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舌头摩擦她的花蒂(捣出白沫h)最新章节列表

那辽阔无垠的天空和大海,一下子就布满了耀眼的金黄。

海水拍打上岸边,发出沙沙沙的声响,海边游客人不多,只有零星几个在沙滩上嬉戏。

一个年过五十的妇女正沿着海岸线光着脚走着,阳光洒在她身上,她整个人都沐浴在金黄下,她皮肤白皙,睫毛也浓密细长,深邃的眼眸里都是岁月的经历,只是那眼角密密的皱纹让她多了不少故事。五十岁的女人虽然没有了年轻但多了不少成熟的魅力。

她朝着不远处的海面上望去,回想着上午与和自己生活了三十年的丈夫离婚的场景,他们一同签字,一同规划分家产,只不过她和他并没有要孩子,不存在争夺孩子抚养权的问题。

江应寒闭上眼睛,感受着海水的拍打和海风的洗礼,她与前夫是在学生时代就在一起的,算是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了吧,只不过婚后的日子和她恋爱时想的完全不一样,婚后的几年里他变得爱喝酒,爱打麻将,没了年轻时的阳光和热朗,总会因为些小事而吵得不可开交,她有时候会在夜里想那时候她也才十八岁,十八岁…如果她还能重新来一遍十八岁,她还会不会义无反顾的和他在一起。

小说

就在江应寒想的出神,一声巨响将她从回忆里拉了回来,她转过头,朝着声响的来源处望去。

距离她数百米处的海面上,一个少年一会儿沉下去一会儿浮起来,时而用力的扑腾着,然而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往下沉去。

渐渐地,水没过了男孩的头顶,扑腾的声音小了很多,任凭海水将他的身体吞噬下去。

江应寒不免惊讶,下一秒,她便一跃跳进海里,奋力地划动着手臂,朝男孩的方向游过去。她小时候学过游泳,一些基本功还是在的。

江应寒很快就游到了男孩身边。”小伙子别怕,阿姨来救你了。“她刚刚拉住男孩的身子,将他的头探出海面,下一秒两人就突然被湍急的海浪冲了下去。 不谙水性的男孩拼命扑腾挣扎,江应寒用全身的力气拖着他再往上。大概是上了年纪,江应寒很快就有些体力不支了,她用着上肢全力将男孩托出水面,全力游向岸边。 此时,当地的人们和游客也下水将男孩救了回来。然而,回到岸边的人们发现,只有男孩的身影,江应寒却被卷入激流,不见了踪影。

大概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吧……从来不曾感受过真正的生活,没有完美的婚姻家庭,到死都实现不了儿孙满堂。江应寒的身体沉到了海里,海水冲击着她的鼻腔,她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如果她可以重新来过,她也许会好好生活,好好享受青春。只是可惜了……她不会再拥有了。

一下……两下……江应寒一点点沉下去,她紧紧闭上眼睛,她的灵魂好像飘了出去,在外面她发现自己变成了十八岁。这当然不可能了,她的十八岁已经在三十年前就不存在了。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救援,江应寒被打捞了上来。

人们将她轻轻平放在沙滩上,“小姑娘,快醒醒。”一个救援小伙试探性地呼叫她。

江应寒微微动了动。还活着。

救援小伙用手按压着江应寒的胸口,开始做最基础的急救措施。

终于,江应寒的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她最先看到的就是救她的救援小伙,在她周围围着一堆游客路人。他们见她醒过来了,都露出来欣喜的表情。

救援小伙将她翻过身去,用力拍打她的后背:“把海水吐出来就没事了。”

江应寒艰难地吐出胃里的海水,转身看着面前的救援小伙说道:“小伙子,谢谢你啊。”

“小伙子?”救援小伙皱了皱眉,有些不解:“你看着可比我小不少啊。”

江应寒也没在意他的话,只是四处寻找那个落水的男孩:“我救上来的那个孩子呢?他没事吧。”

“他已经送去医院了,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小小年纪的逞什么强啊。”

“我都多大年纪了,死了便死了,他还小。”江应寒站起身子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留下那些人回味着她刚才的话。

人们心想这孩子指定是脑子进水了,明明看着才十八岁,怎么非说自己年纪大呢。

江应寒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就是离婚之后来海边散散心,结果还整出这么多事来。

还好她今天开车来的,不然这一身海水味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家。江应寒开了车门坐在驾驶座上,看着自己的胳膊比先前还要白皙细滑,连手上的褶子都没有了。她也没太多想,许是在水里待得太久,泡白了吧。

