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短文H啪纯肉公交车*花唇扒开H两根一起进

她低低地“嗯”了一声,才感觉到这具身体的使用权逐渐回到她手里。

“你明日就出要随军出征了,不如我们早些休息吧。”

吹熄了烛火,年轻貌美的妻子躺在他身侧,却对他无动于衷。

女子体香若有以无,在沈渐青鼻尖萦绕,他心思一动,突然想在行军前,与妻子完成他们前一日未成的洞房花烛夜。

“娘子……”

扶若没有应答。

“娘子,你睡了吗?”

扶若似是睡沉了,沈渐青叹了口气,只好歇了旖旎的心思。

可惜了。

身侧男人略微粗重的喘息声逐渐回归了平静。

沈渐青睡了过去。

扶若紧抿着唇,她已经拿回了这具身体的使用权了,藏在被褥下的手却攥成了硬硬的拳头。

小说

原主的情绪还残留在这具身体里。

好生气!

代入感太强!

去他娘的宋扶若绝非有眼无珠!

宋扶若可太是有眼无珠了好吗。

好好的丞相大小姐不当,非要下嫁给这一无是处的穷小子。

她以为人这一生不能没有爱情,她坚信沈渐青能给她旁人给不了的爱情。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沈渐青不爱她之后,她还有什么?

一杯毒酒赐下,什么爱不爱的,都成了一个屁。

风一吹就散的~屁。

黑暗中。

扶若眸色晦涩盯着沈渐青,指甲轻轻挠着指腹。

她在忍。

忍住把狗男人的头打爆的冲动。

系统999温馨提示:

【宿主,伤害位面之子,则判定任务失败哦~】

“知道了,感冒灵。”

这是扶若正式做任务的第一个位面。

她前身是一只刚修成人形的小狐狸精。

因化形违背了天地法则,被铁面无私的天道送入轮回道里渡劫,以清除沾在身上的因果。。

扶若在这个位面的渡劫任务——

收回因天道过失散落在这个小世界的气运值,天道的气运降落在沈渐青身上使其成为位面之子,破坏了轮回道的生态圈,轮回道的一环陷入了混沌状态。

位面之子——男主,沈渐青。

总之,扶若就是要拨乱反正!

据说,和她同一批进轮回道的还有天道的宝贝儿子。

因为他也违反了天地法则,被天道扔进了轮回道里受罚。

扶若感觉心态稍微平衡了些,她不怕渡劫呀,她就是有些想念某个傻小子。

今日他去狐狸洞里找不到她这只狐狸了,他会不会难过啊。

999的孩童音上明显染上了怒气:

【该死的狐狸精!本系统不是感冒灵,请尊称本系统为999!】

“知道了感冒灵!”扶若笑眯眯道,看着999从小圆球炸毛成小毛球。

真是太可爱啦。

也许是扶若在床上翻动的动静太大,闹醒了沈渐青,沈渐青嘟囔道:“娘子,你还没睡吗?”

“你是不是也想……”

狐狸鼻子明显嗅到男人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

他的一只手缓慢地伸向扶若,扶若很难想象不到此时此刻他的猥琐面容——

扶若眼睛危险地一眯,蓄力在她的左脚上,被扔进轮回道前,灵力被天道没收了,武力保存了一部分下来。

虽然她的武力被天道压制到只有她原身的百分之一,但对付一个凡人绰绰有余。

扶若仗着狐狸精天生绝佳的夜视能力,瞄准了沈渐青的腰,一脚把他从床上踹了下去!

“哎哟!”

沈渐青惨叫,扶着腰伸着手指指着床,“娘子你干什么?!”

回应沈渐青的只有震天响的呼噜声。

扶若也是存了试探的心思踢出这一脚,她在等感冒灵通知她任务失败,但感冒灵跟死了一样,扶若怎么叫都不应。

“感冒灵,任务失败了吗?”

“感冒灵,任务失败了没有啊?”

“感冒灵,你不是说不能伤害位面之子位面之女吗?我都把他踹下去了哎,你还不判定失败吗?”

