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游泳池被教练猛烈进出爽文 公交车扒开稚嫩挺进去j

她没有去看他的脸色,只感觉身边的空气都凝固了,片刻才听到他轻笑出声,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恶劣至极,“找什么工作?莫非还想找当初在红罂粟时被客人摸来摸去的那种低贱工作?”

宁瑶没想到刚把他喂得饱饱的,这么快他就翻脸无情,上一刻还抱着她宝贝小心肝的叫着,下一刻说话就这么难听!

真是拨吊无情!

宁瑶实在是没忍住,撑起身子看着他,自嘲的笑着回击,“被谁摸不是摸,你以为我现在只被你一个人摸就不下贱了?”

她唇边泛着冷笑,“我反而觉得现在比当初更下贱呢。”

小说

容轩俊美的面容当即变幻莫测,“被我干昏了头?敢这么跟我说话?”

宁瑶安静的抬了抬眸,“我非常清醒。”

他僵硬了片刻,嘲弄的捏着她的脸,“很好,虽然不认可,但我欣赏你这作死的劲儿。”

他甩开她,径直离开,将门摔得震天响。

宁瑶却在容轩离开后,面上露出一抹笑意,她翻了个身,疲倦的语气又夹杂着许些兴奋,“走吧,走得越来越好……最好是别来了。”

屋内还透着欢爱过后的旖旎之气,宁瑶不喜的皱起秀丽的眉,她踮着脚走下床,将紧闭的窗帘拉开,才发现,那场隔绝在窗户之外,被她断定下不长久的雨,一直没有停过……

不知怎么,她心情更加烦躁。她的好朋友玲姐曾告诉过她,心情不好时绝对不能一个人待着,独处只会加深心里的郁结,所以宁瑶随便穿了件衣服,就去红罂粟找玲姐打算跟她一醉方休。

玲姐原名谢玲,是她曾经在红罂粟工作时结识的好朋友。她这一生亲缘情缘皆寡薄,谢玲是她为数不多愿意主动去亲近的好朋友。

宁瑶永远记得她们初次见面时的场景。

当时的她因打了几份工,积劳成疾,去医院看病花光了所有积蓄,本就是处于无业期间,又面对着房租水电各种压力,她走投无路,急于求成,才想到去红罂粟这样的风月场所上班。

红罂粟在A市是最奢侈的销金窟,能进来消费得起的都是有名的富豪商贾,所以给员工的薪水也不会吝啬。

当时接待她的就是玲姐。

“你来我们这是要做哪行?”玲姐打量她,红艳的朱唇轻启,被旗袍勾勒出的婀娜身材正软绵绵的斜倚在吧台上,“卖艺还是卖身啊?”

宁瑶还来不及回答,她就自问自答,妩媚的眼神不住的打量她,“看你这股子放不开的气质,应该不是来卖身的吧。”

宁瑶自嘲的一笑,“虽然我兜比脸还干净,但还没惨到要靠卖身养活自己的地步。”

玲姐讶异的笑起来,“兜都比脸干净了,这还不够惨啊?你这心态好。我们这儿有个调酒师缺个助理,你想不想干?”

她点头,毫不掩饰自己的热情,“想,我太想了。”

玲姐柔弱无骨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小姑娘,红罂粟可不是善男信女待的地方,这里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鬼怪。尤其像你长得这么水灵,你不招惹别人,免不了别人会来招惹你,你自己可要想开。”

……

“喂,回神,回神。”一双纤纤玉手在她面前绕了绕,谢玲不耐烦的脸就出现在了宁瑶的视野,“我冒着生命危险陪你喝酒解闷,你就是跑过来在我面前来表演发呆的啊?”

听到她的话,宁瑶苦笑着摇头,“什么冒着生命危险,你也太夸张了。”

“一点也不夸张,要是让容先生知道我陪着他的小娇娇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饮酒作乐,他还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你就害我吧!”谢玲摇了摇手里的鸡尾酒,琥珀般的酒色在璀璨的灯光下显得越发华丽。

她怔愣片刻,“他凭什么!我又不是他的犯人。”

“但你是他的女人啊!男人都是这样双标的……自己在外面怎么花天酒地都行,可自己的女人必须守身如玉干干净净!”

