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被c得欲仙欲死 嗯啊hh出轨粗大师生

又过了些时日,洛州府白日的温度终有所回升,不在那般寒凉,洛州府青宁县更是盼来了贵如油的绵绵春雨,本是喜事一桩,可今日的青宁县衙却是愁云密布!

此时,不管是前殿,还是后院都是一团忙乱。就连刚嫁入县衙未满半年,整日病卧难起的续室夫人应吴氏,都不得不强撑这欲坠的身子,坐在后宅大厅住持事宜。

面色透着病态苍白的应吴氏,急切的看向来人,强忍着喉间的不适,忧心匆匆的开口问,“怎·怎样,可找着大人了?”

“还未曾找着大人!”林主簿,林付允已顾不上被屋外绵绵细雨打湿了大半的衣冒,停在她跟前躬身施礼,面带焦色的摇摇头回道。

小说

“咳咳咳··这这可如何是好?好端端的,怎么就桥塌栽水里,还找不着人了·咳··咳咳咳··”

听闻,应吴氏的面色变得更加的苍白了,眼里透着失忘与无尽的担忧,再也忍不住的边说边咳起来,整个人显得愈发的憔悴。

难忍的咳了一阵,忽的想到了什么,她抬头,面容急切的看向前面的人,“咳咳··可有加派人手咳·扩大范围寻·寻找咳咳咳···”

“夫人莫慌,身体要紧!已加派人手沿河搜寻,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大人吉人自有天相,定能安然无恙。”

林付允看到这一情形,掩下心中焦躁,声音尽显平和的出声宽慰。

“咳咳··让·让我怎生不忧心着急!前几日彩儿染上风寒整日浑噩渴睡,食难下咽,至今都还未痊愈,今早夫君方出府,情儿又不慎落水,现如今也不知醒了没?现在连夫君也···咳咳咳咳咳···”

应吴氏并不领情,依旧满面愁容,憔悴自怨着,一副精神不济下一刻就会倒下的模样。

林主簿想到这一家子近日的遭遇,内心也不禁唏嘘,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好垂眸沉默。

“咳咳咳·呜呜··你·咳你说·让我如何不慌不忧·咳咳呜·咳··呜呜呜··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呜呜呜··要不是我这个不详之人嫁予夫君·咳·夫君也不·不会·呜呜··我真是个不祥之人··不祥咳咳咳··”

等不到回应,应吴氏便在也撑不住的侧身趴倒在旁边茶几上崩溃的哭出声,哭中还不忘带着难忍的咳嗽与自怨,让人看着好不可怜!

本来只想回府报一下进度,就继续出门找人,没想到会遇这么一出,林付允一时也不知该退该留,更是无从劝慰,只能无措的站在原地。

“母亲·母亲,您怎么哭了!”

就在林主簿不知该如何才好时,就听见一阵急促轻柔的脚步声入耳,未来得及转身去看,便听到带着些许嘶哑急切的熟悉女声,从身后传来。

林主簿暗松了口气,抬头,就有一抹倩影快速从身旁掠过,直奔那哭泣不止的人而去,让刚想施礼问候的他,只好把微抬起的手又讪讪的放下继续沉默。

“母亲您这是怎么了?怎生哭了?”

应心彩疾步走到应吴氏的身边,伸手轻拍着她的脊背帮她顺气止咳,轻柔中透着急切。

边说边抬眼巡视了圈屋内,很快将目光落向站在屋中的林主簿,可还未来得及开口,又被母亲那难止的咳嗽声给拉走了注意。

应心彩不得不先帮母亲顺气,边出声安慰大胆猜测,“母亲,您莫哭了!您的身体不好,大夫说过要保持心态,切莫大喜大悲。母亲若是忧心妹妹,大可放心,大夫说了,妹妹的身子已无大碍。”

“彩·彩儿,你怎么来了?病·咳·病好了?身子可还有不适··咳咳咳···”

应吴氏听到女儿的声音,有些不敢相信的挣扎着抬头,面目憔悴苍白,眼中带泪的慌忙握住女儿的手打量她,急切询问。

“母亲莫忧,女儿无碍!倒是您,身子本就不好,怎还这般伤心落泪?要是您有个万一,您让女儿该如何自处。”

应心彩用未被握住的手掏出帕子,帮应吴氏将脸上的泪擦去,边擦边说,说着说着,眼眶不由也泛红起来。

“彩儿别难过·咳·别难过,是母亲的错,母亲···”应吴氏见女儿红了眼眶,心里更不是滋味赶紧道歉,说着反映过来的微一顿,又着急的问,“情·情儿也醒了?”

