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她的身体呻吟进进出出 岳肥白熟欲荡乱

三房的李氏想起自家婆母得了二十两,心里也是十分高兴。

黄氏的钱越多,不就代表公中的钱越多吗,这二十两,可得积攒好几年才攒得了呢。

正因为这样,李氏很怕对门来闹事。

“要什么要,人都给他们了,任何人休想从俺手里抠去一个子。”黄氏双眼一瞪,叉着腰骂骂咧咧。

“他们敢过来要钱,也要看看我沈大虎的拳头答不答应!” 大房的沈大虎挥了挥拳,鼻子喘着粗气,这一嗓子,声如洪钟。

大房的刘氏也搭着腔:“就是就是,俺家大虎说的对!”

沈崇德不说话,这个家基本是黄氏当家,他只需要偶尔出来谋个事,表个态什么的就行了。

小说

“大房的,赶紧去做饭,老娘肚子饿了。”这折腾了一上午,黄氏感觉有些累了,她见不得人闲下来,这一回家,立马指挥着人干活。

“记得多蒸个蛋羹,给卿羽补补。”

“好的娘。”大房刘氏答应了一声,麻溜地跑去淘米做饭了。

“二房的去洗衣服,三房的去打猪草拌猪食,谁做不好就别吃饭了。”黄氏冷哼一声,又见到了沈卿羽,语气立马变了,脸上笑容绽放。

“卿羽啊,你快回房间里温书吧,别耽误了学习,娘等下把蛋羹给你端过去。”

沈卿羽可以说是整个沈家村最俊的少年了,十五岁的少年,长得一表人才,面若池中美玉,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五官标致立体,唇薄如纸,带着点猩红,又是个读书人,通身散发着斯文气质。

沈卿羽喜穿白衣,更衬得他与这乡间小地格格不入,整个人玉树临风,好一个风流韵致的才子!

俗话说,“歹族出好笋”,沈崇德与黄氏生出这么个标致的儿子,确实让人羡慕,世人皆喜欢美貌,沈卿羽在老宅家也一样,所有人都以他为中心,咬紧牙关供他读书,听说还有不多久就要考童生试了,全家人把希望都放在他身上。

要是通过了,那自家可是秀才家人了,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考童生需要经过层层选拔,先是县试,府试,然后是院试,院试合格之后才是秀才,这可不是简单的。

沈卿羽身子骨薄弱,跟那些土里刨食的庄稼汉可不一样,得好好补充营养,家里有好东西都是紧着他来的,没人敢多说一句什么。

“是,娘,那羽儿先回房了。”沈卿羽点了点头,起身做了一个辑,转身回房去了,这风姿卓绰的模样,把众人都看呆了。

二房沈大牛与李氏的女儿沈诗瑶红了脸,四哥真的太好看了!沈诗瑶心里以沈卿羽为荣,等沈卿羽考上,她将来也好说一门亲事,说不定可以嫁去镇子上的殷实人家呢!

二房生了两个孩子,但虽然是同父异母,沈诗瑶可看不上沈三郎,沈三郎身上一点机灵劲都没有,平时贪嘴好吃,一脸蠢笨,哪里比得上四哥?

众人得了分工,纷纷去做手头上的事了。沈家的男人们继续去田地干活,女人和孩子该忙的也去忙。只有黄氏和沈卿羽是不用干活的,绕是这样,黄氏也感觉自己是一家之主,整个家离了她就不行。别看她只是嘴上指挥,这指挥着也思量着呢,自己真是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三房的沈大文与陈氏低声交谈着:“你说咱爹娘咋这么狠心呢?小妹说没就没,也不见他们伤心一点半点。”沈大文心里不是滋味。沈清黎虽是个傻子,但也是自己的亲妹妹,沈大文是有感情的,人突然死了,他觉得心里闷闷的。

“可不是?唉!咱妹子命真苦,当家的,你快去田里吧!免得娘等下又骂你。”陈氏点了点头。她的性格与沈大文十分相似,十分老实木讷,心地却很善良。老宅家人的漠视态度,让他们感到有些凄凉,对死去的沈清黎更心疼了,而他们并不知道,沈清黎并没有死。

