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与秀婷在厨房猛烈进出|手伸进岳的裤裆里摸

一位气度雍容的中年男人焦急的问道。一女子坐在床边不停替躺在床上的小姑娘扇着扇子,还有好几名女子跪在床边,那生的最娇艳的女子此时哭天抹泪儿的,不停的拿手帕拭着泪水。

那大夫频频摇了几下头,答道:“家主,恕小人无能,小姐怕是中了剧毒润濮。此毒发作起来使人全身滚烫,有如火烧,即使命救下来了,也会有后遗症啊。”

那中年男子和床边的女子同时回头,面如死灰,那女子顿时留下了泪水。中年男子见状马上走到床边安慰女子:“夫人,你先别急,咱们语儿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那生的最娇艳的女子立马接到:“是是是,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姐姐不必着急。”

中年男子回头看向大夫,说道:“大夫,你就说你能不能解此毒。”

“这毒我是能解,但……”大夫还没说完那中年男子就打断了他,“那就先解毒。”他望向身边的女子,沉吟片刻,终是什么都没说。大夫请诸人先退出去,自己给小姐施针。

小说

出了房门,那中年男子明显面色不佳。瞧了一眼那些女子,寒声说道:“语儿是我的长女,也是我最宠爱的女儿。你们这些个要是再敢像那朱翠萍给我的孩子们下手,她的结局你们可以看看。”听着院里朱翠萍凄惨的叫声,诸位女子即刻禁声。

十年后。

女使玉落服侍着宁嫣语洗漱。

“大小姐,你一会儿见到皇室的人要多说几句谢谢,您今年生辰皇室没少送礼。”这句话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女使玉离写出来的。

“嗯”宁嫣语答道。

出了门,走进长廊又有九位女使迎了上来。这人立刻分成三队,一队前面为宁嫣语引路,另一队打开匣子,露出里面的冰块。一女使立刻捧了一个装有冰块的匣子给宁嫣语消暑,其余拿冰块的两人一前一后为宁嫣语捧着冰块。最后一对匣子里捧着宁嫣语平日最爱的果子和糕点。

若论着出行的架势,宁嫣语绝对比公主还气派。

转了两个长廊后终于到了大厅,此时那气度雍容的中年男子和那年在床边的女子坐在主位上,另一边客位上坐着三位身穿官服的男子。宁嫣语认识他们,往年她过生辰都是这几位替皇室送礼。中年男人是她父亲,名叫宁恭嘉,女子是她母亲,名叫南宫琦。

那三位官员,都是皇帝近臣,年龄稍长的姓梅,手执羽扇的是南宫安,佩带长剑的姓宇文。当今皇姓就是南宫,这南宫安乃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弟弟,皇子们的叔父,宁嫣语的舅父。而宇文家和宁家一样都是现在的世家大族。

宁嫣语走进大殿先见过了宁恭嘉和南宫琦,又与那三位大人一一见礼。南宫安看着宁嫣语,叹了口气,望着宁恭嘉和南宫琦说道:“姐夫,姐姐,语儿还是听不见吗?”宁恭嘉和南宫琦同时黯然神伤,南宫琦回答道:“哎,自十年前她中毒生了场病后就失聪了。这么多年,我与你姐夫遍寻天下名医,各类汤药都喝遍了,还是没治好。”

“姐姐莫着急,语儿一定会好的。”

宁嫣语想着自己自五岁那年失聪,到今年十五岁及笄,难道自己还没办法与他人交流?她暗笑一声,她学会读唇术这件事可是连自己父母都不知道。生辰热闹了大半日,不少人带着自家公子小姐来长见识,宁嫣语能推的都推了,却还是累得慌。傍晚终于是安静下来了。虽然大部分人都知道宁嫣语失聪,但在她的生辰宴上除了亲戚倒没人敢提。

宁嫣语在女使的带领下回房,路上瞥见一女子带着她的女儿看着自己。她就是十年前那生的最娇艳的女子,宁恭嘉身边最得宠的妾,名叫穆安琪。宁嫣语对她甚是不齿,因为她贯会见风使舵,阿谀奉承,不过她也算厉害说哭就哭,说晕就晕,这么多年来宁恭嘉对她也是颇为宠爱。但宁恭嘉也绝不糊涂,绝对不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故而今日宁嫣语的生辰宴她没去成。一则今年是宁嫣语及笄,场面一定会很浩大,皇室定会来不少人,她一妾室去不合适:二则今日生日宴还有一项顶顶重要的事情—-皇室婚约。

当年宁恭嘉与南宫琦成婚时,皇帝亲口承诺,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若是女儿则与皇长子结琴瑟之好,若为儿子则与皇长子义结金兰。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05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9:4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9:4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