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粗弄得我出好多水 爽⋯好多水⋯快⋯深点h黑人

房间里床与桌子紧靠,中间只留了一小处过路的地方。

在床的下方放着这个房间仅有的一把椅子,还有在床的左侧有着两副用了如同没用的透光窗帘,房间里的木门早已经被往日租客画的花里胡哨。

这是宋雨为了躲避那个男人临时找的房子,房子虽小,但宋雨却有满满的安全感。

不过房子里的衣柜看上去岌岌可危。

但这些都没什么,阻止不了宋雨舒畅的心情。

如果要去锦衣玉食的做一个提线木偶,受那人的控制,不如守着自己的一方小小世界。

于是她伸了伸修长的四肢,睡眼迷蒙的按下了接听键。

才将电话放在耳边,那边开始喋喋不休,

“宋雨,你跑哪里去了电话也换了!”

“谢煜让我打电话找你,我都打了好几十个了,我还是记着你以前的号码心想着试试能不能打通,不然我就找不到你了。我好想你啊,你到底去哪里了?”

小说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很是着急。

宋雨一惊,全身紧绷的问道:“你在哪里给我打的电话。谢煜家么?”

下一秒的急促的敲门声证实了宋雨的想法。

宋雨听着门外的声音,牵起嘴唇冷笑了一下,然后努力抑制着自己发抖的声音。

“果子,等我过几天就去找你了,我先忙完手头的案子,就去找你叙旧,你看行吗?”

陈文果勉强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后,那敲门声锲而不舍。

宋雨虽然是极其愤怒的去开门。但她的语气平静的好似结了一层冰霜。

“你想干嘛?”

见眼前的男人盯着自己不说话,便继续道:“你设计陈文果?让她打电话来找我,你顺着就查的一清二楚是吗?”

“也是,像你这种人,亲侄女当然要拿来利用了。”

说完这些后眉眼中透露着毫不掩饰的厌恶,直直的看着谢煜。

但他却像个木头一样怵在门口,眉眼之间全是淡漠。

好似一点都没有听进她的话,又或者是这些话说与不说也没有那么重要。

因为谢煜的神色已经是默认了。

一股气直接冲上宋雨的心头,宋雨压抑了这么久,再也忍不住的释放了自己的情绪。

迅速抬手对着谢煜就是一耳光。

手掌和谢煜的脸接触的时候发出巨大清脆的声音。

【啪】!

在这清晨显得格外大声。

宋雨一瞬间有些呆愣,尽管以前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对谢煜动手,但她从来都没有实质性的行动过。

宋雨愣了许久,被打的男人也不做反应,神色如常。她终于还是妥协一般有气无力的说“你怎么不躲?”

谢煜低头,轻轻的抱住宋雨,用长着胡茬粗糙的下巴抵住宋雨的肩头,也不顾脸上存余的火辣痛感。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恐怕都会觉得好笑。

高挺的鼻梁靠近宋雨的脸庞,眼眶微微泛红,谢煜不仅丝毫不在意刚才的一巴掌,还瓮声瓮气的说:“终于找到你了。”

他很想哭,他很想告诉宋雨他懂得爱人了,他真的很想宋雨。

在她不在的日日夜夜里,他常常睡不着觉。

但他不能,如果宋雨知道了只会更加肆无忌惮的伤害着自己。

果然宋雨听完他的话以后神色一片漠然。

片刻后谢煜低沉的嗓音缓缓地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气,但在我身边你可以过的更好。”

“不止你,你妈妈不也是吗?”

说完这话谢煜用旁光观察着宋雨,见她脸色微变,便轻轻勾了勾唇,继续道:

“你听我的话,我就再也不会关着你了。真的。”

宋雨心中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

她知道的,即使她不甘心做谢煜的笼中鸟,但是和谢煜的牵扯太多。就算暂时麻痹自己,躲在了这里,但一切,终归是没有结束的。

现下也没不是该一刀两断的时候。

她没有任性的理由。

对谢煜,索取再多都不足以弥补。自己的计划还没有完全成功。怎么能在这时候跑出来。

谢煜收紧自己抱着宋雨的手臂,继续低低的自语。

“你打我我为什么要还手?”