这个时间点车流很少,她开着车回想着刚刚救下来的少年,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不过和她也没什么关系了,她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交给医生吧。

正当这时,手机在旁边响个不停,江应寒皱了皱眉,一边看路一边不耐烦地拿起来看了下屏幕,是她前夫徐生打过来的。

她叹了口气,车窗外的风景一路后退,手机还在不停地响,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对方沉默片刻缓缓开口:“小寒,我明天回家收拾行李。”语气平淡。

“今天有空就今天来吧,你尽快搬走。″这个房子是当年两个人一起买的,离婚后徐生决定房子留给她,她则付给他四十万。

“好,那我晚点过去。”徐生答应了一声就挂了。徐生比江应寒还要大六岁,算起来已经五十六了,但是因为常年健身显得倒是还很年轻。长得也比同龄人年轻个十岁。

回到家后的江应寒只觉得身上酸酸的,她疲惫的泡了个澡,顺便把衣服换了,她走到镜子面前,却被眼前的自己吓了一跳。

浓浓的惊愕让江应寒不敢相信,眼前的自己变成了自己十八岁的样子。黑长如海藻般的头发,纤细的腰身,和笔直细长的腿,尤其是脸蛋,满满胶原蛋白。

“我不是做梦吧。”江应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难道我已经死了?”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的她嗷嗷叫。这不是梦,她也没死,她返老还童了?

这也许是上帝给她惨淡人生的再一次机会。

江应寒连忙穿上衣服,她既然重新来过,就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一世。

就在这时,门突然有转动的声音,江应寒下意识的警觉起来。

门打开了,只见徐生穿着一件衬衫搭配着西装裤走了进来,他一直都是这样,就算年纪再大也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即便是离婚了也不会耽误他任何。

徐生看着面前穿着花裙子的小丫头愣了愣,接着就是反复确定这是自己家,确定无误后,才小心翼翼地问:“小姑娘,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江应寒先是生气,毕竟自己从十八九岁开始就跟着他了,而且几十年夫妻,居然连她年轻时的样子都不记得了,果然是个负心汉。

“你怎么穿着我前妻的衣服?她人呢?”徐生瞪着眼前的女孩,神情十分冷峻。

“我……我是江奶奶的干孙女。”江应寒随便编了个借口,她和徐生无儿无女,唯一共同养了只泰迪,还在离婚后被徐生带走了。

“干孙女?我怎么没听她说过。”徐生皱了皱眉,一脸怀疑地看着江应寒。

江应寒瞥他,眼神不屑:“你这么多年在乎过她吗?你从来不关心她,怎么会知道她干什么,如今已经离婚了,她的事你就更管不着了。”

听到这里徐生脸色明显变了,又黑又臭,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不少。

“她就是这么和你说的?”

“难道说错了吗?你婚前婚后两副模样,江奶奶念及年少感情一次又一次原谅你。”江应寒越说越气,“她自知上辈子已经被你弄成这样,才想着下半辈子不能再委屈自己,一把年纪了也要执意离婚。”

徐生没反驳,他自己做了什么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场婚姻谁亏欠谁,他也都明白。

沉默了一阵,徐生才缓缓开口:“我的行李在哪?”

“都在卧室,你自己去拿吧。”江应寒在离婚前一晚就把徐生所有的行李都装好了,一边流泪一边收拾的,多少次拿着他的衣服觉得不舍,但是最后理智战胜了情愫,她还是决定放手。

徐生从卧室里拿了行李,只有简单的两个小行李箱。他留在家里的物品不多,大都在他的公司里,有时候江应寒都不知道到底这个房子是他的家,还是公司是他的家。

落地窗外夕阳火红地照耀着大地,一室恬淡。

徐生走到玄关处,最后说了一句:“替我和她说句对不起。”

“把钥匙留下吧,我想江奶奶以后也不会再想和你见面了。”江应寒还是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只是她掩饰的很好,没让徐生看到。

徐生犹豫片刻,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在了桌子上,转身便走了。

徐生走后,江应寒用了很长时间才恢复了平静,她抹了把眼泪,收拾了下自己,正准备出门。

只听又有人敲了江应寒的家门,她只觉得倒霉,平时鬼都不来她家串门,今天倒是都来了。

江应寒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才发现是住在楼上的小姑娘,沈嘉缪。

平时这丫头做了什么好吃的都会送来给她这个“空巢”老人吃,最近沈嘉缪没怎么来过了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24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9:15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9: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