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深埋在她紧致的体内 宫女泄欲嗯啊h

月华轩里,素云正跟莺时打着眉眼官司。

“今日该你去了。”素云掰着手指算日子,“上月我替你顶了一天,于情于理,今日也该你去 才是。”

莺时连忙后退半步,连连摇头道:“女郎平日最看重姐姐,我嘴巴笨,唯恐惹了女郎生气。”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推让许久,最后还是素云看了眼高挂的日头,叹道:“我去便我去,只说好,这是最后一回了。”

莺时自然是连番的好话捧着。

小说

眼见素云打起帘子,莺时总算松一口气,唤了人来,将女郎洗漱的用具和今日的衣裙备好了,细细检查过一回,才又回到方才的位置候着。

一帘之隔,素云也是放慢了脚步,待行到床榻前,才轻声道:“女郎,该起了。”

她与床榻上的人只隔了一副纱帐,纱帐是京中时兴的薄云纱制成,针脚细密,却十分透气轻薄。远远望着便跟普通的布匹没甚么差别,靠近了瞧,又比旁的纱帐遮挡性强些,素云仔细盯着瞧,也只隐隐约约瞧个模糊轮廓罢了。

这等稀罕物,自然备受京城贵人追捧,整个平阳,大概自家女郎是头一个用上的。

想到这儿,素云面上便有了几分笑意。

女郎出身将门,其父姚大将军驻守北荒十余年,是本朝建国以来首位将北荒收回的将领。 如今虽已告老回乡,但这些年来自京城的赏赐和节礼是一个不落的。

其母宁安郡主本是北荒皇族,北荒认降后受封郡主,身份尊贵自不必说。

身为姚大将军和宁安郡主的独女,女郎全然得了二人的好处——身量高挑纤细,容貌娇美 又不失英气,雪肌玉肤,便是瑶池仙子也不过如此。

“唔……”

姚知盼这一觉睡得极好,迷迷糊糊间仿佛听见了素云的声音,本不欲搭理,却又依稀记得今日有什么要紧事,便又翻了个身,想着想起来再说。

她这一声虽细,素云却一下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半步,弯下身子劝道:“女郎,该起身了。今日太太在湘女池设宴,若是迟了,恐怕不好。”

素云说完,又等了几息时候,见姚知盼并未动作,稍稍加大了声量:“婢子听闻,方家的马车一刻钟前便出发了,方家女郎今日特意选了一身樱草色长裙,也不晓得是……”

素云不再说了。

她家女郎一贯与方家女郎不对付,这等重要宴请之前,各家互通穿着是惯例。姚知盼正是二八年纪,最是爱美爱俏,早就选了挑人的樱草色,让人送帖子时一并知会了。

方家女郎也是个出了名的清丽美人儿,又出自书香门第,才貌双全,常常叫人拿来与姚知盼作比较。她也选中樱草色,这叫姚知盼知道了定是不服。

素云自小伺候姚知盼,对她的心思不敢说全然明白,也能揣摩个七八分。

她这番话,确实叫姚知盼听去了。

姚知盼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撑着坐起身,眼睛还半睁半眯地,却先开了口:“方怡这是故意的。”

她还不大清醒,但想到方怡,便也一下知道要做什么:“莺时呢?叫她把前几日才入库的那几套新裙拿出来,我记着好像有一套织云锦的?”

“原先定下的那套头面便不要了,让莺时拿了牌子,到库房里将新打的那套珍珠头面拿出来瞧瞧。”

“算了算了,还是我自个儿挑罢……”

素云一一应下,伺候着她起身,拿着早早备好的披风替她披上,又朝外头唤了莺时进来。

屋子里总算热闹起来,婢女流水似的连串走入里屋,各司其职,熟练地开始“摆弄”姚知盼。

不多会儿,姚知盼便梳洗好了。

她的衣裙、首饰太多,许多东西连用都不曾用过便被丢进库房里积灰,莺时便做主,让人只挑最新的那批拿出来便是。

姚知盼生得好,肤如凝脂,并不挑颜色,横竖什么都衬她,便没太在意,只选中了一套烟青色纱裙,清丽淡雅,这时候穿再合适不过。

且,那纱裙的料子是宫中赏的。

姚知盼选定了衣着首饰,任丫鬟替她梳头上妆,素云和莺时二人这才终于松一口气——女郎什么都好,就是叫老爷、太太宠得性子太随意了些。

旁人家的女郎,哪个不是琴棋书画略通,或是一手女工栩栩如生?

不说别的,就说方家女郎,同样生得美貌如花,五岁便跟着族中兄弟一同入学,这些年的七夕会上没少出风头,虽不及姚知盼美,但方怡的才名远扬是姚知盼比不上的。

再者,姚知盼若只是这些个才艺不大熟练也不要紧,毕竟她这等容貌家世,将来的夫婿必定也是人中龙凤,她学才艺也无甚用处。只需将管家工夫学到手了便是,将来嫁了人,管得住下人,看得懂账本便是。

可……

宁安郡主自个儿便不是个管家好手,姚大将军早早便从了军,打仗杀敌是好手,家里头的事情却是从来不管的。

如今姚府的账,还是宁安郡主身边的若初姑姑在管。

姚大将军白手起家,在沙场上拼了命才有今日,自然是看不上那些靠着妇人过活的男 子。是以,姚大将军早早放话:“便是留着姚知盼不嫁,也不会要上门的女婿。”

不肯收赘婿,姚知盼便只能做世家妇了。

这才是素云和莺时早晨互相推辞的重要原因——姚知盼已过及笄,她虽貌美,但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这偌大平阳城,能够得上她的,要求的是能撑起门楣的宗妇,而不是美丽易碎的花瓶。

够不上她的?连进姚府做客的资格都没有。

眼见着,与姚知盼同龄的女郎多半已经成婚,便是没成婚的,婚事也早早定下了。

看来看去,就落下了一个姚知盼。

现在平阳城知根知底的世家也都晓得了做姚府女婿的条件,纷纷打起了哈哈。

宁安郡主这半年来频频宴请,也是有些着急了。

姚知盼本不觉得有什么,可偏偏过年前,跟她最不对付的方怡也定了亲,定的还是姚知盼曾相看过的。

她的亲事,如今成了姚府下人最不敢提的事。

而今日宁安郡主在湘女池设宴,也是为了瞧一瞧可有些新面孔出现在平阳否。

“素云。”

“女郎。”素云一面应声,一面暗自祈祷:菩萨保佑女郎姻缘顺遂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63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17:1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17: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