“好,我这就去!”沈大文点了点头,收敛了情绪,拿着锄头出门了。

陈氏要将昨日打的多余的猪草煮了,沈老宅家养了两头大肥猪丶一只母鸡和三只鸭子,每日拌食也是一件辛苦的事。猪草要先洗净,然后煮第一次,再把煮好的猪草细细剁碎,再拌点糠饲料。喂猪后,还要喂鸡鸭,收拾猪圈什么的。沈大文与陈氏的两个女儿一一沈小花与沈小草则负责采野菜和打猪草。两个瘦弱得如小豆丁一样的身板又背着大背篓出门了。

房间内,沈卿羽正仔细地在墨台上研磨着墨,然后用笔尖轻沾了一些墨水,在发黄的纸上写着诗词文章。在外他才舍得用白纸,在家则用次之的黄纸才不浪费。写了一会儿,他便在心里盘算着:自家得了二十两银子,黄氏会给他多少钱用呢?他在学堂里认识了几个同窗,都是有家底的,他们邀他一块去踏青赏花。这二十两,恰好可以给他提供点资金支持。至于沈清黎,沈卿羽心里是极不屑的。这个蠢妹妹,简直是他的耻辱,好在已经死了。沈卿羽心里是愤愤不平的,恨命运捉弄人,他本该投胎到富贵人家的,偏偏生在这穷乡僻壤里。沈卿羽生性心高气傲,眼高于顶,在心里根本看不起沈家村的每一个人,但他必须忍,要考秀才,不能留下什么污点。等自己以后做了官,再跟沈家村的这些人划清界线。

“清黎,粥煮好了,慢些吃。”苏家。安若兰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端到沈清黎跟前,桌子上还有一碟咸菜。

沈清黎注意到只有一碗粥,便问道:“怎么只有一碗粥,你的呢?”

“娘没干什么活,不是很饿,今晚再吃便是,锅里还剩了一碗给钰儿,你把这碗吃了吧!”安氏轻轻笑了笑,肚子里却发出轻微的响声,被敏锐的沈清黎听见了。

“是没粮了吗?”沈清黎突然站了起来,起身进了厨房,安氏脸上闪过一些慌乱,忙过去拦着。沈清黎一眼看到了米缸,一眼望到底,只有稀疏的几颗米粒而已。其它粮食一点也没有。灶台边,也几乎没有调料品,只有可怜的一小瓶盐巴,还是粗盐,锅里剩下不到一碗份量的粥。“这……”沈清黎没想到穿越过来会是这么一个情景!刚过来一天家里就断粮了,有些令人头痛呀!

“等钰儿打了野物,娘去换些粮食。”安氏见瞒不住,不禁红了脸。家里确实太穷了,娶沈清黎以及赔偿的二十两银子,乃是家里全部的积蓄,现在都拿出去了,家里也就没钱买粮食了。

“一起吃吧!”沈清黎没有吃独食的习惯,说着就将一碗粥平分为两碗,将一碗端给安氏。这么点粥塞牙缝都塞不了,但总比没有的好,垫垫肚子吧!

“娘不吃……”安氏推托着。

“娘,让你吃您就吃吧!我这些就够了。”沈清黎眼神一凛,又把半碗粥推了回去。

“那娘吃了。”安氏执拗不过,便接过了粥。

沈清黎心想:米都是陈米,比较便宜,而且份量又少,看来自己得想办法挣钱了。别人重生都附带空间一一金手指丶系统啥的,自己穿越啥都没,老本行还是杀人,看来得去山里碰碰运气,打打猎什么的。

“娘可以叫你黎儿吗?叫清黎的话,娘感觉太生疏了。”吃完了粥,安氏问道,一边看着沈清黎。

“随您吧!”沈清黎性子淡淡的,并不在意,脑子中却在不断地搜罗着可以赚钱的想法。

“好。”安氏感到欣喜,沈清黎的性子与苏瑾钰太像了,两人身上竟能看得到一些共同点。

吃完了饭,安氏要在家里打络子挣钱。沈清黎学不会,便想着出门走走,熟悉一下周围环境。安氏想了想答应了,不过也有些不放心,反复叮嘱了不要去深山里和河边,这才让她出门。

蔚蓝的天空上挂着一个热辣辣的大火球,无情地暴晒着地面,有些地皮被炙烤得干裂开来。沈清黎对古代的建筑十分地好奇,抬眼望去,一排排简随的农舍映入眼帘,远处有一片田野,村民们正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地耕作着。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见此情景,沈清黎不禁吟起了《悯农》这首诗。转了一圈,发现没啥好玩的地方,沈清黎便迈着潇洒的步子向山里走去。她相信,凭借自己的身手,肯定能有所收获的。

