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我要)全文章节列表

个个身披斗笠,身着墨色长衣,为首之人是个面相并不随和的小姑娘,刚一进城就盘下一间潦倒棺材铺,取名“酆记”。铺名起得“鬼气森森”,但这买卖原本就跟死人沾边,若是遵着老辈规律经营倒也无甚稀奇,偏她不讲规矩,刚一进来就贡献出无数谈资。

“你们见过棺材铺门口放爆竹的吗?她第一天开张就点了六千响长鞭。”

“这算什么,你们没见她去“催命”呢。”

一群人坐在付记点心铺里议论她的种种,因为没遭遇过此类新鲜,神情虽多以荒诞为主,仍有一两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惬意混杂其中。

这棺材铺的生意,本是极讲究规矩的,行话里叫“吃等闲”,等死人尸,吃活人饭,本身就带“晦气”,所以经营这类买卖的掌柜都相当识趣,首要一点就是不能主动替自己“找活”,谁家有岁数大的,或是生了病的,都得避着走,绝对不能跑到人家里面探头,这叫“催命”。她倒好,专挑有老头的家串门,城里有位张员外害了咳疾,被她追问了四遍用不用棺材。

小说

一人说完扬眉四顾,不忘拉上付记掌柜付锦衾,连笑带闹的“搓火”。

“付公子,她那扇大门见天没忌讳地对您开着,您就不想找她论论理?”

付记跟酆记对门而居,两家铺面只隔一条长街,过去棺材铺还有一个说法,就是白天不开正门,只留偏门,省得给对门带“晦气”,晚上不掌灯笼,免得抬眼就见“白活”。

周转在店里倒茶的伙计折玉随口接道,“您就别起这个哄了,我们掌柜的还没来得及凑这热闹呢。”

付锦衾前段时日出去会友,今日方归,正靠坐在柜台里醒酒。长腿随意搭在台面上,嘴角却习惯性勾了勾。他那张脸是白玉雕琢的精细“物件”,长眉之下是双时而深邃时而寡淡的风流眼,仿佛薄雾之下的远山,深深浅浅地瞧不真切,又为他添了几分琢磨不透的况味。

“说晦气也不算晦气,老话里不是有一见生财的说法吗?棺材通财,想通了也挺合心意。”

铺子里有酒香,是他身上沾的离仙醉,这酒听着雅致,实际极烈,他喝了许多也不见醉态,单是有些倦意。

众人听后拱手。

“要我说还是您大度,棺材铺开正门,这不是直打对门生意吗?但凡遇上个不讲理的都得跟她没完。”

“怎么个没完法,砸了铺子还是赶了人走。”付锦衾接过折玉递来的醒酒茶呷了一口,长睫密密实实盖下来,复一抬眼,“都是一城街坊,看惯了也就罢了。”

他不爱在这些小事上计较,乜着眼,噙着笑,看不出厌烦,也瞧不出热切,但他一贯有副倾听的姿态,叫人觉得他与他们是同类,只是容色过分出色了些。

“说得也是,毕竟小姑娘嘛,还能真跟她置气不成。就只一样真是奇了,她不懂规矩,铺子里那几号伙计也不懂?闹成这样也没见有人拦她。”

话题再次回到棺材铺身上,付锦衾没再接茬,以手支头,听他们在那儿讨论这些“不相干”。

折玉见他似是倦极,悄无声息命人拢了盆新火。

孟冬时节虽不似严月那般寒苦,到底飘了一城碎雪。付锦衾身上连件大氅都没披,是穿着缎白蝠纹长袍回来的。碎雪在他身上熔成一团水汽,折玉怕他病了,又找由头不给他们发工钱,一面用巾帕擦拭,一面叫人拿了件流云洒金披风给他盖上。

付锦衾不缺钱,但他有个毛病,舍不得给别人花钱,他那身从头到脚都讲究的料子,足够换店里伙计半年伙食,还是一到日子就懒得见他们,非得耗到众人穷困潦倒再“大发慈悲”。

“我上回跟她走了个对脸。”

铺子里的内容仍在继续,已经从酆记那位掌柜做的荒诞事,延伸到了她的长相上。付锦衾在这些内容里昏昏欲睡,又在昏沉里不自觉地堆砌出一个人的样貌来。

“她年纪看着不大,有张白苍苍的团子脸,中人身量,偏爱穿颜色浓烈的衣裳。”

“模样生得其实挺好,就是长了双狼目,挑着眼皮看人时,有副孤零零的凶相。”

众人形容下的姜染,是乐安城里特立独行的一笔重墨,披着五彩斑斓的黑。而这些“颜色”虽然经过加工,却并非全然名不副实,否则,单从传闻中听了个大概的付锦衾,不可能在她推开他店门的第一时间就认出她。

