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闺蜜被四个黑人4P(强迫侵犯h)最新章节列表

傅月薇也顾不得旁的,忙去给他开门,她要让楼父亲眼看看这个死丫头是如何乖戾嚣张的,以后也省得她在楼父面前演戏了。

这卧房的门年旧腐化,稍一用力就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若再用点力就会散架,所以无忧平日里总是轻轻开门,生怕这门突然间罢工。

可傅月薇不管这些,一把甩开了门,这门哪经得住这么摔打,“咔嚓”一声直接碎成了拼图。

楼其怀素日一本正经的样子也被傅月薇粗鲁的行径吓得面如土色,他竟不知自己心爱的女人可以徒手拆门。

傅月薇见状立马腰肢一软倒在楼父怀中,柔声哭诉,“怀郎,我真是活不下去了。”

小说

“怎么了月薇。”楼父搀扶着傅月薇,这时他才闻到空气中飘荡的臭味,那味道直冲脑仁,“这是何气味,竟如此恶臭。”

“父亲。”楼云雪也跑了出去,泪眼婆娑的捂着胸口,“母亲好心来给三姊送药,谁知她竟然对母亲恶语相向,还把汤药泼在了女儿身上。”

楼父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在他的认知里自己这个三女儿平日里性格孤僻、脾气也不太好,可傅氏对她尽心尽力,就算对她没有生恩也有养恩,看来平日里还是自己和傅氏对她太过纵容了。

“孽障!”楼父怒目圆睁,冲进了卧房。

母女俩也紧随其后,她们要看看这三娘子还怎么狡辩,最好把她扔去乡下的庄子里由着她自生自灭。

谁知他们一进门就呆住了,只见楼云潇蜷着双腿,整个人趴在地上,长发遮住了脸看不清表情,宽大的衣袍包裹着娇小的身躯,肩头微微颤抖着。

任谁看了她这幅娇弱的模样也不会认为她是个嚣张跋扈的人。

一旁的无忧跪在地上,垂头捂脸,泪眼盈盈。

“潇儿,你这是怎么了?”楼父的语气软了下来,却并没有要上前搀起她的意思。“无忧,赶紧把三娘子扶起来啊。”

无忧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将楼云潇费力的扶到轮椅上。无忧虽然身无二两肉,但这些年都是她一人照顾楼云潇,练得力气甚大。

楼父这才看见楼云潇和无忧的脸上一片鲜红,分明是被人掌掴的印记。

装柔弱谁不会,这种情况扇自己两巴掌也无不可,总比被别人打要强。

“父亲,都是潇儿不好,惊惧之下弄伤了五妹,请父亲责罚。”楼云潇双目噙泪,声音娇柔,这哪像是会故意伤人的样子。

“罢了罢了,你大病初愈,还是好好养着身子吧。为父还有要事处理便先回了。”楼父也不再过多追究,看了一眼那母女俩便独自离开了。

他未必看不出今日是母女俩故意欺辱楼云潇,那药的味道恶臭冲天,必是楼云潇抗拒之下不慎将药泼向楼云雪的。

母女俩见楼父不肯做主,狠狠地剜了楼云潇一眼便拂袖而去。

楼云潇长舒一口气,要不是她方才狠心扇了自己两巴掌又摔倒在地,只怕现在就要被劈头盖脸的骂一顿了。

“三娘子,您怎能自毁容颜呢?”无忧心疼的看着她,不过今日三娘子倒像变了个人一样。

“无妨。你的脸还疼吗?”

楼云潇如今很能理解原主为何养成了绵软的性子,她护不住任何人,表现得好一些日子才能过得好一些。

可如今她奋起反抗怕是彻底惹恼了傅氏母女,必须尽快把腿治好才是,否则迟早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相比较傅氏母女的羞辱打骂,还是楼父的态度更让她心寒。

“不疼的。”无忧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可是卧房的门被主母弄坏了,这如何是好?”

“不要紧,无忧,咱们院子里有没有银针啊?”

“三娘子要银针作甚?”无忧肿着俩眼睛望着她。

“你只管取来就是。”

无忧点点头,凡是三娘子开口她都会尽力去做到。

此时傅氏所居的琴瑟轩内,楼云雪在内室哭天抢地的几度晕厥过去。

傅月薇倚在楼父怀中啜泣着。“怀郎,雪儿这往后可如何嫁人啊。”

楼父轻拍她的肩膀,安抚着说:“好啦好啦,大夫都说没什么大碍,只要好好搽药过几日就好了。”

“可是,雪儿这心里怕是不痛快了。还有,怀郎不觉得潇丫头自落水后便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吗?莫不是中了什么邪气?”

楼父本来没往这方面去想,可傅月薇所言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细想之下潇丫头落水之事确实蹊跷。

傅月薇见楼父沉默不言赶紧添油加醋,“她双腿不便,又是如何落入水中的。救起她后就连大夫都说她命悬一线活不过一日,谁知第二日她就跟没事儿人一样活过来,这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要不,我们还是请神婆过来驱驱邪吧,算不为着潇丫头,也得为了整个楼家着想啊。”

神婆是住在城南的一个老妪,整日里神神叨叨的,在宁州城算是颇有名望。

“也好。”楼父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傅月薇的脸上总算是挂上了笑容,这次她一定要让那个小贱蹄子从楼家滚出去。

天色渐渐沉了下来,沧澜斋内微弱的烛火摇曳着,映衬着楼云潇的脸忽明忽暗。

“三娘子,您到底要做什么呀,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无忧半跪在楼云潇的身旁,忧心忡忡的看着她,她的反常让无忧的心又悬了起来。

“我只是想知道,我这双腿到底是怎么残废的。”

楼云潇看着火焰上方的银针,回想起她养父母曾教她如何识毒。既然不是天生残废,那便是有人故意为之了。

半晌后,楼云潇凝视着窗外被乌云遮住的月影,果然是有人给她下了毒。无忧拉开她的衣裙,轻轻擦拭着雪白光滑的双腿上残留着的血渍,可楼云潇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他们果真如此容不下我。”

下毒之人用心良苦,是铁了心要让她这辈子都站不起来。可楼云潇也不是吃素的,想用此毒困她一辈子,做梦去吧。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65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4日 17:0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4日 17:0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