“宋雨…只要是你给的我都甘之如饴。”

宋雨只觉得可笑,当初的谢煜有多么站的高,现在在自己的脚下就有多么低。

宋雨轻轻抬手想要将眼前的胸膛推开,但谢煜手中力道却跟着逐渐加重,宋雨被他的那双大手勒的有点喘不过气了。

他好像不自知的闻着宋雨身上的气味,下巴缓缓摩挲。

长长的睫毛覆盖了一层阴影,盖在了谢煜高挺的鼻梁上,男人的眼神从宋雨的耳朵滑到了她光洁的脖颈再到宋雨丰满的酥胸。

萦绕在鼻尖的是宋雨的发香,下巴靠着的是宋雨细腻光滑的肩头,手中抱着的是宋雨纤细的腰,感受着的是宋雨的存在。

他好久好久都没有抱过宋雨了,现在的时刻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只在梦里出现过。

梦里他紧紧的抱住宋雨,宋雨的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梦里他每天都和宋雨一起做饭,一起在饭桌上说笑。就像…..

就像她和沈谦辞一样。

谢煜幻想如果能靠的久一点,再久一点,他根本就不介意宋雨对他进行算计。

但是这一举动和紧紧的怀抱弄得宋雨心中很烦躁,发出一声轻啧,想要伸手推开谢煜时,谢煜自己先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

他用力的握着宋雨的肩头就和宋雨一起走进了她窄小的房间,他不顾宋雨的反抗,看着眼前的一切。

目光缱绻轻轻地问宋雨:

“你喜欢住在这样的房间吗?”

宋雨脸皮子薄,她知道这房子自然是比不上谢煜的那里。

于是脸皮子红透了,以为谢煜来挖苦自己了,冷笑着讽刺还击,

“关你什么事?只要是没有你的地方我都喜欢的不得了,你难道现在才知道吗?”

谢煜微微一愣,这句话刺的他的心皱巴巴的成了一团。

明明自己知道的,但经常都还是忍不住自己骗自己。

他将颤抖的双手轻轻握了握拳头。

微哑着声音发出苦笑克制的说道:“宋雨,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不要刺我。”

“你如果住不惯我的那里,那你就住这里,我不会再干涉了。”

说完安静的等着宋雨回话,眼波流转,不掩分毫眼中对宋雨情感的炙热。

宋雨一屁股坐在床上 ,欲言又止,最终抬头斜睨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悠悠地问道:“你有这么好心?”

男人听便缓慢曲腿蹲在宋雨的面前,轻轻捧着宋雨微凉的腿,将睡裤往下拉了拉,盖住宋雨露出的脚踝。

随即抬眸正视着宋雨,“你想做什么都行,缺什么都给我说。我叫小五将你的东西拿过来也行的….只是…不要再消失了。”

谢煜用着近乎祈求的语气说出这些话,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温柔。

可他其实心尖颤抖的等着宋雨的回复。

宋雨歪头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貌似胡渣确实冒出来了许多没有打理,眼睛也透露出往常不曾露出的疲惫。

但是该说不说谢煜确实是生的好看。虽然宋雨害怕这人。

谢煜此时头发未经打理,柔软的垂顺在他的额头,不似以往一丝不苟的。

再往下是如剑一般的眉,与柔顺的头发形成了反差,永远都看着这么深情的眼睛最会蛊惑人心进行算计,也最令宋雨颤栗。

高挺的鼻梁也丝毫不拖泥带水,这张脸绝对是宋雨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看的了,嘴唇也因为略紧张的原因微微抿着。

宋雨心中还这么想着,却未给出答复。

只是缓缓一笑,随后说道:“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你说是吗?”

谢煜知道这是宋雨给出的答复,同时也是她的试探。

只能低下了头,用手轻轻磨着宋雨的脚踝。

一边揉着手中的柔滑一边缓缓应道:“是的,小雨想去哪里我都会帮你安排好的…”

宋雨抽回了腿,心中想着这男人一如既往的狡猾。

抬手轻轻的摸着谢煜左脸颊的一块疤痕,缓声说着“你,可,真恶心。”

谢煜轻轻贴近宋雨的脸颊,幽黑的眼眸看着宋雨张合的嘴唇。

“我知道,但是没办法的不是吗?我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的。”

这句话谢煜说的像是陈述又像是发誓,决绝得很。

宋雨一时呆愣,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于是宋雨像往常的无数次一样,理理头发避开谢煜,站起身。

“我要换衣服了,你要看吗?”

谢煜喉头一动,缓慢吞咽一下,轻轻挑起眉头。

“我可以看吗?”

宋雨无语这人,早就应该知道他脸皮厚的不行。

谢煜闷声笑了笑,随即转身出去并轻轻的带上了门。

随着谢煜身影在这狭小房间的离开,宋雨缓缓呼出了一口气,谢煜这人压迫感太强,就算脸上带着笑意,都让人感觉不到轻松。

非要用词精准的描述,恐怕就是‘豺狼虎豹’。

这么坏,谢煜简直心眼难以捉摸的透。

宋雨个子高挑,但也不过堪堪达到谢煜的锁骨处。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21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8:5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9: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