付记一到入夜便不再待客,一是晚上吃茶点的人不多,二是点心味道实在一般。

点心师傅刘大头用尽毕生所学也只做到能吃的地步,便是今日下午座无虚席的好“场景”,也是因为对门那位新来的掌柜闹的。

看客们总想借着说话的功夫,打量一番棺材铺的近景,仿佛只有这样,说出来的话才更为真切。可惜这些人没有眼福亲见正主,她来的时辰太晚,是在夜里梆子敲过三声后,披星戴月地捂着脑门冲进来的。

“砰!”门从外向内被她推得大开,其中一扇门页折了一个来回,被她一脚踹“张了嘴”。身后一行人随她鱼贯而入,不知她在哪儿惹的一身气,头也不回地说,“关门!”

底下人便迅速横栓落锁,轻车熟路地跟回自己家一样。

付锦衾全程没言语,维持着靠坐的姿势,偏头打量这些不速之客,若非尚且能在转过来的人脸上看到尴尬和冒昧,差点以为他们走反了铺子。

“这位公子,我们… …”她的人有男有女,有丫鬟有伙计,面对他的视线,似乎不知从何说起,急张拘诸地在屋子里矗了半圈。

他们说不出来,付锦衾也没询问的意思,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歪着,眸色宁静深远,笼统地将视线扔在他们身上,是副无可无不可的状态。

场面一度陷入僵持,其实深究下来,只有她带进来的人不安,两边正主都挺不以为意。

一个好整以暇,姿态闲适。一个不拘形迹,为自己挑了张椅子。

“您先消消气。”有丫鬟从旁劝她。她没吭声,海棠色镶边褶裙随她坐下的动作,画开一个斜向上的弧度,曲了一条腿踩着,左手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接了丫鬟递给她的帕子。

付锦衾注意到她帕子底下有颗大包,一看就是刚摔的,还混着一头雪泥。

她注意到他的视线,捂着大包看回去,五官生得相当显小,年纪却猜不出来,十六七岁、亦或桃李之年,总有些少年老成的违和,眼风极凌厉,乜着眼看人时,有种离经叛道的乖张。

“酆记,姜染。”两人对视片刻,她先开了口,言简意赅的做了自我介绍。音色低沉,带点小烟嗓。付锦衾有些意外的笑了,猜测她是跟人吵架吵哑的。

“付记掌柜,付锦衾。”他颔首回了一礼。

铺子里烛火拢得并不亮,折玉做事谨慎,怕吵了他休息,特意将烛台放的极远,单留一盏孤灯。她在浅淡烛火里,视力一般地眯了眯眼,回了声幸会。

“付公子,对不住,深夜叨扰,是我们唐突了。”有知礼的伙计从旁解释,估计在嘴里憋了好一会儿,找个由头赶紧致歉。

付锦衾处之泰然的说无妨,向来善解人意。

姜染一看就没有这方面的自觉,伙计致过歉了,便觉自己也致过了。扭回头咬牙在脑门上蹭了几下,擦干血渍,立马有丫鬟端着药膏给她上药。她也不矫情,仿佛很能忍疼,只是眼神相当不善,拥有着杀父仇人一般瞪向窗外。

铺子里之前拢过火盆,虽然北风颇寒也留着一扇半开的窗棂,窗外是浓稠混沌的一阙浊夜,夜里紧随其后追来一行人影,和一只满口利齿的獒狗。

狗对着棺材铺狂吠,拽狗的人不遑多让,徘徊在她门前跳脚骂街。

“姜染!你他爹的要是再敢来我家气我爹,我就拆了你的铺子,烧了你的棺材,放狗咬的你死无全尸!”

姜染瞳孔骤然收紧,拨开丫鬟就要与对方拼命,看了眼守在门口狂吠的狗,又在众人劝说下坐了回去。她方才尝试过跟狗打架,并不能占据上风。

外头的人没能守到她出门“对阵”,守着大门骂哑了嗓子便带着人散了。铺里的人没能出门“对阵”,气得喉咙口冒火,只能闭着眼“降温”。两个丫鬟为她处置伤口,动作很熟练,包扎手法却实在不敢恭维,几根白布条在她们手里交替缠绕,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思路,几乎在姜染头上缠出半个“帽子”,还在额心谨慎地打了一个死结。

她倒不在意自己是何形象,缓了一会儿,长出一口闷气,主动对付锦衾道,“放狗追我,摔雪坑里了。”

坑里有石头,她一头撞进去,就摔出一颗大包。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09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14:1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14: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