扶若不像一个来渡劫受惩罚的狐狸精,她更像是来挑事的。

但不管扶若怎么挑衅,感冒灵都置之不理。

扶若由此推测:这种伤害还没到系统会判定为任务失败的程度。

扶若假装打呼,黑溜溜的眼睛盯着被踹到床下的沈渐青,眼里泛着诡异的光彩。

她还是仁慈了,这一脚就应该往这狗东西下面踢的。

如果,如果她现在就把他杀了……

999终于出声,它尖叫道:【狐狸精你想死直说,不必这么曲折迂回地作死!】

扶若得到回应便心满意足了:“感冒灵你说得对,但是我还不想死。”

她当然不会杀了沈渐青啦,她要好好完成任务好好渡劫才能回她的狐狸洞,她不能让那傻小子等她等太久。

收回沈渐青身上的气运扶若有很多方子,最好的方子是直接把沈渐青留在她身边,不让他和金国公主靖瑶见面。

直接绝了他上位的路!

但似乎是位面的限制,扶若怎么都说不出来让沈渐青别去从军的话。

如果她有阻止沈渐青去从军的想法,她的皮肤就会浮起被针扎的痛感。

只要想法停止,痛感也会随之停止。

“操蛋无比的轮回道法则!”

扶若痛骂了一句,对被天道气运庇护着的位面之子更不爽了。

眼角瞥见沈渐青还有爬上床的心思,扶若又一脚精准地踹到男人的胸口上,把他踹翻了过去。

沈渐青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指着破旧的床榻:“娘子你!”

打破天的呼噜声又响起来,比先前更大声。

扶若两脚把沈渐青人都踹麻了,他实在想不通,宋扶若一个世家贵女怎么睡觉如此不安分,还有打呼噜这种粗鄙不堪的恶习!

就她打呼噜这个声音,哪怕她是世家贵女,也嫁不出去吧!

也就只有他沈渐青敢要她了。

沈渐青眼底闪过轻蔑,不小心扯到被扶若踹到的地方,“嘶”地痛呼出声。

他立刻歇了还想爬床的心思。

太痛了,受不了,要是她再来一脚,他怕是命都没了。

沈渐青只敢去旁边趴着桌案休息,扶若倒是美美睡了一个大觉。

第二天天没亮,沈渐青就要走了。

扶若打了个哈欠,对他摆了摆手:“没事我就回去了。”

这个小世界的剧情限制还没结束,非逼着她天没亮就起来送沈渐青。

沈渐青欲言又止,他的亲娘胡氏指着扶若的鼻子骂骂咧咧道:“我儿还没走,你急着回去做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你的夫君!”

胡氏骂完,塞了一个包裹给沈渐青,哭喊道:“我苦命的孩儿,娶了个手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回家,离开家之前连一口热饭都吃不上!”

胡氏嚷得大声,招惹了一些眼光看过来,周围的人对着扶若指指点点:

“她就是那个不要丞相爹,死活要嫁给沈家那个小子的千金大小姐?”

“什么大小姐,人家已经是沈家妇了!”

“我听说沈家小子都不要她了,她非追着人家跑,可惜了虞家那丫头的一片深情。”

“既嫁为人妇,就得好好操持家中,千金大小姐怎么了,连顿热饭都不做,沈家真是倒了大霉,还和宋丞相结了怨!”

……

胡氏听着,哭得更大声了,不停地说‘我儿命苦我儿命苦’,字字句句都在戳扶若……

哦不,原身宋扶若的心窝子。

从和爹娘断绝关系,执意嫁给沈渐青开始,宋扶若就没被断过被人在背后说闲话的命运。

她的苦痛成了所有人的笑柄,村里的小孩看到她都会指着嘲笑她是倒贴男人的贱人。

她为了沈渐青一忍再忍,直到沈渐青带着靖瑶和一双儿女出现。

宋扶若成了最大的笑话。

扶若满腔委屈和憋闷,都是原主残留在身体里的情绪。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30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14:13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14:1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