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埋在她身体里不出来 校花被老汉玩的欲仙欲死

中三界,神族龙延行宫,卧房内。

林安笙眼里,似乎看到一张男人模糊的轮廓,那人欺身上前,而她就像一条缺水的鱼,在男人的怀中盘旋扑腾。

男人疼惜地揽住她的身子,和她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耳边仿佛还传来了男人温柔缱绻的声音,“等我来娶你……”

林安笙闻言,努力睁大眼睛想去看清眼前的男人。

小说

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轩辕煜那张阴狠冷峻的面孔。

去死!

林安笙浑身一震,径直起身,抬手。

咻!

袖箭瞬间发出,狠狠钉穿了她对面的柱子,扎在了墙壁上。

此时,林安笙的眼前哪里还有半分那个渣男的影子?

更何况,她的眼睛早就没了,为了掩盖她无神的义眼,就连睡觉都佩戴着特制的银凤面具。

原来是一场噩梦,林安笙松了一口气。

想起自己的眼睛,她不由想起五年前的那次重伤,让她卧床足足三年多,若不是她命好去了千绝城,若不是她本身也医毒双绝,怕是现在还要被病痛折磨。

病好之后,她托人四处打听,却发现孩子早已不知所踪。

这两年,她一边打听孩子下落,一边努力恢复实力,如今瞳术小成,虽然无法彻底看清,但是也能分辨颜色,感知事物的轮廓细节,基本上可以判断物品了。

修为上林安笙如今已经灵尊九段,哪怕是在中三界,也绝对担得起高手之称了。

要知道在苍澜大陆武者等级从低到高依次为:灵者、灵士、灵师、灵将、灵尊、灵王、灵皇、灵帝、灵神,一般前三个境界在下三界、灵将级别就开始在中三界行走,若是灵皇则显然是神魔级别的上三界强者了!

现在的林安笙比当初原主还要高上三个大境界,虽然达不到她在二十一世纪灵皇级别的修为,但是对付轩辕煜、林月儿这对灵将之下的渣男贱女绰绰有余。

这次路过龙延行宫,就是准备去下三界,取回她真正的眼睛……若是取回眼睛,说不定可以更容易找到儿子的下落。

凭着光线的强弱,林安笙感觉到夜色还浓,便准备继续躺下睡会儿。

只是她刚刚的动作太大,惊醒了睡在她旁边的小女孩。

小女孩装扮和男童无异,看起来四五岁,生的粉嫩白皙,圆乎乎的小脸蛋上,一双耀眼的眸子,如星河洒向湖泊,深邃而纯净。

此刻,小女孩一边揉着睡意朦胧的大眼睛,一边用又白又胖的小手,轻拍着林安笙的背脊。

“娘亲,不怕不怕……宝儿保护你嗷!”

女孩软糯糯甜滋滋的声音,就像一汪暖泉注入了林安笙的心间,瞬间抚平了她紧皱的眉头,连嘴角都不自觉勾起温柔的笑意。

这些年,幸好有宝儿。

从宝儿会走路开始,便会竭尽所能地照顾她,当她的眼睛,寸步不离。

为了行走江湖安全,她把自己和宝儿都做男子打扮,宝儿也从来没有怨言,算是这些年她心底唯一的温暖了。

宝儿也遗传了她的紫瞳,可以修炼瞳术,小小年纪修为不俗,已经灵者九段了。

她轻揉着宝儿的脑袋。

“乖女……乖儿子!过两天,我们就去凤宁城,出门在外记得喊我爹爹!”

“爹爹放心,宝儿不会喊错的!”

宝儿乖巧地应下之后,忽然一脸深沉地托腮喃喃,“宝儿真的有爹爹就好了……”

“宝儿你说什么?”

林安笙刚躺下,但是还没有熟睡。

宝儿以为林安笙是没听清她的自言自语。

其实,宝儿从两岁起就发现了,每次提起爹爹这两个字,娘亲就会不开心,幸亏娘亲刚刚没听清!

宝儿赶忙摆手摇头。

“没什么,宝儿睡不着,想去一趟茅房。”

为了不给娘亲继续追问的机会,宝儿还麻溜地掀开被子,捂着肚子跺着脚,推开门就跑没影了。

林安笙听着小家伙欲盖弥彰的动静,心酸地扯了扯嘴角。

宝儿真是个懂事儿的娃……

只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给她一个真正的爹了,她恨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若是死了最好,没死,她也会让他生不如死!

至于宝儿,就让她以世间一切美好来弥补吧!

用不了多久,她就能把属于她们母女的一切,一件件,一点点夺回来了。

若是宝儿那个失踪多年的双胞胎哥哥还活着就好了……

想着想着,林安笙又有了一丝困意,算了还是先睡觉,睡醒之后赶紧去下三界。

就在她刚睡过去没多久,敞开的大门口,便凭空生出一朵金莲,莲上渐渐浮现出一个身材欣长,白衣墨发的男子。

他五官深邃如刻,眸光清冷淡漠,走动间衣袂飘逸,露出来的每一寸肌肤都如白瓷般无暇,完美而高贵得犹如神祇下凡。

只是刚踏进门,他便看着床榻的方向拧紧起了眉头,眸子里瞬间盈满冰寒的光,他不过五年未曾踏入中三界的行宫,如今竟有小贼鸠占鹊巢,实在是胆大包天。

下一瞬,他便闪身到了床榻边,掌心凝聚着汹涌的灵刃作势就要劈下。

然而……

床榻中的人儿睡得香甜。

窗口的月光洒在这人的身上,勾勒出一道光泽温润的曲线。

再看那柔美白嫩的脸蛋上,两道修长的眉宇舒展着,让人更想探究她那张银凤面具下的双眸会是何种景象。

而且这憨甜且魅惑的睡态,竟有几分赏心悦目,甚至似乎隐隐还让他觉察到了熟悉的气息。

熟悉!真是有趣!按理说他堂堂神族之王,如何会对这般蝼蚁一般的人物熟悉,想着他自己也觉得可笑!

不过向来杀伐果断的帝铭夜,此刻却破天荒的改变了主意,他仔细俯身观察起林安笙来。

乍一看林安笙的发饰应该是个男子,偏偏身材纤细,皮肤白净,气质又有几分女子的阴柔。

看着林安笙这张不辨雌雄的眉眼轮廓,连睡觉都佩戴着的面具,帝铭夜脑海里恍然闪过一个念头。

莫非是已经修炼到登峰造极的易容术?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54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09:2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09: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