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学长看看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好紧好热

“你快起来,我谁也不杀!我保证!”举了三根手指保证,代表她最大的诚意。

看慕容长风还跪的笔直,上官明月就去拉他起来。

慕容长风这才确定皇帝确实改了性情了!

于是,他趁机说道:“陛下不如把臣的家人都放了吧!臣绝不会跑!”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别动不动就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

得了上官明月的旨意,慕容长风立刻就去找高公公,传达了圣意。

高公公尖细着嗓子在门外喊:“陛下!陛下!您真的要放了慕容家的人吗?那慕容将军可就跑了!”

小说

慕容长风站在他身后,冷着脸,等着里边的回话!

“放了!快去!”上官明月学着电视里皇帝不耐烦的语气,还能听出斥责的意思。

高公公也懵了,皇帝还从没有用这个口气跟他说过话,以前都是言听计从的,今天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呢?

“陛下已经下旨,高公公还想抗旨不尊吗?”慕容长风出言提醒,他知道此事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

没办法,高公公只好照办!

把家人送出宫门,慕容长风又回到了皇帝的寝宫。

上官明月一睁眼,就看到慕容长风在门口席地而坐,他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养神。

管他呢,还是先把衣服穿好吧。

古代的衣服不好穿,古代女皇帝的衣服更不好穿。

上官明月捣鼓了半天,逐渐失去耐心,一把扔掉了衣服,还跺了几脚,才觉得解气。

一双修长的手,慢慢捡起地上的衣服,整理一番,一件一件的给上官明月穿上。

“陛下有事只管吩咐,不用事事亲力亲为。”

慕容长风是怕她尴尬吗?

“嗯,你说的有理!”

衣服穿好了,发型怎么办呢?头发又黑又长,竟然也会成为负担,要是在现代有这么一头秀发,怎么也能卖好几万呢!

“慕容,你会束发吗?”

上官明月眨巴眨巴大眼睛,有点可怜的看向慕容长风。

“臣……不会。”慕容长风有些迟疑的回答道。

“那怎么办?”

“请高公公进来吧!”

一问一答,上官明月觉得这个高公公不简单。

“等等!慕容觉得高公公怎么样?”

“八面玲珑,严谨圆滑!”慕容长风斟酌了八个字。

上官明月心里有了计较,看来这个高公公以前没少打着皇帝的名头作威作福!

所谓八面玲珑,就是与各方势力都有勾结。

所谓严谨圆滑,就是能办的就邀功,不能的就推到皇帝身上。

“陛下要传高公公进来吗?”

“传吧!还得上朝呢!”上官明月记得皇帝都要上早朝的,自己可不能露怯。

“陛下确定要去上朝?”

“?”

“陛下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您从来都没有上过朝,都是摄政王代您上朝的。”

哎呀!头好痛!

上官明月赶紧扶着额头,假装头疼!

“奇怪?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了,失忆才是最好的借口!

做戏要全套,上官明月又晕倒了!

御医来了满满一屋子,讨论的结果就是,以前的傻子皇帝变成了失忆的傻子皇帝!

开了几个药补食补的方子,御医们就算交了差事。

最后还是只有慕容长风留下来。

“你怎么没走?”上官明月虚弱的环顾空荡荡的四周,接受了皇帝不受待见的事实。

“时机成熟,臣自会离开。”慕容长风缓缓开口。

“怎么我身边没有什么宫女啊太监啊什么的?”上官明月很是疑惑。

“他们因为照顾陛下不力,都被摄政王赐死了!”

什么?

“那你知不知道我究竟怎么落水的?”

“夜里在湖中泛舟赏月,船翻了……”慕容长风说的简单明了,上官明月却觉得脊背发凉。

作为一个正常人,谁没事夜里游湖?

作为一个傻子皇帝,懂得尚个屁月?分明是有人故意的。

上官明月可不想刚来就死,看来想保住小命还需要费一些周折。

看了十天的书,上官明月大致了解了自己所处的境遇。

她——也就是原主,娘是上一代女皇,爹未知,不过,天圣国的制度是皇帝生下的第一个女儿,就是皇太女,是未来的女帝,至于爹是谁无所谓。

像她这种半路痴傻了的,可以由女皇的其他女儿顶替皇太女的身份,可惜,她娘就她自己。

现在的摄政王其实是她母亲的妹妹,文韬武略,样样都比她母亲强,只可惜生的晚了。

摆在上官明月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拱手让出皇位,任人宰割,等着摄政王大发慈悲留她一命。

大概率是不可能的!

朱棣也没留建文帝的命不是?

还有一条,卧薪尝胆励精图治诛杀摄政王,做一个真正的皇帝!

这一条路也很难,目前所知,她没有任何心腹,怎么能斗得过摄政王呢?

这个慕容看起来不错,能不能拉到自己这边?

“慕容,你说摄政王有没有忌惮的人?”

鼻子下边就是嘴,多问问没坏处。

“有!”

“谁?”

“国师!”

“在哪?”

“失踪十年了!”

“……”

这不等于没说吗?

上官明月垂头丧气的坐地上了,还真是白忙活一场。

“不过,失踪前留有预言。明月相替,乾坤朗朗。异世而生,天圣万代!”

“什么意思?”

“不知道,当时朝堂上下只当作疯话!本来这个国师也不太正经,整日里神神叨叨。”

还没等上官明月打听到国师为何许人也,寝宫外杀声震天!

“造反了!造反了!摄政王造反了!”

我C!

这么倒霉吗?

慕容长风把门来了一个缝隙,果然是摄政王逼宫造反了!

来不及解释,他拉着上官明月来到龙床边,在床边摁了一下,龙床塌陷,一个地道口出现了。

二人刚钻进去,龙床就恢复原样了。

地道只够一个人猫腰前行,不知走了多久,等二人灰头土脸的出来,上官明月才发现出口在一户小院里。

“走!”慕容长风拉着她还要走。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66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4日 17:0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4日 17:1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