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公交忘穿内裤被挺进小(天天自慰)最新章节列表

一道长模样的白发老者,抚须感叹到。随后他顺手一卦,双眼竟瞪大如星斗,爆起粗口来

"我的个老天,这双生夺命之格,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将才身上?偏差的太过离谱了些!”

老者虽是震惊,但一看便是见过大世面的,很快就冷静下来,盘坐推演。

这夜色下,人各怀心思。平阳候府内长信宫灯忽明忽暗,平阳长公主稍倚线雕凤纹鎏金椅,看着堂下来禀的管家声色威严中夹杂了几分不耐冷哼到道

“以后这种小事不必向本宫禀报,长公主府不养闲人。"

平阳长公主的声音沉闷阴寒得像是九幽里的阎罗,让管家打了个寒颤。管家拉起他身上的赘肉“扑通”一声,慌忙拜下请罪到

小说

“长公主说的是,是奴材该死,是奴材该罚,奴材这就下去把那两个兔崽子结果了。”

“不急,卫家还有用,留一个好好照料,有的是该报的恩。”

“是是是,是奴材愚钝了,还是长公主慈悲心肠,奴材这就下去办。”

管家草草告诉亲随将后来的处理掉便掉头就走。亲随也早就是老江湖了,他冷漠的走向长公主府的黑暗角落。

他走向一间稍旧的茅屋,屋内没有稳婆的焦急声音,也没有器物相碰的脆响。

一切是那么简陋又那么顺理成章。

她卫少儿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女奴而已,尽管妹妹是府内讴者(歌女)也改变不了什么。而在鬼门关转一圈,卫少儿早已疲惫地昏死过去。

亲随瞧准了好时候,叫其妹妹卫子夫把后来的的那小子交出来。

子夫先前还不肯,知晓是府里的主子长公主下的令后,便麻木的交出。

只是在亲随转身前深深的望了他一眼,三分哀伤七分乞求。

亲随顿了顿便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他装作不经意的摸摸幼儿的肉脸,越摸越欢喜,越走越快,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亲随名曰陆财,是长公主府上的家生子。母亲早亡,父亲是长公主的陪嫁。

地位在一众奴仆内还算显赫。但事实上与他最亲近的还属唯一的阿姊陆夏。

陆夏是私生女,从小长于山林。

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为啥这么好,连陆父也纳闷,不过是三岁那年下午玩过一会拜托自己递过一些小玩意,怎滴如此亲近?

小陆财从不管他爹怎么想。阿爹说他是见过大世面的是见过当今圣上的,了不得的很。

但小陆财总觉得那些和阿爹藏在裆底的石头没两样,好看吃不得。

不像阿姊每年都给他带好吃的野味和她刻的木雕,好吃的有了好看的也有了,院里的小屁孩都羡慕坏了,全抢着要娶阿姊,小陆财拒了个干净。,

那时候,爹是被巴结的对象小陆财过得好得不得了,却殊不知火中取栗凶险万分。

那一年,陆父看了不该看的听了不该听的,死了。除了躲在柜中的小陆财没人知道长公主的双生子哪一个活了下来。

双生子视为不祥小陆财并不清楚,他只是单纯的为阿爹和小少爷悲哀。只有悲哀了,这辈子都不能说出来了。

他在阴暗如永夜的柜中长大了,为了吃食挤破脑袋了,是谁抢了他的东西让他食不果腹?

是谁伤了他的身心让他形销骨立?他又做了谁的帮凶飞黄腾达?

他成功了,他找到了,他的阿姊呀••••••

等陆财找到阿姊,阿姊却早已痴呆,衣衫褴褛,骨瘦如柴。

陆财要疯了,他的阿姊,他如小太阳般的阿姊!是谁干的!他在心中咆哮。

长久的咆哮过后是心疼,他轻柔地抱住阿姊看着阿姊的妇人发髻笑了,笑得那样哀伤又温柔。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陆财永远记住了阿姊不断重唱的歌谣,记住了院中欢快的摇篮,知道有一个人打碎了他拼命构造的美梦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06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9:54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9:5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