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美女董事的屈辱调教 躺沙发上他给我添

玄关处摆放的鞋依旧如初,桌上的碗碟也没有任何变化。

可是她就是感觉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是什么呢?

可能是她在房间里闻到一股极其廉价却陌生的桂花香水味。

因为对花粉过敏,乔安连带着香水也不喜欢,更别提喷那廉价的香水。

将包包放下,脱掉高跟鞋,随手开了灯。

晚上八点,夜幕早已降临。

小说

她走进大厅,灯光下大腿后根黑色的丝袜上有一处被扯坏,只是她自己并没有注意到。

“欧阳轩?”乔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四周,试探性叫道。

房间内回响着她自己的声音。

确定家里除她之外没有任何人,乔安这才安心走进浴室。

“啪嗒”一声轻响,浴室的门被关上,随后从里面反锁,紧接着放水声混着音乐声同时从里面传出来。

就在乔安前脚刚进入浴室,卧室门后脚却被打开。

“啊轩、现、现、现在怎么办?她怎么提前回来了?”

女人光着上半身,丰满的曲线仅用一条床单裹着。

声音不大,却充满柔弱。

站在女人身后的男人上前拉了一下她,随后用宽大的身躯挡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开口:“她在洗澡,你现在马上去地下车库等我,我的车位你知道在哪里。”

由于害怕,男人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可,可是,我没有能穿的衣服。”女人披头散发,眼眸如丝,让人心动。

欧阳轩瞥到床边有一条长裙,拿起床上的衣服套在女人的身上,然后将车钥匙塞到她手中。

女人真空却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绯红的脸上闪着一丝柔情。

欧阳轩这会哪顾得上这媚眼如丝的女人?他只想着快点打发她走人,别被自己老婆发现。

“快走,如果被发现我们两个都要完蛋。”

房间里一男一女悄悄的越过浴室,走到玄关。

欧阳轩将门打开,把女人推出去:“晚点我去找你。”

女人张张嘴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关在了门外。

她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座不错的房子,身上虽然真空,却穿着让人羡慕的大牌长裙。

呵呵,乔安你是她老婆又怎么样?你们结婚一年,而我却当了的他半年的情人了,你给我等着,欧阳轩很快就是我的了。

女人离开后,欧阳轩蹑手蹑脚回到卧室,将凌乱的房间收拾好,把脏了的被单丢到衣篓里。

随后躺在床上,闭了双眼。

男人做完一切,大概半个小时后,乔安披散着长发从浴室走出来。

可能是因为水温过高,也可能是因为她洗澡时搓得太用力,以至于白皙的皮肤上被她搓出一块块青紫。

“啊!你怎么在家里?”

当她裹着浴巾打开卧室,摁亮灯。

看到床上躺着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男人,顿时吓了一跳,她害怕的退后一步,一种陌生却熟悉的感受,一瞬间从记忆中涌出。

看清楚床上的男人是自己一年前闪婚的丈夫后,她才从惊慌失措中回过神来。

床上的男人叫欧阳轩,样貌英俊,有责任心,温柔体贴。

一年前他们是通过一个APP随手摇一摇认识的,两人加了联系方式,约好见面,几乎是第一次见面,乔安便觉得自己可以和他结婚。

男人身高一米八五,皮肤白皙,着装干净,谈吐绅士有礼。

在第三次见面,两人便闪婚领证,结婚第一个月,两人如胶似漆、结婚第二个月,两人平淡如水、结婚半年后,两人相敬如宾……

乔安之所以出差,是因为感受到他的丈夫有问题。

结婚一年,她和他欧阳轩从来没有做过那方面的事,每一次十分有气氛时,男人便突然软了,一开始她以为自己丈夫不行,也看过医生,但都没有发现问题,直到前几天她才意识到他好像出轨了。

伤心之时她向公司申请出差三天,希望借这个机会让自己理清自己的感情,重新定义婚姻。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出差,居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失身了,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走错房的男人给睡了,这件事她不敢说,因为怕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咔喳,床上传来一阵响动。

男人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眼前站着的女人,他假装有些惊讶,立即坐起身:“老婆你怎么回来了?”

分开三天,乔安看着眼前的男人,内心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

她好想哭,好想扑到这个男人的怀里放声痛哭。并且告诉他自己出差那几天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她不能,因为她爱自己的丈夫,一旦那件事情被知道,她们之间肯定就走不下去了。

“就是工作提前处理完,然后就回来了。”

她的鼻音有些浓重,随意坐在床边,伸手用毛巾擦着自己的长发。

男人起身,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光着身子插好插头。

“来,我帮你吹头发。”

灯光下,男人眼眸中闪着一丝温柔,如一年前第一次相见时的模样。

这样的动作,这样的温柔又怎么能不让她心动?

欧阳轩本就是她的菜,加上年轻体力又好,还绅士,虽然只有25岁,却十分懂得照顾人。

如果,他不优秀的话,身为女高领早已习惯单身的她,也不可能看到一个毛头小子就一心扑在了婚姻上。

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她有些失神的望着房间镜中的两人。

当初闪婚,几乎家里所有人都不同意她们在一起。

一年前,欧阳轩25岁,而她28岁,两人相差3岁。加上欧阳轩长得一副桃花样。

当初带他回家时,所有人一看到他就说这个男人不靠谱,会偷吃。但,那个时候的乔安什么都没想,只因家人催得紧,好不容易见到一个顺眼的,那就赶紧领证吧。

于是两人一见面就谈结婚,第二次见面就领证,第三次见面已是闪婚夫妻。

感觉到女人走神,男人的手故意在穿过发丝时似有似无的抚了抚女人敏感的脖子。

“嗯。”

果然,刚才还在走神的乔安一下子回神。

“怎么,出差三天就不稀罕老公了?”男人放下吹风机,叉开腿将自己的胸膛贴到女人的背上,双腿将她整个人夹住。

她们两个经常拥抱,也经常亲吻,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她去医院检查过自己,但医生说她没问题。

背后滚烫的身体,还有属于男性独有的气息,很快乔安便像喝了酒一样,醉了。

她醉在了男人的温柔里,醉在男人的美貌中。

忍不住扭头转身,寻上男人的唇。

她动作轻柔的吻了吻男人的唇,随后松后,然后她抬手抚上那张唇,都说薄唇的男人最薄情。

感受到女人那滑腻的指腹似有若无带着一丝挑逗,又带着一丝羞涩,欧阳轩一下子来了感觉。

暧昧气氛缓缓上升,墙上的影子交叠在一块。

欧阳轩温柔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眉、眼、一路向下……

也许是因为分离,也许是因为情到深处,两人都有些忍不住。

欧阳轩温柔的将女人推倒在床,伸手就要去解她的浴巾。

“不要。”

当男人的手快要碰到浴巾时,被乔安一把挡住。

她脸色有些难看,试图在掩盖什么。

平时那双总是盯着他闪闪发光的眼眸,此时却有些躲闪。

“怎么了?”欧阳轩伸出去的手被女人握住。

他并没有打算收回,反而进一步的要去扯她的浴巾。

两人挣扎间,气氛也由一开始的甜蜜暧昧渐渐变得诡异,随后变得剑拔弩张。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76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5日 09: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5日 09:3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