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她的花蒂啃咬高潮 老板让秘书不准穿内裤

“请进。余清秋,找老师什么事?”

“唐老师,我申请办走读。”

“清秋啊,都高二了,明年就高考了,走读会影响你学习的。”

“不会的。”的确,她从一个年级第一身上挑不了这种刺。

"那好,我批了。唐老师潇洒签下唐齐二字。

余接过字条,道了声谢,就出办公室了。

余清秋母亲去世后,只剩下一个整日酗酒的父亲。唐老师就像母亲一样照顾她。

“余清秋回来了?又去当唐老师的哈巴狗了?哈哈。”

余清秋没有任何表情,她懒得搭理这些一直拿她当笑柄的人。

小说

“余清秋,装听不见呢。没娘养也没教养。”走廊上还有他们冷笑的回声,刺耳聒躁,好像要撕碎他们虚伪可笑的面孔。

声音不高,却让每个人都听见了,余清秋淡淡地:“人要脸,树要皮,狗还要毛,想不到你们什么都没有。”

虽说是骂人,语气中没有愤怒及其他任何情绪。

“余清秋!你敢骂我!信不信我让他们揍你一顿,这你才舒服,是吗?”娇滴滴的小公主若兰发火。

"你可以试试看。”一字一顿。

立刻沉默了,没有人再说话,余清秋坦然坐回座位上了。

余清秋,这人吧是冷到骨子里的,冷透了。虽说眉目精致如画,却仍只表达着淡漠。乌黑长发高扎着,干练清爽,肌肤白皙如雪,双眼狭长。毫无波澜的双眸被蓝到发黑的色所染,淋漓尽致地诠释着冰冷。

她是一个女孩,被同学排挤,宿舍床铺成了蟑螂常驻地。

“一个人到两个人,无所谓。友情,没什么重要的。”她看着走廊上打闹的两人。

“芜湖~,下节体育没被占课!走。换运动服去啰。”

余清秋打开了自己的储物柜,运动服被剪破了,还被画得一塌糊涂,一只蛇盘在衣服上面,咝咝地吐着长舌。

余清秋皱了皱眉,捏着蛇头七寸,拎到了讲台上的一个透明盒子里。

“你们太过分了,之前放蟑螂就算了,我警告你们这是最后一次,被我知道放蛇的人是谁,教导处见!”清秋略略一惊,她没想到有人会为她出头。

“郑若妍,我告诉你,大家选你当班长不是叫你多管闲事的。”

“呵呵。不当也罢,当了也好,你们始终是欺软怕硬的德行,不当要以为清秋不发火就可以捉弄她了,一群怂包。”郑若妍那小个子为清秋理据力争的身影,还是让她惊讶又深刻记住了。

“清秋,先穿我的吧,你不要嫌弃啊。”

“谢谢。”余清秋的语调似乎有了波动。清秋接过了衣服,郑若妍嫣然一笑。

郑若妍我好像跟地不熟吧,为什么要帮我。余清秋虽这么想,但无形的隔阂还是被打破了。 第二天

"郑若妍,谢谢你的衣服,给你洗干净了。这算高中以来。余第一次主动跟别人说话。

“没事。清秋,我能这么叫你吗?”

“嗯……"

一整天里,郑若妍和清秋坐在一桌,随时在一起。余清秋依然会被骂,只不过身边有一个替她生气的小刺猬。

她们吃完午饭一起回教室时,又有一群不长眼的来骂清秋。

“咋又是你?好像叫余清秋,晦气!”后两个字说的极其重,极为不屑。

“晦气?哈哈,你们天天骂她,天天一个词,词穷了?语文不好,要不让清秋教教你们?”郑若妍的语气更是不屑一顾,全是讽刺。

余清秋还会给郑若妍补习一下理科,郑若妍则跟她笑闹。

“清秋,那个……我算朋友吗?”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27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09:11
下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09: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