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爷与女H嗯啊 在车内一次次挺进深处显示小说

历劫后,众神怨念极深,一起联名上书,请求天帝为他们做主,天帝念星君性子如此,这些年来为天界立了不少大功,就只是顺嘴提了句。

没多久,天帝历劫归来,脸色阴沉坐在高位上,天庭众神在底下交头接耳。

一身白衣的星君站出,冰蓝色眼眸直视天帝,“臣知罪。”

周围神仙冷的直哆嗦,众神不由往后退一步。

天帝脸色铁青的看着他,手里的书卷发皱,“一丝情面也不给本天帝?”

北斗星君冷眸对上天帝的视线,冷漠的说着,“无规矩不成方圆。”

“好一个无规矩不成方圆,你是不是还差一个无仁政不平天下。”

书卷砸向星君,星君接过,赞同点头。

“你好好去凡间体会体会。”

威严高亢的声音落下,星君不明所以,还未等说些什么,自己就被天帝一袖挥了下去。

小说

“南斗星君可在?”

“回天帝,南斗请病假了。”

天帝按着眉心说道:“我记得他上次就没来。”

“那次星君请的是事假。”小神缩着说道。

天帝冷冷的看向他,扳着脸严厉说道:“他比本帝还忙。”

底下鸦雀无声,众神垂头不语。

看此景象,天帝收起严厉,瞧向置身事外的老头,“太白你去一趟,就说本帝命他辅佐北斗历劫。”

众神不敢吱声,南斗北斗万万年来就不对付,想到历劫前还在安抚他们的天帝,众神已经开始补脑天帝在下界到底经历了什么。

亦有同情南斗的神,谁让他正触天帝眉头呢,说的好听是辅佐,不好听也是被贬下的。

一身红衣的南斗侧躺在弥勒榻上,慵懒的翻阅着凡间读物。

仙童快速走来,向星君禀报,“南斗星君,听说北斗星君被打下凡去了。”

南斗听言,不动神色的翻着,突然那本书从他手中滑落掉到地上,他起身理了理衣服,眉梢带喜的问着,“北斗真的被贬下凡了?”

“是的。”仙童点头。

“该啊,谁让他不学学我,做人要圆滑,像他那种冰山,直接将下凡的神仙往死里整。”星君神色飞扬。

仙童汗颜,这就是凡间所说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己自从跟了南斗星君,身价顿时翻了一倍,咱是文化人。不过仙童苦恼,要怎么跟星君说他也被贬下了。

太白金星驾云而来,瞟了眼仙童,对一脸喜意的星君说道:“我奉天帝旨意,送南斗星君去辅佐北斗星君历劫。”

“什么?”他朝仙童看去,只见那仙童拽着衣袖正擦着额头。

“谁爱谁去,反正我不去。”两袖一摆,大步一迈,转身坐上榻。

太白瞧见地上的读物《系统爱上我》,一声闷笑,撸了一把他白花花的胡子,走近几步俯在他耳边神秘说着,“天帝说的是让你辅佐他,并没有规定你怎么做,听众神说现在的凡间有趣极了。”

说完,星君脸色稍缓,流露出异样神色。

太白清了清嗓子接着道:“这可是好机会,若星君不愿意,我再找其他就是。可惜呐,这次天帝说众神要尽量满足此次辅佐的神仙——”

星君眸子不停闪烁。

看到自家的星君已经驾云而去,他问一旁太白金星,“天帝何曾说过此话?”

太白一声轻笑,“这都不明白。”说完,驾云追去。

蓝莜平静的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景象。

【你担心了】

“担心?怎么可能。”自己刚出生就被他们抛弃,如今这些人找上门来,样子都不带做下,上来就朝她要钱。

【那你来着做什么。】系统疑惑。

“他们来打搅我就算了,我可不希望他们骚扰我的父母。”蓝莜双眸泛着冷意,自己的父母年事已高,自己可不想让他们为了这种事情担心。

包里震动着,她扫了里面一眼,走到安静的一旁掏出手机。

“喂,什么事。”

“蓝姐,出事了。”

那头的声音有些紧张,蓝莜心里划过不安,“什么事,快点说。”

“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堵在楼下了。”

她握紧手机,“尽量不要让我父母看到,我马上就到。”

【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它打的什么心思,自己可是一清二楚。帮了忙,自己就得跟它绑定,这家伙已经缠自己两个月了还不死心。

系统一声叹息。

蓝莜到的时候,家里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那群人中一个黑色身影,让她有丝熟悉。

“顾言,你帮我查下那对夫妻的其他几个子女。”她合上电话,朝那走了去。

那些记者看到蓝莜走了过来,围了过去。

“蓝总,你对你的亲生父母想要认亲有什么感想。”

“听说你拒绝认亲生父母,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您的父亲生病了,你准备出钱吗?”

……

蓝莜一脸冰冷的看着他们,开口说道:“你们听谁说的。”

众人不再说话。

她轻笑一声,视线落在众人身上停留几秒“这是我的家事,与各位何干?如果这件事情影响到我的父母”她顿了一下,“我想,你们应该了解我的手段。”

众人背后发凉,甚至不自觉朝两旁散开。蓝莜的手段外圈的可能不知道,但内圈的怕是没有人不知道。她刚接手蓝氏时,那些董事正在窝里斗,谁也没想到,仅仅两年,那些曾经反对她的人不是退休养老就是蹲局子,那阵腥风血雨过后,谁敢惹这个女魔头。

她从众人散开的路走进楼里乘坐电梯。推开自家门时,就看到小菜陪着二老闲聊着。

“我看顾言那小子就不错。”

“也不让我们抱抱孙子。”

“蓝姐现在忙事业呢。”小菜在旁边帮蓝莜说话。

“忙啥,再忙能把家忘了。”

一旁的老太朝他抱怨道:“当初是你非叫莜儿接手公司,现在又赖莜儿,要我说都是你的错。”

“我的错?”老头急的吹胡子瞪眼。

蓝莜脸部不觉柔和起来,“爸妈,我回来了,你们又在吵什么。”

两人一脸惊喜。

老太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你回来也不说声,我都没还得及买菜。”

“妈,我买了菜。”她走向前去抱着蓝妈。

方秘书从蓝莜身后冒了出来,将菜提到厨房。小菜很知趣,将电视关上后也跟着秘书走进厨房。

蓝爸虽然语气重,但脸上却说不出的慈蔼,“现在才回来,我以为你忘掉这个家呢。”

“怎么会。”她又拥抱了一下蓝爸。。

“蓝莜生意上是不是有烦心事了。”

她诧异,“怎么会,就算有你还不相信你女儿吗?”

蓝爸点头,“那就好,别什么事都憋着。”

“你们父女俩聊,我去把菜弄弄。”

“辛苦了,妈。”

“那楼下的记者怎么回事。”蓝妈走后,蓝爸问她。

“爸你看到了?”

“你当我是你妈?”蓝爸没好气的看着她。

她想了想,索性不瞒了,迟早都会知道,“我亲生父母找来了。”

蓝爸推了下老花镜,“核实了?”

蓝莜点头。

蓝爸叹气,“你爸虽然老了,但依旧是你的依靠。”

看着满头白发的父亲,“爸,我知道,这事迟点告诉妈吧。”

“哐当”一声铁盆落地的声音,父女俩望过去,就见蓝妈在餐厅柜子那翻东西,“奇怪了,东西怎么不见了。”她自言自语着,好似没有注意这边。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30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14:1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14: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