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系统看着薛玥直接上了两只手,给女鬼弄起了辫子,不由声音发颤。

薛玥弄了两下,不小心把辫子碰散了。

她顿了顿,索性直接帮女鬼重新扎了起来,意念回系统:“要你选,你是想帮鬼梳头,还是想被长着一百只眼睛的虫族女皇追杀?”

系统:这两个它都不想选。

薛玥把女鬼的头发重新疏好,还顺手把手腕上的五彩发绳,给她绑在了发尾。

小说

女鬼这时歪了歪头,晃晃辫子,似乎发现辫子比之前更好看了,发梢都略略抖动起来。

系统:“怎么感觉,她挺高兴的?”

薛玥:“女孩不都爱美么。”

系统:……

“其实唯独恶鬼是会伤人的。寻常的鬼不会,最多只是吓人。”薛玥意念道,“这辫子鬼,和刚才花盆的鬼手,显然都不是恶鬼。”

“那宿主见过恶鬼吗?”

“见过啊。”薛玥淡淡,“我还杀过不少呢。”

系统:突然觉得安心了不少是怎么回事。

薛玥深谙直播的套路。

观众最爱的都是反差和槽点。这不,她这给鬼梳头的壮举,就惹来了一片“草草草草”的弹幕。

直播间的围观人数顿时变成了16人。大家都想看看薛玥还能整出什么不一样的活来。

当然,此时此刻,还完全没有人觉得,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真鬼。大家都在弹幕里刷演员真敬业,能在脸上戴这么久假头套。

忽然,薛玥偏过头,似乎听到了什么,神情微变。

“怎么了宿主?”

“有动静。”

薛玥没有丝毫犹豫,大步走向巷子的另一头。

辫子鬼顿了顿,也抱着猫,在后面跟上。

没多久,薛玥就穿过了两个巷子,走到了这片街区的最边界,停下脚步。

此时再穿过一条巷口,另一头就是有人常住的街区了。这里是交界的位置。

她是被女孩挣扎反抗的声音引来。

但在她到这之前,女孩的声音就已经消失了。

薛玥放轻脚步,慢慢探身出巷口,看向街角。

只见街角的废弃电话亭旁,一个头戴兜帽的男人正拖着一个女孩,一点一点地往这贫民窟的更深处挪。

女孩脑袋歪在一边,显然已经昏迷不醒。

兜帽男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但动作却越来越快,脚步也越来越急,手还揽在女孩的胸前乱摸。

直播间顿时炸开了锅。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的意思是,这是剧本设定,还是真撞见坏人了啊?】

【剧本吧。不然主播刚才离那么远,怎么可能听见这边有声音。】

【看着挺像真的……有点怕。】

【卧槽,主播冲过去了!】

弹幕一片震惊,没想到薛玥这么生猛,居然既不报警,也不再多观察一会,就直接二话不说地朝坏人过去了。果然是剧本吧?

有手快的观众,已经按下了录制的按键。

“嗯?什么人……”

兜帽男没想到这个时间,废弃的街区里居然会有人。

他一惊,却还没来得及看清薛玥的脸,就被薛玥一拳砸晕了过去。

王诚就是那个眼疾手快按下录制的观众。

他的夜宵早就吃完了——而且在看到女鬼的辫子脸时,他一口面直接喷在了电脑屏幕上,还擦了半天屏幕。

后来又看见薛玥给女鬼梳头,王诚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就跟游戏公会那边说了一声不来了,打算继续看下去。

只是他没想到,会在恐怖直播里看见犯罪剧情。

而且,当镜头扫过的时候,他第一眼看见那个被兜帽男劫持的女孩,就觉得这女孩长得有点像好朋友的妹妹。

所以他录制了一段直播内容,然后给好友发了过去,并附言开玩笑,问好友他妹妹什么时候去当群众演员了。

没想到半分钟后,好友的电话就轰了过来。

“你视频在哪录的!!那他妈就是我妹啊!你快告诉我这个视频里是什么地方?!”

王诚一愣,赶紧安慰好友别急,然后把薛玥直播间的号码给好友发了过去。

又问好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听好友道:“我妹下班以后就一直没回家,单位说她早就走了,可电话打了也没人接。你知道我妹很乖,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情况的,所以我们一家人都快找疯了。”

挂了好友的电话,王诚还有点懵。

他抓起键盘,劈里啪啦地发了一条弹幕:

【主播这是在什么地方?刚才朋友说,这个被挟持的女孩是他妹妹!他们一家人已经找一晚上了!!!】

因为此时直播间里弹幕不少,所以为了让自己更醒目一点,王诚掏钱还给薛玥开了个守护,把字体调大调红。

其它观众看见了,顿时一片哗然。纷纷开始讨论,这到底是真的犯罪现场,还是演的剧本了。

没过多久,好友的弹幕也刷了起来。

而且好友比王诚还狠,直接开了个等级最高最壕气的守护,把弹幕留言置顶十分钟,求薛玥告诉他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哪。”薛玥问系统。

系统给薛玥报上了街道名,薛玥也如实告诉给了直播间。

看见弹幕一片混乱,有要报警的,有说报警没用的,薛玥皱了皱眉头,问系统:“这里的法律是怎么规定的。这男人会被抓起来判刑吗?”

系统查了一会,告诉她:“根据这个位面的法律,此人的犯罪被中止,并未切实实施犯罪行为。所以有45%可能性直接释放,55%可能性判他拘留一天。”

这么轻。薛玥摇摇头。

之前她去过一个位面,兜帽男这种程度的犯罪行为,都够在那里枪毙的了。真是一个位面有一个位面的规矩。

薛玥先脱下自己的马甲,裹住女孩的身子,把她抱到街边的长椅上躺着。

然后走回来,蹲下身,掏了掏兜帽男的衣服兜。

打火机、半包皱巴巴的烟、小刀、一小瓶能迷晕人的喷雾、还有半瓶开了封的伟X药。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35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16: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16: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