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内裤揉她到高潮后公交车 做了几次爱就越来越想

“嘭!”一名妇女的暖水壶炸裂,走廊获得一瞬的安静,随即又被叫骂声填满。

“你他吗的没长眼啊!”

“你怎么说话的?你……”

明遥被水壶炸裂声惊醒,条件反射翻身下床,躲进床下。手上的输液管被扯开,血珠慢慢渗出。

正在准备加药的小护士被明遥突然的举动吓得惊叫一声,手中加药的针筒掉落在地上,滚到明遥脚边。

明遥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把针筒紧紧的握在手里,针尖冲着护士。

“怎么了?!什么事?!”

门外正在与报案者了解情况的警察听到声音一股脑的冲进来。

明遥看着冲进来的警察,一脸惊愕,随之而来的是止不住的委屈和泪水。

一名女警试探着走过来,左手慢慢揽过明遥,轻抚着她的肩膀和后背。右手悄无声息夺下了明遥手中的针筒。

小说

明遥被扶坐在病床上,向四周张望着。

干净的墙壁,阳光被百叶窗分割,在地砖上投射出一道道温暖的光影。

一名刑警搬了凳子,手持笔录本坐在明遥面前。

他的面容干净俊逸,深褐色的眸子里透着清亮坚毅的光。帽上的警徽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亮。

“您好,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宋舒远,警号92558。”

啪!

一份警局笔录被甩在萧明修的办公桌上。

“这就是你最近在忙的事?”

萧鸿鹄面色铁青,坐在沙发上质问萧明修。

“我说过,不要再做那些危险的事。”

萧明修转过皮椅,右手食指和拇指转动着左手的复古戒指,一侧嘴角微微上扬,一副游戏结束意犹未尽的表情。

金丝镜片后的眼中还有未消散的红血丝,眼周的红晕,性感又可怖。

他身子向前倾,手肘撑在桌上,修长的双手骨节分明。

他十指相碰,两手中指相互点了点,随即搓了搓手掌,像是在准备享受一场盛宴。

“我会处理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萧明修放下手,身子靠在椅背上,轻吐出两个字。

“爸爸。”

萧鸿鹄看着萧明修的样子,怔了怔,有些晃神。

萧明修如今阴狠的样子,与年轻时的萧鸿鹄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越来越疯狂,像一头永远都喂不饱的野兽,肆虐的到处捕杀猎物。

手上沾的血越多,越无法控制住日益增长的欲望。

有时,萧鸿鹄都有些惧怕萧明修。

即便是他自己一手将萧明修从一只胆小的兔子,驯化成一个不受掌控的恶魔。

萧明修将虐杀女人当成一种乐趣。玩够了,杀了也就罢了,一了百了。

可令萧鸿鹄担心的是,萧明修似乎从一个叫明遥的女孩子身上找到一种新的游戏方式。

“不要玩的太过,我不能保证我每次都能护得住你。”

萧明修转过皮椅,面向落地窗,看着被风吹的飘忽摇曳的树枝,挑了挑眉。

“天气冷了,流浪狗也该回家了。”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美的妙不可言。

宋舒远坐在车里,紧握着笔录本,一言不发。许敬立见他这个样子,开玩笑调侃。

“怎么,做个笔录魂都没了?”

宋舒远一言不发,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去。双手交叉在胸前,头靠在座椅靠枕上,看似闭目养神,实则内心翻江倒海。

那个叫明遥的女孩,她所叙述的那些内容,是连想象力都无法触及的阴暗,让宋舒远生理与心理双重不适。

萧明修是萧氏集团的执行总裁,而萧氏集团对于本市的影响力实在太大,没有确切证据,决不能轻举妄动。

回到警局,宋舒远把录音笔掏出来攥在手里,直勾勾的盯住它。

“哎!嘛呢!发什么愣啊!”

吴耐寒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推了一下宋舒远的胳膊。吴耐寒跟宋舒远做了20年的兄弟了,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混。

说来也怪,吴耐寒的仪容仪表都是合格的,但就是看着跟别人不一样,是警局里出了名的痞帅警草。

人帅嘴又甜,不论耍帅撒娇耍宝都恰到好处。警局里但凡是个女性,都对他没什么抵抗力。

这俩人形成鲜明对比,宋舒远一本正经,一看就是“根正苗红好少年”。是个从小到大经常被女孩暗恋却从未谈过恋爱的“木头人”。

“哎,晚上AC club,有大party。”吴耐寒滑动椅子凑到宋舒远身旁掏出手机,划拉出几张美女的照片,“看看,她们可都去。”

“要去你自己去,我晚上还要训练。”

“哎呦,你要修仙啊。有漂亮姑娘不看,去健身房看大老爷们。”

吴耐寒撇嘴轻嗤了一声,滑动凳子回到自己的桌位。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还有3分钟就能收工走人。

“吴耐寒!开会了!”

“奶奶个熊的,一到下班点儿就开会!”吴耐寒的嘴角都快耷拉到地上了。

“你那party留着晚上做梦开吧。”

“你别走啊!等着我。”吴耐寒匆忙站起来就往会议室溜,过了几秒又奔回来拿会议本,走时还不忘补一句“你别走啊,等着我!”

深夜的医院病房楼道里只亮着昏暗的夜灯,时而有冷风撞击门板的声音夹杂着不知哪个病房里传出的几声痛吟,听的人毛骨悚然。

明遥把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透过被子的缝隙看了看门口,玻璃门板透着应急灯牌的绿光。

护士推门进来查房,看到明遥坐在床边,吓了一跳。

“啊!吓死我了。”

护士看着明遥的样子,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护士坐在明遥的床边,拍了拍她的后背。

“睡不着是不是。我去给你拿袋牛奶喝,你等着我。”

护士起身出了病房,又剩下明遥一个人。明遥把被子往上提了提,把头蒙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明遥感觉到有人拍了拍她,她欣喜的拉下被子。

拉下被子的那一刻,明遥的脑子嗡地一下,耳道轰鸣。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20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8:45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8:4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