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腿间的舌奴 受被攻cao到高潮不停尿肉

崇山峻岭硬生生开辟出一条官道,连贯徐,幽,二州,整个北方尽数掌握,荆州的重要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天青色有烟雨,雾雾蒙蒙笼罩天地间。一叶扁舟江面滑行,荡起阵阵波纹。老船夫佝偻着身躯披着破旧蓑衣,船至渡口稍作停留。他船旧人且年迈,力气争不过那些后生。常往返附近小镇,渡附近百姓去下游,挣些铜板勉强度日。

驽马套着一辆青骓车厢缓缓前行,船夫浑浊眼珠望去,大声喊到“是周氏否,王老爷派我接你们”

老妇人四十多岁尖脸垂腮,面相透着精明气”老身认识姓王的忒多,不知你说的是哪位王老爷“

船夫急了,这笔买卖可不能黄“只知唤做王有财,我怎得知道是你家甚人。他付我半吊铜钱,接你去党兰相见。若是你们反悔,这船资我是要扣掉一半的”

老妇人做恍然大悟状“瞧我真是老糊涂了,原是我们女郎姨妈府上管家。你且稍等,我们就来”

船夫暗暗咂舌,王老爷穿金戴银,居然只是一个下人。

小说

马车上又下来一个低眉垂眼的小厮,很是瘦弱。跟着老妇人搀扶着头戴面罩姑娘家。那姑娘生娇体弱,上船时候,老船夫有心搭把手,被老妇人呵斥“这是我家小娘子,前几日感染了风寒,有些昏晕。你身上都是雨水,莫沾染上给她”

“是是”他见惯了各色的人,看不起他有之,习以为常。

船浆拨清波,有人在岸边呼唤“停船,快停船”

小厮撩开帘布,貌似有些惊慌,大喝喊道“不许调头!我们可是荆州桑氏,长安的贵人看重我家女郎,派人来接我们去长安,耽误了我们的事,你担待不起”

老妇是桑家女郎的嬷媪周氏,自小奶大桑女郎。闻言安抚似的握住小厮的手,故意大声说道”听见没有?待你送我们到地方,我家女郎还会有赏赐。“

多载一人也不过五个铜板,得罪了船上客人,并不划算,“老汉省的”

船越行越远,雨越下雨大、

岸上的小公子哇哇大哭“阿姐,阿姐,快回来。你怎么舍得抛下阿奇。呜呜呜呜,阿父去世,兄长入狱,母亲卧病在床,连你也要抛弃家里吗”

船舱内,小厮红着眼睛,却是女扮男装娇娥桑氏女“嬷媪,你知道的,我与公孙泰恩互定终身,阿娘也是默许的。怎料阿父一出事,就拿我去换全家人前程。位高权重的尚书府,打小订着的娃娃亲,人家若有心,早就上门提亲。他家郎君若是一辈子卧病在床不娶,我就等一辈子。当初生我下来,还不如扔到庙里做尼姑,好过现在千里迢迢去长安逼婚,我成了什么人“

“咳咳”女子嘤咛一声,两人顿时做贼心虚。周嬷媪拿出随身携带水囊,颤抖用帕子浸湿。小厮抢过来,熟练捂住她的口鼻,感觉对方昏睡过去、

雅莉丝昏昏沉沉心里,内心只有卧槽两个字。统领银河系两大星球领主居然让弱小古人类药倒,此乃奇耻大辱。

“阿弥陀佛,吓死我了,女郎你的胆子真大,听人说蒙汗药用多了,人容易变得呆傻,我们在造孽啊“

李代桃僵。其中重要一环,少不了自小看护她长大的周嬷媪配合。

桑氏女哼道“若不是那日我们去烧香,在崖边把她捡回,十之八九她已祭奠猛兽五脏。一个弱女子,孤身出现荒郊野外,穿的伤风败俗,指不定遇到什么事。我不过要求她,代替我去长安看望姨母罢了,听说长安十里繁华,寻常庶民想都想不到机遇。我与公孙泰恩汇合后,他答应带我去幽州,找他的叔父公孙得道,公孙得道曾为太子师,如果他肯为桑氏求情,大兄洗去冤情指日可待。放心吧,这药~只是让人浑身无力罢了,等我和公孙泰恩离开荆州。你知该如何做“

周嬷媪自是知道那郎君,模样周正饱读诗书,出自幽州名门大族,公孙氏,祖上出过许多大儒,备受贵族追捧。

现实点,桑氏门第乃没落,属于三流士族,恐怕再过一二代五出色后辈,要沦落成庶族。不然主母也不会默许女郎与其暗地往来。

“二夫人信中说,派了春桃姑娘来接,春桃那丫头,卖身契在桑氏一贯老实,我先与她通过气,在到达长安之前,谁也见不到得了风寒的知善小娘子”周嬷媪抿抿嘴’到了长安,再将女郎的密信呈给二夫人。介时木已成舟,二夫人也无计可施“

“大兄不同意我往长安,阿娘肯定会代为隐瞒我的去向。等事情暴露,去长安不是我,姨妈写信给我阿母,一南一北时间已然过了一个月。那时,我已顺利嫁入公孙氏。她知道了的顶多责备我几句。你和春桃也不用担忧,你们是桑氏的人,姨妈外嫁到长安,高门大户最是要脸面,肯定不会拿你们如何,顶多骂几句撒气”

“孤男寡女,老奴担心你受欺负,泰恩公子虽是君子,可是到底也是男子”一家一氏,婚姻岂可如此儿戏。

桑氏女连自己阿娘都不耐烦啰嗦,如何肯听个老奴教育,拉起脸“我们在月老祠发过誓,他将来必是要迎娶我过门的。整个荆州,除了大兄桑籍,哪有他这般出色的男儿。你说这话,是不信公孙泰恩,还是不信我呢,再说,我有把握让公孙氏接纳我“

周氏连连认错,桑氏女勉强压下气性,幽幽说道“我生母生下我就早逝,阿娘虽抚养我,患难时刻见真情。若是她亲生的骨肉怎舍得这般蹉跎年华,我总要为自己打算,不是吗“桑夫人肚子里没生出女郎,桑氏与尚书府婚事自然落到桑律头上,无人知晓桑律是妾生子,幼年她无意间说露嘴,所幸女郎人小鬼大并未泄露。

不然她肯定受到惩罚。主母从小到大没有苛待过桑律,除了这件婚事。周嬷媪说不出违心的话,干笑道“主母想必也有自己的难处吧”

桑氏女讽刺一笑,并不想与老奴多话。

早年,桑夫人待字闺中,与自己妹妹多有龌龊,各自嫁人生儿育女,妹妹一跃成为长安贵妇,而她在穷寒之地一待二十年,不见面两人关系有所缓和。桑氏出事,姊妹话里话外想结成这门娃娃亲,助桑氏摆脱困局,桑夫人心动。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314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09:59
下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16: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