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洁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巨物挺破了校花那层薄膜

“母妃,你并非不知晓这宫宴是为二公主招驸马,我们若是比那二公主更加显眼,便是对她的不敬,往后在宫中也更加难以立足。”

黎王和黎王妃一脸无奈,陈舒晚却毫不在意。

“这宫宴过后,不久便是你的及笄之礼,你年岁不小,也该要出嫁了。”黎王道。

陈舒晚知道自己父亲是何意图,便沉默不语。

“晚晚,你父王并非是要逼你嫁人,只是这姑娘与公子不同,年岁大了,会没人要的。”黎王妃在一旁劝说。

“母妃,晚晚并非不知。只是这婚姻大事,不可将就,晚晚还未有心仪之人,若是随便找个人嫁,岂不是耽误终身。”

“罢了,随她去吧。”黎王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小说

陈舒晚从小便善琴棋书画,家中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黎王与黎王妃也对她疼爱有加。

家中长兄已迎娶了永乐郡主,因此也在朝堂上有了一份靠山。

只是次兄已弱冠还并未寻亲,这也成了黎王与黎王妃的烦心事。

“若离,连你也希望我出嫁吗?”陈舒晚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问。

“小姐,你若是出嫁,不若把若离也带上。那夫家要是欺负小姐,我定当在小姐前面!”若离拍拍胸脯,像是在发誓。

陈舒晚轻叹。

“人人都说为我好,可人人都不曾问过我,我是否觉得好。”陈舒晚抓起一团雪,后又将其揉碎。

“小姐,这天寒地冻的,别冻坏了。”若离劝说。

“我就似这团雪,可以被人轻易揉碎,却无法反抗。”陈舒晚看着手中被揉碎的雪,丝毫没有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刺痛。

次月初四。

虽说该是春季,却依旧刚下过小雪。

陈舒晚身着深红色外衣,里面穿了一件淡紫色长裙,腰间配一块玉佩,那是她祖母生前赠与她的。头上则换了把金钗,镶着白色与淡绿色宝石的流苏,淡雅中带着些端庄。

陈舒晚不是第一次来宫里,她知道宫里不似府上,规矩更多,若是行事莽撞,会为家中引来祸端。

黎王与黎王妃带着陈舒晚见过了圣上,便各自入席。

陈舒晚跟着婢女去了女眷处。

“哟,这是黎王府的千金吧?”四公主顾婉曦似乎有些看不起陈舒晚。

“回禀四公主,在下正是。”陈舒晚礼貌回话。

“早就听闻黎王府上的千金知书达礼,温柔贤惠,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顾婉曦把陈舒晚上下打量了一遍。

陈舒晚知道,这四公主看她不顺眼。

“民女与四公主相比,自然是天壤之别。”陈舒晚回答。

“你叫什么?”四公主傲娇地问。

“回四公主的话,民女叫陈舒晚。”

“陈舒晚,你可知罪?”四公主忽然问道。

陈舒晚表面上随比较淡然,但心中依旧有些慌乱。便跪倒在四公主面前。

“四公主恕罪,民女愚笨,不知自己何错之有,还请四公主道来。”陈舒晚知道,这四公主实在挑自己的刺,却敢怒不敢言。

“参加这宫宴,是你的福气,你竟穿得如此朴素,这是不给皇家面子吗?”四公主刁难陈舒晚。

陈舒晚没想到,自己为了不出风头被人说闲话,换了身朴素的衣服,竟还会被人说不给皇家脸面。

她知道,虽说大家心里有数,不出风头是为了不让二公主难堪,但这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否则将是在指责皇后偏心,陈舒晚一时之间竟无法回答。

“四妹,这宫宴也并非什么大事,就当是家宴了,确实不必太过华贵。舒晚,没事。”二公主出面帮了陈舒晚。

“既然二姊都不在意了,那婉曦也不好纠缠,你起来吧。”那顾婉曦也不傻,知道二公主在帮衬着陈舒晚,便不好追究。

墨府。

“将军,给”之前的那个侍卫递上一张纸条。

“他果然还是要现身了,我等了十年,杀父之仇,我必会报。”墨景渊道,“走,去宫宴。”

刚才那个侍卫一脸懵逼,将军之前不是还说不去吗?怎么又改主意了?

墨景渊知道,他找了十年的杀父仇人就在宫宴上。

但他要沉住气,能参加宫宴的,都不是寻常人。

现下,他只能假借参加宫宴,暗后寻找那人。

“墨将军到!”

“是阿渊来了,快,我要去找他!”顾婉曦急不可耐,提起裙摆就要往墨景渊那儿跑。

陈舒晚听见旁边两个女孩议论。

“这四公主啊,性格跋扈,仗着她母妃受宠,到哪里都是一副傲娇模样。”

“可不是嘛,我还听闻,她心悦于墨将军,可这墨将军从来都不正眼瞧她一回。”

“就是,真是可笑。”

陈舒晚之前从未见过顾婉曦,也不知顾婉曦的性子这么不好相处,看来她日后在宫中也得更加小心才是。

“四公主殿下,您尚未婚配,与臣如此亲密,有损您的清白,还请您自重。”墨景渊知道顾婉曦喜欢他,他也知道这门亲事是他自己有很大的好处,但他不愿娶自己不爱之人。

况且墨景渊他本就不打算娶亲,他只是想要复仇。

“阿渊,不如你先随我去见父皇如何?”顾婉曦像张狗皮膏药,死缠烂打地粘着墨景渊。

“四公主,臣认得路,就不劳烦四公主了。”

顾婉曦见状,知道自己是劝不动墨景渊的。

“罢了,反正将来,我也是要嫁你的,你不也还是得跟我一起去见父皇,便就让你快活几天吧。”顾婉曦道。

“四公主,此话不可乱传,有损您的清白,臣也高攀不起您。”墨景渊回绝。

墨景渊有些烦躁,便不再与顾婉曦纠缠,快步上前去。

“臣,墨景渊,参见圣上,参见皇后。”

“景渊啊,快起来,快起来。”皇上转头看看皇后,“你看看这孩子,也太见外了。”

“谢陛下。”墨景渊回到自己的席位。

“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便开席吧。”皇上虽知道还有人未到场,但在他眼里,景渊到了,哪怕就他们两个人,也足够了。

“黎王,朕听闻你有一女,知书达礼,还善歌舞,不知她是否在场啊?”皇上不知从何得来的消息。

还没等黎王回答,顾婉曦便开口道:“父皇,这陈妹妹就在女眷席。”

“好好好,爱卿啊,你不若让你这千金献舞一曲,如何?”

黎王知道,这种场面不好推辞,只能答应。

“晚晚,听见了吗,快来。”黎王隔着屏风说。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08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13:57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14: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