今天怎么三番两次地惹他不开心,要不是看在她是姜甜甜的妹妹,早就给这只舔狗点颜色看看了。

整天像个苍蝇一样围着他转,自称是他的女友粉,神他妈地烦!

“呵呵!”

姜檀儿鄙夷地扫了宴少琛一眼,她瞎了一世,怎么可能瞎两世。

要人品没人品,要智商没智商,要家势没家势的三无产品。

包厢里起哄要看视频的人不在少数。

她厌恶地转身,径直去了地下车库。

榕城酒店新建了空中停车库,地下车库已经被废弃了,稀少有人烟。

偌大的车库,只有零星暗黄的灯光,细微的声响都格外清晰。

“宴时遇?”

姜檀儿尝试地喊了一声。

声音回响在车库里。

隐约听到停车场南边的角落地传来令人作呕的笑声,她迅速追了过去。

望见人影晃动,飞快地撞了上去,直接把人给撞飞了。

“宴时遇。”

她努力看清墙角冷淡的少年,生怕她已经晚来一步。

“靠!谁TMD坏了老子的好事!”

为首的混混头子爆了句粗口,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攥着拳头就要抡姜檀儿。

其他两个反应过来的小跟班也围攻过来。

好在是她反应快,迅速下腰,敏捷地抓住混混头子的胳膊,把人摔了出去,溅起一阵灰尘。

她出脚特别快,以人几乎捕捉不到的速度,一脚踢翻一个小混混。

简简单单打翻三个混混后,她整个人都蒙了。

都是她这个弱不禁风,身娇体弱的大小姐撂倒的?

她不仅重生了,还武力值爆表了?

“小心!”

角落里传来虚弱的声音。

姜檀儿缓过神,胳膊猛地后击,精准地撞了混混头子的眼。

混混头子捂着脸,蹲在地上哀嚎连连,断断续续地威胁:“MD,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老子要挖了你的眼睛……”

姜檀儿俯身,强行搀扶起角落里的宴时遇。

“别碰我!”

清冷的声线里透着浓郁的杀气。

“你乖乖别动,我只是想帮你。”

姜檀儿身子瘦弱单薄,搀扶着比她高出许多的少年原本就艰难。

宴时遇一挣扎,她更是拽不住,差点摔了。

“我让你松手,听不懂吗?”

宴时遇气得发抖,努力地想要抬起手,把抓着他的女人扔出去!

染了浓郁的香水味,令人窒息!

“你乖点嘛,我保证待会儿自己滚。”

姜檀儿软糯地哄着,傻乎乎地抿着唇,几乎是以背着宴时遇的姿势,把人带到了顶楼的总统套房,放在沙发上。

她松了口气,揉了揉差点被压断的小蛮腰,好在她去得及时,人完好无损。

“你想干什么?”

男人狭长的墨眸深不见底,眼尾漾开彻骨的寒意,毫不掩饰浓郁的厌恶之色,散发不容靠近的疏离。

姜檀儿半俯着身子,凑到宴时遇面前,笑嘻嘻地望着他,“嘿嘿,不干什么。我救了你呀,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宴时遇,你一定要记得,人要知恩图报。”

因为凑得近,她注意到宴时遇的右眼有些异常,指尖落在了宴时遇的眼角上,好奇地呢喃:“你该不会戴了美瞳吧?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69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09:1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09: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