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机巴又粗又硬欲仙欲死 我和公嗲接种高H欲渴

漠北一战,打了两年,最终宣告胜利,同时带来的还有主帅君墨渊在返京途中遭遇敌袭,不幸身亡的消息。

君墨渊是君和帝最疼爱也最为看重的第九子,痛失爱子让他心如刀割。为此,君和帝下令举国大丧,为这个小儿子准备了最隆重的丧礼,白幡从四方城门挂起,只用了一个早上就挑满整个京城,纸钱遍地,君墨渊是大衍朝人称的战神,所以,所有出行百姓全部志愿身着素衣。

黄昏时分天色阴沉,雾霾压得极其低沉,时不时地发出阵阵雷鸣。给原本因为君天齐的牺牲而略显烦躁的人们增添了些许心慌。

“轰隆隆”一声巨雷炸响,婴儿被吓得啼哭,街上的行人被惊得纷纷跑回家中,接踵而来的是倾盆大雨,滚滚而来的雷声好似老天在提醒着什么……

西南方向偏僻的小村庄里

小说

“命硬的东西,怎么不直接病死算了啊,白白养你个傻子这么多年,呸!你个没人要的小崽子”一个农村妇人此时正指着床上的小姑娘咒骂着。还时不时往小姑娘身上抽上一巴掌。

床上的女孩慢慢转醒,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打量着这个像泼妇骂街一样说不停的妇人又看了看四周,正疑惑期间那妇人甩手一巴掌就要呼上凤微月的脑袋,凤微月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妇人的手腕,皱眉表示不满。

妇人更加气急败坏了指着凤微月就呼哧呼哧开骂:“你个没人要的小东西,还敢拦我,让你去山上采点蘑菇,你倒好淋了点雨就发烧,让你干活还拖拖拉拉,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啊还不起来上山里边采菜去,吃我的用我的怎么的现在还想不干活啊”她缓了缓思绪,用力甩开妇人的手向外跑去,妇人被凤微月像丢皮球一样甩出去,那妇人本就圆滚滚的身材顺势就滚了几步远去。

凤微月跑到门口看到外面的一切惊了,这是哪,没有繁华的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的汽车和上班族。有的只是低矮的土屋和简陋的草房。

突然一些不属于凤微月的记忆猛得钻进她的脑子里,凤微月一点防备都没有,双手只能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头,原来这个朝代叫大衍朝,一个连在现代历史都没出现过的世界,这副身体的原主不仅和她一样叫凤微月就连脸蛋都长得一模一样。可原主在六岁那年因失足掉水撞到头导致头脑痴傻,智力不足经常被人欺负。

两天前被这妇人嫪氏叫去山上采蘑菇。蘑菇没采着反倒是淋了一身的雨,回来后还嫌原主没有摘到蘑菇而大发雷霆,不仅不给吃的还把原主赶到柴房去睡,话说,睡柴房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就在昨晚原主突然发起高烧,人本就瘦弱,再加上小时候落水后身体就一直不怎么好,这小身板实在承受不住,小小年纪便香消玉殒了。

一幕幕像电影回放一样,凤微月愣了愣不可置信的后退一步,什么鬼,她这是赶上潮流穿越啦?凤微月现在很乱总感觉自己在做梦,她只是被仇人追杀才导致的车祸,她很清楚自己没死,怎么可能会穿越呢?凤微月想赶紧让自己清醒过来,忽的看见不远处一口小井,她跑上前捞了桶水就往自己身上倒,钻心的疼袭满全身,凤微月疼的浑身打哆嗦。

还没等她缓过来呢,那嫪氏从屋里跑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几根又粗又长的针,抬手就扎进了凤微月的后背。

“啊!”凤微月疼的叫出了声,转过头一掌劈掉嫪氏还贴在自己背上的手,嫪氏吓了一大跳,以前这个小贱蹄子都不还手的,怎么今儿个不仅还手了,力气还这么大,嫪氏顿时就不干了。

凤微月还没等开口呢!那妇人就捂着自己的手腕开始叫起来“哎呦喂,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崽子啊,真是要人命了啊,好歹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这么大了,叫你干点事情都干不了啊!我真是命苦啊!”说到后面索性手腕也不捂了,直接坐地上拍着大腿哭“你不干活就算了,还想杀人呐,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啊,摊上你个没良心的东西。”那场面真是……而周围不知实情的人都对着白慕晚指指点点。

凤微月想把针抽出来,可惜她看不见自己的后背,无奈只能用手去拔,这一摸才知道,刚两寸长的针竟都没入了自己的肉里,碰一下都疼的她龇牙咧嘴。

凤微月想起原主自从被送到这个亲戚家后,每天受到的待遇便是被这嫪氏使唤着往死里干活,只要有活没做好,嫪氏对原主就是非打即骂,每天也是有了上顿没下顿。

要不是有邻里们的接济,不然恐怕原主也撑不到现在了。邻居们之所以会帮助原主是因为看这小姑娘听话,还懂得一些药理,知道山上哪些蘑菇可以吃哪些不可以,有时候还会托原主帮他们从山上带点蘑菇回来。

想到这里凤微月的脸上丝毫没有因为嫪氏这样的叫骂而生出任何的波澜起伏。有的,就只是浓浓的鄙夷。

她深吸了一口气冷眼看向嫪氏刚想反驳,只听见运处传来了马蹄声,她转身看过去就见一辆马车迎面而来,马车架的得极快,扬起了周围的沙土,吓的四周的人四处躲闪,凤微月猛的转了个弯到那嫪氏身后,就在马蹄子快要踏上嫪氏时,那赶车人立马得将骏马脖子上的缰绳扯起,直挺挺的转了个弯。

那被显露在外面的嫪氏被吓的魂不附体张口就骂“什么东西,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啪!

赶车人二话不说抬手一鞭子甩出去,力道十足,直把个嫪氏给抽了个皮开肉绽。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第二鞭子第三鞭子落下,嫪氏趴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了。

架车的马夫冷笑了下“好大的口气,也不挣大你那眼睛瞧瞧,有这种马车的人也是你惹的起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马车和马车里面出来的人聚集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07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9:5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10: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