宁瑶冷笑一声,将面前杯中的鸡尾酒一饮而尽,似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说道,“玲姐,我想离开他。”

“啊,离开谁啊?”谢玲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时,喉咙中没咽下去的酒差点喷了出来。她抚了抚胸口,瞪大了眼珠子的看着宁瑶,“容轩知道你有这个念头吗?”

宁瑶托着下巴,“他一直都知道,只不过他不知道我的这个念头最近更加强烈了。”

“你跟他说了?”

“没说,说了也没用,他就是个疯子。”

“那就好,你可千万别说!”谢玲倒吸一口凉气,“既然知道他疯子你就顺着他一点啊,你把他惹火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千万别犯傻!”

宁瑶又何尝不知,她叹口气,觉得前路一片迷茫,“你说我犯什么浑……如果我当初没进红罂粟就好了……贪这么点薪水,把自己一辈子搭进去了。”

“哎呀,人就是这样,做什么选择都会后悔的!再说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跟着容轩不是挺好的,他有钱有地位,还有一副好皮囊,更难得的是他挺宠你的,你有什么不知足?”谢玲的母亲是酒吧驻唱女郎,她从小就在风月场所摸爬滚打,看惯了人情冷暖,跟个老油条似的遇事优先考虑利益,所以她不能理解宁瑶的想法。

宁瑶笑了笑,有气无力的问道,“那他能跟我结婚吗?”

谢玲再次瞪着眼她看,好一会儿没说话,“结婚?你可真敢想!像他这种男人,结婚对象只是名门贵女,怎么可能会跟我们这些市井草芥!”

“所以啊,总是走不到最后,不如早点散。”她又要了一杯酒,低头看着杯中的湛蓝色液体喃喃自语,“玲姐,不瞒你说,今天有个男生跟我表白了……我当时的反应很奇怪,有些羞涩,有些紧张……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并不排斥这种反应,反而还有些窃喜……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喜欢我的……”

谢玲睁着圆溜溜的眼,“不是吧,你……你你你不会绿了容轩吧!”

“当然没有!”宁瑶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我还想多活几年。”

“那就好,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可不想替你收尸!”谢玲喝了口酒压压惊,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凑到她耳旁,“你先忍忍,别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我听说啊,容轩要和林氏集团的掌上明珠订婚,听人说那个林小姐生的极美,到时候容轩贪图新鲜把你们这些莺莺燕燕给踹了也不是不可能。”

宁瑶双眸忽而亮了起来,“这消息可靠么?”

“红罂粟里传的消息百分之百可靠。你想啊,这些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谁会闲得无聊乱嚼舌根,这不是自跌身份!”

宁瑶想起自己最近总惹得容轩不高兴,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到时候绝对是第一个踹了她。

她眯着眼,像是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几杯酒喝下来,宁瑶只觉得豁然开朗,裹紧身上的衣服,她就想同谢玲告别,忽然,听到一阵刺耳嘈杂哭喊尖叫声。

谢玲也注意到了。她们竖着耳朵听了听,就听见长鞭甩在皮肉上的声音,混淆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叫,还有酒杯茶盏摔在地上那‘叮铃咣啷’的刺耳声。

隔老远宁瑶就能看见那个想要逃跑却被打的蜷缩在地上发抖的女人。

“有人打女人!”宁瑶一愣,抄起前台的对讲机准备叫保安,却被谢玲手疾眼快的抢了过去。

“你干嘛拦着我!”宁瑶不解的看着神色慌张的谢玲。

谢玲压低声音,“我警告你,这浑水你可千万别趟!”

见她依然迷茫,谢玲又咬牙切齿的解释,“是苏巍州……苏巍州你知道吗?”

她错愕,“我不知道。”

谢玲头疼的捂着脸,“也是,你早就没在红罂粟干了,不知道这个阎罗王也正常……总之我告诉你,这个人苏巍州是个极其非常特别不好惹的人物,见着他避着走才是明智之举!”

正当宁瑶不知该做何时,不远处躁动的人群自动分成两边,让出了一条道来,一个手执长鞭的男人缓走了出来。

那个男人有张乖戾阴柔的面孔,他皮肤苍冷,却生的唇红齿白,眉间带着几分弱柳扶风的病态。

宁瑶有些意外的拽了拽谢玲的袖子,压着声音问,“这个美男子……不会就是你口中的阎罗王吧……”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14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15: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15:3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