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揉捏娇乳3p 老师你的兔子好软水好多的图片

纪浔正跨坐在一个陌生的俊美男人身上,满身酒气的伏着身子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生疏的吻着身下的男人。

车内漆黑一片,只有显示屏微弱的光亮时不时闪一下,隐隐约约为这寂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暧昧。

情浓意合之际,她感受到男人的手滑到了她裙摆处。

纪浔身子一颤,伏在男人脖颈情不自禁的喃喃道:“许言安…”

男人滚烫的手从她腿上移开,然后把她推到副驾驶那边,眼中的情动渐渐散去。

车内的照明灯亮起,纪浔看清了男人那张脸,迷离的眸子瞬间清明。

是傅衍寒。

傅衍寒是什么人,集财权于一身的傅氏太子爷,国内首席医学专家,阎王叫人三更死,傅衍寒都能凭心情留人到五更。

小说

所以常常有人调侃:“傅医生凡间俗事玩的乏味了,就去管管生死,替阎王爷分忧。”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是纪浔那个狗屁劈腿渣男前任的大舅子!

亲大舅子!

纪浔忍不住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原本被分手就已经够心情低落了,想出来放纵一次竟然还是跟前任的大舅子擦枪走火?!

傅衍寒没说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衣领,简单的动作,却处处显露出矜贵。

他不急不缓的看向副驾驶的女人,俏丽的小脸涨的通红,不知道小声嘀咕着什么。

上下扫视一番后,目光才缓缓移开。

至少是个c。

他拿了根烟点燃,车窗开到一半,轻轻抿了一口,呼出翻涌的烟云缭绕在口唇间随风飘散。

男人终于开口,声音有点哑。

“纪小姐玩的很开。”

纪浔一抖,很显然,面前的男人也认出了她。

她看着男人掸了掸烟灰,微弱的火光亮了一下又灭掉。

纪浔看的痴,男人也没多管她,启动了车子,但没有驶出去。

这是要去酒店继续吗。

纪浔不禁想到,又忆起刚刚男人极具侵略的吻,她蓦地有些脸热,双腿都开始发软。

“你应该认得我,怎么,想跟我睡一晚上,然后报复许言安?”

刚刚的温存不复存在,终于露出了往常那副冷淡的模样。

纪浔没出声,她不知道是傅衍寒,不然躲都躲的远远的,更别说跟他搞那事。

不过刚刚确实是被男人那精壮有力的腰和紧实的肌肉线条吸引到了。

她那时偷偷摸了一把,够野性,所以才想继续,睡了也不亏。

现在倒是不敢了。

纪浔想到这里赶紧软着声道歉,“耽误傅先生时间了,对不起。”

“下去吧。”

她一顿,已经半夜了,他要把自己丢在地下停车场?

乌漆麻黑的…

车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像是催促着似的,纪浔不敢再多留,赶紧拉开车门欲要下车。

“纪小姐。”

纪浔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吓了一跳,猛的回过头,“傅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傅衍寒迟迟没说话,视线却慢慢往下扫。

纪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低头看着自己衣服扣子早就被解开,露出里面的白色蕾丝内衣,同时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纪小姐在外人面前也毫不隐藏自己的优点。”

她又羞又愤的系好扣子下了车,还不忘用力关上车门。

他解开的扣子,双方心甘情愿,怎么说的就好像只有她自己不知羞耻一般!

纪浔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往旁边走,就感受到自己的裙子被扯着,她没好气的转过身,看到男人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透过车窗伸了出来,两指间夹了一张名片。

纪浔愣了一下,原本她觉得这男人身材好来一段也不错。

可一知晓他的身份,纪浔就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不过,傅衍寒现在是什么意思,给她名片,有时间再睡一觉?

她和傅衍寒之间,除了那档子事,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任何联系,更别说今天中途扫兴停止,怕是以后都不会有多余的来往。

“傅先生,我们以后应该不会有联系了。”

傅衍寒没说话,把名片丢在了地上,然后直接驾驶车子离开。

纪浔目光落到躺在地上的名片上,心里一时有点复杂,突然手机急促的震动起来,她赶紧拿出电话接通。

“妈,有什么事吗。”

“纪浔,你快点回来,你爸爸他又犯病了。”

挂了电话,纪浔整个人都慌张起来,她收起手机就要往外跑,视线再次扫过地上的名片,她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捡了起来。

医院

“妈,我爸怎么样了。”

纪浔气喘吁吁的跑到坐在走廊红着眼睛一直哭的母亲身边。

“小浔,那个许言安,他未免也太心狠手辣了!你爸爸的公司是他一手造成的亏损,如今他还要将你爸爸告上法庭!你爸爸一听说了这事就急火攻心,突然就倒在地上不会说话了…”

纪浔听到这话只觉得心里又凉了半截,她原以为许言安会念着过往情分,念着过去纪家帮过他会到此收手…

她怔了一瞬,看到手术的灯还没有灭,只得搂着纪母无力的安慰着。

“妈,您别哭了,爸爸会没事的。”

“小浔,你也知道你不是我们亲生的…”

纪浔听到这话心紧了紧,好像都能猜到下一刻她会说出什么。

“爸爸妈妈这些年没有亏待过你,你就想办法,让许言安收手,行吗。”

纪浔失魂落魄的走在凌晨的大街上,天色很是阴沉,不知道是要下雨,还是因为刚蒙蒙亮的原因。

她想起刚刚母亲的话,一时间双眼充满茫然。

是啊,她是小时候爸妈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尽管不是亲生,可这么多年来,她是纪家唯一的孩子,爸爸的公司风生水起时,也未曾亏待过她一刻。

如今变成这样,也是因为她被猪油蒙了眼,信了许言安的鬼话。

她颤抖着手拿出手机,只剩下百分之五的电了,应该还够打电话。

纪浔没有犹豫,直接摁下熟悉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那边一直没有声音。

“许言安,是我,纪浔。”

那边轻笑了一声,让她无比熟悉又恶心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

“我记得你说过这辈子不会再主动跟我说半句话。”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96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09: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09: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