“还未醒来,不过大夫说已无大碍,只是溺水时间长了些,一时间还醒不过来。”

应心彩摇摇头,将大夫探脉后得的结论说与母亲听。

“如此·如此就好···”

应吴氏明显的舒了口气,喃喃的道。可呢喃着,又想到最让她忧愁害怕的事,一脸伤心忧虑的向女儿开口倾诉,“彩儿,彩儿,你爹··你继父他·他也··呜呜呜咳咳咳咳···”

只是,这回她就说出了个称呼,便已伤心难言,再次哭出声,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父·父亲?父亲怎么了?母亲莫哭了,父亲究竟怎么了?”应心彩眸光微闪了下,面上露出急切担忧的表情,一把反捉着母亲的一只手问。

可问了好一会儿,除了哭声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着急恍惚间,忽的想到被她遗忘在几步开外的人。

应心彩微一怔,松开捉着母亲的手暗吸了口气,敛了敛情绪看向林主簿,朝他行了一礼,面带歉意,“家事烦忧,彩儿与母亲情绪不佳,让主簿见笑了,失礼之处还望主簿大人见谅。”

“岂敢,岂敢!是在下无能,没能保护好大人让夫人与彩娘子忧心了。”林主簿作揖还礼道。

应心彩带着疑惑的看向他,着急担忧的追问,“此话何意?父亲出了何事?还望主簿大人如实告知。”

“大人,大人今日下乡巡查,不慎落水······”林主簿略带迟顿的道。

“什·什么!父亲他也坠水了?”

应心彩震惊的打断林主簿的话。

不敢相信的紧盯着林主簿看,见他点点头,身子肉眼可见的晃了下,很快稳住身子,依旧是一脸不相信的着急道,“好好的,怎会突然落水?”

“额·,今年春雨及时,雨势也好,大人见着甚是心喜!今日衙内清闲,大人便让下官带上几名衙役下乡看耕种情况。走到下河村看查时,大人见一处木桥搭得别致,景致甚好来了兴致,便走上桥看赏。不想,这桥不甚牢固,大人刚走到桥中央这桥就塌了,大人跌入水中···”林主簿犹豫了一下,就如实说道。

“那·那可有将父亲救起?”

虽母亲与主簿的神情也能推测出些事情,应心彩依旧不愿死心的揪着手中的帕子急切的追问。

“河水有些湍急,当时在场的几人又不通水性,当找来熟通水性的人下河时,在原处已找不到大人。”林主簿不隐瞒的将事说明。

“这·这··怎么会如此!那可曾派人手扩大找寻范围?”

得到答复,应心彩此刻也是面色发白,忧心重重的直视林主簿出声道。

“大娘子莫慌,下水的人没找到大人之时,下官就已经加派人手下水找人,这次回衙是为了调派更多的人去找大人,相信大人吉人自有天相,此次定能逢凶化吉。”虽然林主簿心中觉得情况不容乐观,还是违心的出言宽慰道。

“但愿父亲能承主簿大人吉言,可逢凶化吉!”

应心彩看看依旧垂头抹泪的母亲,又转向林主簿眼眶泛红面色发白,接着,她又朝林主簿盈盈一拜道,“现家中无兄长叔伯能在旁帮衬,母亲身子不好,妹妹今日不慎落水尚未苏醒,父亲又遭此劫难。我们母女二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又无甚才能的后宅女子,父亲之事,只能仰求主簿大人替我们多费力了,心彩在此先感谢主簿大人大恩!”

“大娘子快快起身!大娘子无需如此!保护大人安危本也是下官的职责,让大人遇上此难已是下官失职,下官定竭力将大人寻到。”

林主簿赶忙伸手想将人扶起,可想到男女之别,只能又将伸了一半的手收回开口道。

这是后宅,本也没打算久留,刚因夫人的状况不好开口告退,现下有神志清明的人在,林付允他自是不愿久留,忙出声道,“本是回来调派人手,顺道与夫人说明找寻情况的,人手已出发,现下情况也已经告知,下官不便多留,夫人、大娘子切莫太过忧心,下官定当竭力寻回大人。”

“如此··,心彩谢过主簿大人!父亲就有劳主簿···”事关继父,应心彩也不敢多留人,赶忙再次施礼答谢。

“找到了··找到了···主薄大人,县令大人找着了·大人找着了···”

应心彩的话还未说完,屋外就有一高喊声打断她的话,三人向屋外看去,就见有一年轻衙役匆匆的他们这方向奔来。

“主··主簿大人,夫人·大·大娘子,大大人··县令大人··找··找着了!”

衙役跑得一头汗直喘气,好不容易到达地点无须在跑,刚想喘口气,抬眼就撞上三双紧盯着他眸子,吓得他也顾不再缓气,赶紧磕巴的汇报情况。

“找·找着了?真找着了?”

其他人还再惊喜愣神中,应吴氏反应倒是相当的敏锐,生怕听错的看着这年轻衙役,激动的问。

“是·是的!县令大人找··找着了!”衙役喘着气回答。

“县令大人已被救起,暂无性命之忧,大夫还在岸边就地诊看,捕头让小的先赶回来告知主簿大人与夫人声,等大夫诊看好县令大人,捕头再将大人送回县衙。”

确认已经找到人,屋内的三人见衙役一头汗喘得厉害,也就没急的开口,让他喘喘气擦擦汗。这衙役倒也识相,缓好气息也不等人询问就自己将情况说清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若无事你就先退下吧!”林主簿面露喜色的自语了番,这才挥挥手对那衙役说道。

等报信衙役离开又看向应吴氏与应心彩道,“夫人,大娘子,既然大人已寻到,下官这就去接大人回来,不多在此久留了。”

“倒是我们厚颜失礼,让主簿大人费心了!还有劳主簿大人帮我们将父亲接来,今日之事,心彩代家人在此谢过主簿大人,谢过县衙众人。”

内心大石落下精神松懈,被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事情折腾得脱力的当家主母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99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8:4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1日 08: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