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吸乳NP/交换配乱吟粗坑性事

程阙仰头看着的蓝天白云,天气已经转凉,她身上穿的,还是当初刚入狱时那个夏天的衣服,很单薄,但她却丝毫不感觉冷,甚至有些怀念这种冷暖自知的感觉。

三年了,她终于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体。

没错,重新掌握。

三年前,因为不满家里为自己安排的联姻离家出走,刚离开北城,在海市找到住所的时候,她的身体被人给占据了,但她的意识还在,只是被困在身体里。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抢了自己身体的人用着自己的身体去追求另一个男人,甚至为了跟那个男人结婚,还愿意为了去给他喜欢的女人顶罪。

她气愤,但无可奈何。

在狱中,抢了她身体的人被监狱其他囚犯把嗓子毒伤,身体被各种程度的烫烧……

虽然身体不是自己在掌握,但是这些感受,她却依旧能清晰感觉到。

“呵……”

而这时间一过,就是三年。

“终于,出来了啊。”

小说

三年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抢夺身体的控制权,但好在,现在她重新掌握了身体。

就在程阙还在仰头看着天空的时候,一件外套甩在了她的身上,“脏死了,入狱两年,你就是这么不注重卫生的?”

程阙看向那个将外套甩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面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被抢夺身体控制权期间,被恋爱脑疯狂追求,还为了一纸结婚证而替罪入狱的男人。

至于现在回去后就离婚?

程阙不想这么白白坐牢,成全渣男贱女,她要报复,她要报复回去!

“不注重卫生?你注重卫生,也没见得你干净到哪里去。”程阙的声音沙哑的可怕,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恨意。

听到程阙的声音,乔秉承愣了一下。

他犹记得,程阙的声音很好听,很轻灵,让人如沐春风。

可如今,却是难听的很。

乔秉承不知道程阙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也不想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是稍微一愣后,他就恢复了冷漠的神情,“穿上,上车。”

程阙没有说话,上前刚要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就被乔秉承给阻止了,“坐后面。”

程阙依旧没有说话,松开了拉着副驾驶的车门,转而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然后入座。

她的余光瞟到了副驾驶前的贴纸,上面正写着——“小仙女音音专属座位”。

呵。

程阙无声冷笑。

看来控制着自己身体的恋爱脑被送进监狱的这两年里,乔秉承跟沈音音是恩爱有加啊,真是让人厌恶。

一路上,程阙都没有开口跟乔秉承说话,乔秉承当然也乐得清静。

景苑。

这里的房价高的离谱,能住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的存在。

乔秉承带着她走进别墅里,别墅的装潢很温馨,一看就知道这家的女主人和男主人有多幸福,连房子都装潢的这么充满了爱的味道。

而别墅内的佣人在看到男主人乔秉承突然带回来一个陌生女人后,她们都有意无意的将目光放到程阙的身上,仿佛程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般,毕竟她们可是比谁都清楚乔秉承和沈音音是有多恩爱的。

“老公,你回来啦~”

一道甜腻腻的女声从楼上传来,紧接着,程阙就看到了声音的主人从楼上飞奔下来,像是蝴蝶一样扑进了乔秉承的怀中。

这个女人就是沈音音。

乔秉承爱到愿意为了沈音音去跟占着自己身体的恋爱脑领证,只是为了让她顶替沈音音车祸撞死人的罪名。

程阙看着旁若无人恩爱的两人,她的内心毫无波动。

对于乔秉承,她的意识被困在身体里的时候,她就无比的排斥。

“呀,是阙姐姐呀,你从监狱里放出来啦。”

窝在乔秉承怀里的沈音音这才注意到了程阙的存在。

周围的佣人在听到沈音音的话,知道程阙是个被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人后,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程阙。

果然不是什么好女人,还是她们太太好。

程阙跟那个占着自己身体的恋爱脑可不一样,要说沈音音真的没有注意到她,她反正是不信的,尤其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这句话,傻子才会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是啊,我从监狱放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一直在监狱两年的我,什么时候跟乔秉承离的婚,你又是什么时候跟乔秉承结的婚。”程阙的眼神冷漠,“我可是记得,云国婚姻法是有明确规定不允许重婚的。”

“你们说呢?”

程阙皮笑肉不笑的道。

就因为这两个狗东西,害得她在监狱里受了那么多苦,不让他们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已经是轻的了,她迟早要报复回去!

果然,在听到程阙这话后,沈音音和乔秉承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看来他们也是知道他们现在在一起是不合法的。

一边偷偷观察的佣人们在听到这话后,幸好她们比较克制,没有惊呼出声,只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已。

她们来这里工作这么长时间,一直觉得沈音音就是这家的女主人,毕竟两年来,两人那叫一个恩爱有加,结果啊,没想到她们以为的小三才是女主人,而她们认为的女主人,才是真正的小三。

这简直太戏剧性了,不愧是豪门。

对于程阙这么明目张胆的针对沈音音,乔秉承自然是护着沈音音的,“程阙,够了!当初我跟你领证,也只是权宜之计而已,现在你从监狱里出来了,那就赶紧跟我去离婚吧。”

乔秉承搂着沈音音,神情很是不悦的看着程阙。

如果不是为了让程阙替沈音音顶罪,他是万万不可能跟程阙领证,委屈沈音音两年时间的。

程阙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沙哑难听的笑声传出,“离婚?呵呵……乔秉承,你别忘了当初为什么跟我领证,牢,我做了,离婚?我劝你还是再想想,追诉期可是还没过呢。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18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8:3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08:3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