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猛烈顶弄H禁欲医生/狠狠的挺进女同学的小泬

得是那种痛不欲生的痛才有意思。

南筱眼中带着几分痞坏的笑意。

她转头去了更衣室把身上的湿衣服给换下来,对了,这衣服也是韩少卓和南婉婉带来的,为了博得原主的欢心这两人想的还真周到。

这南婉婉也是有意思,让自己男朋友去接近原主。

最后的目的就为了看原主崩溃的样子,至于吗?

小说

南筱的直觉告诉她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她出来后,两个人连忙把手松开,有种背着别人偷情被发现的心虚和害怕,而两人嘴上的红肿,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场景不止发生过一次。

原主愣是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这两人的问题,最后还被坑的那么惨。

“你们刚刚牵手了?你们……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南筱垂眸,眼底多了几分落寞,轻咬嘴唇。

这样惹人怜惜的模样,竟在刹那间牵动了韩少卓的心弦,他突然很想上前去将她拥入怀中好好的安慰她。

可是,他的脚步刚移动了一下就醒神了。

不对,他在想什么?

他爱的人明明是婉婉啊!

于是韩少卓狠狠地偏过头去,打算不再看南筱。

瞥见韩少卓的动作,南筱暗自勾起嘴角。

果然,这狗东西就吃这一套。

南婉婉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勉强扯了扯嘴角:“妹妹,你在胡说什么啊?是地板太滑了,我差点就要摔了,幸亏他扶着我才没有摔倒。”

这话,若是说给原主听,原主肯定会相信,毕竟在她心里,这两个是这世上为数不多对她好的人了。

南筱却暗自翻了个白眼,继续装不知道。

“这样啊,原来是我想多了,既然如此……”

南筱的表情瞬间变得轻松起来,“姐姐,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从今天开始,卓哥哥就正式是我的男朋友了!”

她笑容灿烂,上前几步站到韩少卓旁边,一副宣誓主权的模样,但却没有拉韩少卓的手。

别问,问就是嫌脏。

她的这一句话直接打了两个人措手不及。

“什么?!”

南婉婉几乎有些破音的吼出来。

“卓哥哥喜欢我,我也喜欢他,那我们成为男女朋友不是迟早的事吗?姐姐你那么惊讶干什么啊?”

南筱歪了歪头,表情疑惑又无辜。

“我……我只是……”

南婉婉压下心底的慌乱,勉强笑了笑,“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既然如此,那我祝你们幸福。”

她说罢,有些委屈的看向韩少卓。

可韩少卓根本就不看她,他眉头紧皱,心口堵着一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

南婉婉之前和他说,自从南筱回南家后就开始欺负她,她在南家被当佣人使唤。

他听了之后很心疼,他亲近南筱,为的就是替南婉婉在南家受罪出一口恶气,戏弄那个恶心的乡巴佬。

可是,现在南婉婉把他推给别人推得这么干脆。

他都有些怀疑南婉婉对他的爱了。

看着两个人表情如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南筱满意的笑了。

不是情比金坚吗?

那本座就让你们的感情烂的连狗屎都不如。

……

南筱和南婉婉一块回了南家,南婉婉立马就到沙发上坐下不说话了,眼眶红红的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南母见状,立刻上前关心,“我的好婉婉,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南婉婉看了南筱一眼,落下眼泪,“妈妈,你别怪妹妹,她也不是故意的。”

南母立刻火冒三丈。

“南筱,你又欺负你姐姐,果然是乡下养的不懂规矩,老公,她又欺负婉婉了,快打她!”

“真是太不像话了!”

南父留下这句话立马起身去寻找鸡毛掸子。

南筱微挑眉,这就是原主在南家的处境?爹不疼娘不爱?

在原主的记忆中,这样的场景出现过很多次,南父南母总是很容易偏袒南婉婉这个养女,反倒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不闻不问的,三天两头的打骂更是常有的事。

在他们的眼里南婉婉就是放个屁都是香的,而原主呢?

在他们的心中就是丑陋的村姑,上不得台面,给他们丢脸,让他们恶心,既然如此,那当初干嘛要把人接回南家?

南筱不懂这种极品父母的想法,往旁边一瞥,就见南婉婉朝着她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南筱也慢慢的笑了,但很快就切换哭啼啼模式。

“爸,妈,我才没有欺负姐姐,我今天刚交了男朋友,结果姐姐不知道怎么了就不高兴了,回来的路上连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一句话,对了,我的男朋友你们都认识,就是韩少卓。”

一听这话,南父南母都愣住了,韩少卓一开始是南婉婉介绍给他们认识的,他们也是能看的出来婉婉喜欢他,但是南父南母都看不上韩少卓私生子的身份。

南婉婉以后要联姻,也得是嫁那种豪门中的高门大户,可是,南婉婉却固执的想要和他在一起。

所以,南父南母一听这话,就有了摆脱拖油瓶的喜悦,婉婉以后肯定能嫁的更好,还会给南家带来巨大的利益。

至于这个南筱,村姑和私生子在一起绝配,他们也懒得管。

南筱还默默补充了一句:“姐姐还祝我们幸福呢。”

南父南母一听也顾不得打人了,一直拉着南婉婉的手,说她终于想明白了,夸她机智聪明。

南婉婉没想到这两人非但没有打南筱给她出气,还在庆祝她没了男朋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懂什么啊?卓哥哥他是最厉害的人!”

南父南母都被她给吼愣了一下。

南婉婉看到沙发上坐着南筱,怒气更大了,没有憋住就骂了出来。

“小贱人,滚!”

南母着急想哄南婉婉开心,也立马跟着附和。

“沙发是你坐的地方吗?怎么那么不懂规矩,这两个沙发只有婉婉能坐,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南父也沉声道:“滚!”

南筱暗自翻了翻白眼,然后从沙发上起来,表情惊讶。

“我不知道原来姐姐的屁股这么大,两个沙发都装不下她的大屁股哦。”

三人:“……”

南婉婉气的手指颤抖:“你……你。”

“啊?姐姐你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不会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吧?”

南婉婉:“……”

“小贱人,还不快滚!”

南母厉声一喝,转头用温柔的声音对南婉婉说:“婉婉,你别生气,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跟你爸爸打算给你办个生日宴会,对了,这是妈妈专门找人给你定制的水晶鞋,你在宴会的时候可以穿,你现在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脚。”

南婉婉心里的气终于顺了一些,故意又朝南筱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把南母拿来的鞋子穿上。

南父南母这个时候自然是面不了一番赞美,南婉婉心里也很受用。

就在这三人都很高兴的时候,南筱又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哇塞!这双鞋子好像灰姑娘的水晶鞋啊!果然和姐姐很配呢。”

南母没听懂她的话中之意,“那当然,你羡慕也羡慕不来,这双鞋子只有婉婉一个人有。”

南筱勾了勾嘴角。

本座可不羡慕。

她转身上了楼之后,南婉婉就气的把那鞋给脱下来,趁着南母不注意扔垃圾桶里面去了。

她眼底闪过一抹阴毒之色。

南筱这个贱人,竟敢嘲讽她?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32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09:54
下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09:5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