“她不是个村姑吗?怎么会即景朗诵前人的诗呢?莫非傻病好了?”沈清黎没有注意到,她在朗诵古诗时巳被人听了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家的陆沛文。

陆沛文也是个读书人,之前被沈清黎缠得烦不胜烦,此时正好在路上见她迎面而来,还以为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一脸戒备。没想到沈清黎直接与他擦身而过,无视了自己,嘴里还念念有词。陆沛文仔细一听,原来她是在念着一首诗。他自以为博览群书,没想到这一首诗却是从没听说过,不知何人所作,总不可能是沈清黎自己作的吧?

陆沛文想事之际,沈清黎早已走远。

“一定是他兄长沈卿羽所作,嗯,这样就解释得通了。”陆沛文想了想,立即想到了沈卿羽,心下顿生出一丝佩服与羡慕。这首诗含有大道至简的道理,通俗易懂又富含深意,自己的学识比他还是差了点啊!陆沛文又不禁想道:忘么沈卿羽这么好的少年郎,偏有个这么烦人的妹妹呢?否则自己真想上门与他交流一下学问的,沈家村就他们这两个真正的读书人了。陆沛文自己脑补了许多想法,只有一种可能没想到,那就是这首诗乃他人所作,而非沈卿羽。

沈家村的小道绵延直上,便是连接的一座山脉,名为“日落山脉”,山如其名,郁郁葱葱的树木遮蔽了阳光,峰峦叠嶂,一眼望不到边。每年进去光迷路出不来的就有好几个人,更别说山里还有猛兽丶毒蛇丶断崖……总是充满着未知危险。大多数的人也只敢在外围釆采野菜,不敢多作逗留,只有身手矫健丶经验丰富的猎户才敢进深山碰碰运气。

“小姑!这不是小姑吗?小姑!”突然,一个生疏的女声响起。沈清黎回头一看,却见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一个手里捧着野菜,一个手里拿着小铲子在挖猪草。两人脸上脏兮兮的,大大的眼睛吃惊地望着沈清黎。她们明明看见傻小姑死了的,怎么活了呢?沈小花揉了揉眼,生怕自己看错了。沈清黎从记忆里搜寻着,才知道这是沈老宅里三房沈大文与陈氏的孪生女儿。早一点出生的是姐姐沈小花,小一点的是妹妹沈小草,两人是继沈清黎之外被沈老宅嫌弃最多的娃。沈崇德与黄氏重男轻女,生了两个赔钱货又老实木讷的沈大文与陈氏自然没什么地位。而二房的沈诗瑶,虽也是女娃,日子却过得不错。因沈大牛与李氏好歹生了个沈三郎,加之夫妻俩头脑灵活,不像三房那样呆板,所以黄氏也是没怎么刁难过二房,重活都是二房的沈小花丶沈小草俩姐妹干。“嗯。”沈清黎记得三房的人一直对原主很好,是唯一真正把她当家人看的。

“太好了!小姑,原来你没事,早上我们还以为小姑你死了呢,爹娘可伤心了!”沈小花是真心说出这番话的,她早上可看到小姑落水了,脸色苍白,嘴唇青紫,跟死人没两样,可吓人了!

“啊,小姑仿不傻了?”突然,沈小花意识到了什么,喊了出来。以前的小姑总是一副呆呆的卡免样,说话不利索,还会流口水丶打人,可是眼前的小姑可以跟人交谈,听人说病好了就是这样的。沈小花这一问,沈小草也反应过来了。

“好了,好了!”沈清黎哭笑不得,每个见到自己的人,都要问一遍这个问题。

“你们在采野菜吧,采完了吗?”沈清黎瞟了一眼,两姐妹手指缝里脏兮兮的,筐子的野菜冒了头,这两个孩子真能干。

“采完了,再打点猪草回去,就好了。”沈小草老实地答道。沈小花与沈小草虽是孪生姐妹,长相与性子还是有些区别的。沈小花的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痣,性格外向点。沈小草眼角无痣,性格斯文柔弱,更像陈氏多一点。俩姐妹都不是偷奸耍滑之人,跟沈大文与氏夫妻学了个十乘十。

