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少妇用嘴帮我泻火 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

“醒了·醒了~·,娘子终于醒了!小娘子·小娘子··”

唔···好吵,是谁在旁边说话?

将醒未醒中的应心情总觉得有人在她耳边吵吵,语调还是激动那一挂的,吵得她难受,很想睁眼看看到底是哪个这么没公德心!

嗯?等等,这发展有点奇特!娘子?这年头不都是叫老婆了?

随着意识的清醒逐渐听清内容的她,又不打算这么快睁眼了。

这是在玩复古?就算复古,这声音听着也太女性化了,谁家老公声音这么少女,好奇特!

听着满含激动的少女音喊着娘子,意识已经全然清醒的应心情,对这声音的主人是好奇万分,索性闭眼听瓜。

小说

哎~怎么没了声了?后续捏?刚刚还这么激动的声音,怎么就没了?就算是反串,另一个人也该回个声吧!还期待这位‘小娘子’的声音是不是个粗狂大汉音咧。

安静下来闭眼想继续吃瓜的应心情没想到,她不动,那喊‘小娘子’的声音也很快的消失了。

又等了一会儿,没见有动静,已经睡不着的应心情也没了耐心再等,只好带着遗憾缓慢睁开眼。

“呜哇~,你·你你谁呀!”

不想,没有看到想像中的反串夫妻,而是个实实在在的妙龄少女,这妙龄少女的面部又好巧不巧的出现在她的正上方,睁眼就与其对上,让她不禁惊呼出声。

更可怕的是,与对方对视的那一刻,对方就一脸激动的张嘴叫她,小、娘、子,这声调,这叫法竟与她没睁眼时听到的别无二样!

窝了个大槽!那个被叫‘小娘子’的‘粗狂大汉’竟是她自己!!!

应心情被这一认知吓得赶紧蹦起来,迅速的缩到床内,警觉的看着那,满脸泪痕愣怔的看着她的少女,磕巴的出声反驳,“你.你叫谁小娘子,饭不可乱吃,人更不能乱叫的好吧!”

头不可断,血不可流,风评更不可被害!她堂堂21世纪的青春美少女,男朋友影都没有,叫什么娘子!

看着主子这过激的反应,原本就担忧害怕的小如脑子更是惊得没能反应过来,只呆楞的站在床边,看着床上那戒备的人,机械的出声,“小、娘、子·小娘子···”

一听到小娘子,她就想到脑补出来的大汉形象!

应心情现在很不想听到这离大谱的称呼,随手抓起床上的一本书就朝床外的人扔去,企图让她闭嘴,边扔边气愤的道,“小娘子、小娘子!你才小娘子,你全家都是小娘子。”

骂骂咧咧间,应心情也不忘快速的打量了圈周遭。

环境很陌生,并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地方,而且,不仅陌生,这从人到物,还都尤其的古香古色。

面对这怪异情况,应心情快速的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声调尽量平稳的质问,那还在呆愣中的人,“你是谁?这是哪里?”

“这·这是小娘子您的闺房呀!娘子您怎么了?婢子·婢子是小如呀,您不认得了么?”

小如被飞出的话本毫无悬念的砸中,从愣怔直接变成了大惊,看向缩在床角的主子,言语不利索的道。

“什么小如?什么娘子?我性取向很正常好吧!少给我掰扯些有的没的,我什么时候认识你了?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又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这里实在诡异,秉着输啥都不能输气势的作风,应心情虽人在屋檐下,还是强装镇定,眼神犀利的看着床边站着的小美女,语气强硬的回怼。

小如身子一抖,就‘扑通’的跪了下来,声音颤抖泪眼朦胧的朝她直磕头,“小·小娘子·婢·婢子知错,婢子知错,求小娘子饶命···”

诶~!!!这是什么情况?

应心情还没彻底镇定下来,又被这始料未及的一跪一磕弄懵缺了!

一觉醒来,入眼的不是熟悉的家里也就罢了,竟然也不是一看就认得出的医院,而是个全然陌生的环境!还有个小美女喊她娘子,还是小的!

之前没睁眼时有多乐呵,此刻就有多窘迫!

跟着唯一的亲人舅舅生活这么久,应心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窘迫间当然也不免有些慌乱害怕。本只是,给自己撞胆的强硬表现,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却把床边的小美女吓到跪磕,让她始料未及!

应心情看着那一直朝自己跪磕,认错求饶的少女,顿觉无措又茫然!

先不论这,被对方一直挂在嘴上,囧死人的‘小娘子’称呼,她不就是想给自己状个胆,然后弄清楚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么?

可现下……怎么整得好像是她在欺负人?

还有,不应该是她这个刚醒来不了解情况的比较害怕才对吗?

现在这是···

本末倒置?

“停,别磕了!”

应心情被她那磕得已经开始泛红出血的额头刺激回了神,赶紧出声阻止。

“我说,你就光在那磕头求饶,却不说清楚事情缘由,该不会你本意并不是想我饶你,而是想把自己磕死了,好诬赖到我身上来吧!”

都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人就对着她把额头磕都出血了,应心情觉得心情烦躁,语气也不客气起来。

明明她才是那个什么都没搞明白的受害者好吧!让这人这么一闹,在融入这装修风格,感觉她从受害者变成了封建社会那草结人命,任性不讲理的主子,就,很冤枉!

“婢·婢子冤枉!婢子贱命一条,怎·怎敢用自身性命来诬蔑娘子!”跪着的小如被她的话吓得又是一抖,不敢再磕头,哆嗦的匍匐在地,喊起冤来,同时,脑子飞转的想着主子的异常。

小娘子是忘了今早发生的事情?还是想让她叙述一遍过程,好找更多的错处惩罚她?

想不出答案,小如只得咬牙磕磕巴巴继续的开口,“都是婢子之错,都是婢子之错!这·这雨天路滑的,都是·都是婢子无用·未未能阻止小娘子您去塘边·害·害得您不慎落水,遭遭这罪,婢子知错···”

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主子问了就没有不回答的理。按照小娘子以往的性子,她还是先把所有错处往自己身上揽,说不定能让小娘子心情好些,这样惩罚能轻些。

额···

“就这样?”

应心情见跪着的人吓成这模样,以为有什么惊天错处,可听了半天,这前因后果,就没有听到一点值得被罚的地方,不得不持续懵逼。

然,这带着疑问的简短话语,在小如耳中听来,都不像是满意的态度。她面色刷的变得异常的惨白,颤抖不止,习惯的头又往地上重重一磕,接着就是几乎没什么间隔的连续磕头求饶。

“都·都是婢子的错!婢子不该惧怕小娘子您口中的惩罚,没有竭力阻止您到塘边赏玩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200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8:5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8:5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