“你们先忙。”沈清黎不认识猪草,也就没掺和。她不想离俩姐妹太远,稍微保护一下她们就可以了。

沈清黎继续深入,四处寻找着有用的东西,这一瞧,真的让她给找到了。沈清黎快步向那簇小灌木走了过去,上面正结了一个个红彤彤的果实。“辣椒!”想起家里面什么调料都没有,沈清黎忙把成熟的辣椒摘了下来,放在衣兜里。再拨开杂草往前走,脚上踏着新鲜掉落的叶子,泥土散发着多种草类混合的气味。鸟从树梢上飞过,扑腾着翅膀能惊起一些飞虫。沈清黎一路进去,耳朵敏锐的她竟听见山中的溪流声,循声望去,果然一条溪展现在眼前。溪水清澈见底,一条条鱼肥美灵活,在水中游荡。溪边的泥土柔软,铺着一层密密的青翠的草坪,上面开放着几朵小花,让沈清黎眼前一亮。沈清黎勾起了嘴角,今日的晚饭有着落了,她肚子还没吃饱呢。抓鱼难不倒她,沈清黎找了一根长长的顶端尖锐的树枝,折去了多余枝条,在溪边的石头上磨了几下,直到手里的树枝成了光溜溜一根棍。沈清黎拿着尖端,走在了小溪里,这里的鱼能长这么肥而不被人捉住,必定十分灵活,但沈清黎更胜一筹,她前世的特工身手可不是盖的。野外生存训练是常有的事,叉个鱼简直是小意思。手一抬一放,快,狠,准!一条十斤重的鱼被叉在了棍子上,鲜血染红了一小片溪水。身手还可以,沈清黎十分满意,不过一条还不够,沈清黎三下五除二,又叉了几条大的。提着一串鱼,手有些酸,也不打算久逗留,就回去找沈小花姐妹了。

在回来路上,竟然被她看到个野鸭巢,野鸭被赶走了,留下了五个蛋。沈清黎把野鸭蛋抢在手上,满载而归。

“哇!小姑,你好厉害呀!”等沈清黎找到俩姐妹的时候,两人都惊呆了。目测有六条大鱼,条条肥美,还有一两条没死透在挣扎着,这么硕大肥美的鱼,难道是小姑抓的吗?小姑真是太棒了!”

“我也要回去了,这两条鱼你们拿回家吧!还有,分你们两个鸭蛋,你们可以先烤了吃再回去。”沈小花姐妹俩的脸色蜡黄,一看就没怎么吃好过。

“真……真的吗?”沈小草有点不敢拿,这两条大鱼是值许多钱的,小姑已经嫁人了,东西都是婆家的,沈小草怕沈清黎回家后被骂。

“让你们拿就拿着。”沈清黎直接掳了两条下来,放在了沈小花的筐子里,又拿了两个鸭蛋塞到了她俩的口袋,带着剩下的东西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姑……”“小姑好霸气呀!”沈小花与沈小草面面相觑,感觉她不傻后好像变了,又厉害又强势。不过这样的小姑挺好的,不会让人欺负了去。

“小姑给我们的一片心意,我们就收下吧!”沈小花也不忸怩,背着背篓沿着下山路回家,沈小草没什么主见,就听沈小花说的,紧跟其后。等回到家,大房的刘氏早已做好了饭,等着众人来齐。“三房丫头,你俩咋去那么晚,是不是上哪偷懒去了?果然女娃就是赔钱贷,一点都不中用,尽会吃!”沈小花丶沈小草前脚刚进门,黄氏就扯着嗓子骂了,仿佛看不见那满满的一箩筐。

“奶,我们没有,我们上山遇到了小姑,小姑给了我们两条鱼。”沈小草委屈得眼泪直掉。

“啥?你说谁?”黄氏抻着脖子,伸出一根老皱的手戳问两人。“哦哟!俺说一句,你说十句!你这死丫头片子,挺会说啊!这小嘴叭叭地,是不是俺老婆子管不得你们了,还敢拿谎话骗老娘,你小姑早上就死了,当俺们瞎啊?”黄氏翻了个白眼,顺便用手去掀猪草,没想到这一掀,两条大鱼竟然掉了下来,吓了黄氏一大跳。屋子里其他人眼神也是直勾勾地瞪着鱼。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16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16: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16:3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