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和三老扒和阵红 岳今晚让你弄个够丝袜腿

二楼的杂物间里,凌乱的衣物散落一地,男人薄唇一下一下的往白芯唇上贴。

“唔……”

娇小的她根本无法推开情欲正浓的男人,他身体不适,需要她的帮忙,并未问过白芯是否愿意,但他却温柔的压着她:“别怕,我会对你责任。”

男人扣住白芯的双手举过头顶,窄小的木板床发出极有规律的咯吱声,直到他情欲外泄,得到了彻底的解救。为了照顾到她的羞耻心,他全程没有开灯。

“我叫顾翊尘,等你冷静好后可以拿手表去顾氏集团找我,我会娶你。”高大的他半蹲在床前,把腕间的手表取下来放到白芯手心里,离开时很温柔的用手揉了揉她的头,眼里有光,带着歉意。

她双手捧着手表,盯着男人消失的背影看了良久。

小说

五年后。

楚家别墅里因为有贵客要来,楚夫人正四处张罗着。

“上等的茶准备好了吗?今天来家里的人是顾少,都不许马虎。”

“这些水果怎么回事?没有人去洗吗?”

“都别愣着了,干活呀!”

白芯拉着四个宝贝往后院走,楚夫人一早就交待过,让白芯看好她的四个孩子,若是扫了贵客的兴,四个孩子也不用去幼儿园了。

白芯把四个宝贝带到了后院的杂物间,这些年他们一直挤在这里。

“听妈咪讲,今天家里有重要的客人,不可以乱跑,不可以出去,更不可以惹到客人,否则都没有学上,知道吗?”白芯反复强调。

“知道了妈咪。”大宝 ,二宝,三宝异口同声的答。

只有四妞弱弱的举起了小手手。

“怎么了?”白芯问。

“麻麻,妞妞要上厕所。”刚才在院子时就想上,憋好久了。

白芯摆手:“去吧!上完洗手间马上回来不能乱跑。”白芯还是不放心,让大宝跟着一起去。她得留下来盯着最调皮的二宝和三宝。

四妞上完洗手间出来,正好遇到了从门口进来的客人,好帅好帅的一位帅蜀蜀。

“锅锅,看,帅蜀蜀耶!”

大宝直接把四妞拖走:“妈咪说过,不许惹事。”

“可是帅蜀蜀真的好帅哇!”

大宝执着的拖走四妞:“再帅也跟你没关系。”

别墅里。

顾翊尘和楚家的人都坐在沙发上。

他今天刚回国。

来楚家的目地只有一个,为了兑现五年前的承诺。

当时他因为身体原因欺负了一个小女孩儿,他说过会娶她,并且给了她考虑的时间,等她考虑清楚了可以拿着信物去顾氏集团找他。

他等了三个月,女孩儿并没有去找他。后来他因为工作原因出了国,这一走便是五年。女孩儿一直没找过他。

但他却是个负责的男人,不管女孩儿愿不愿意嫁给他,今天他都要亲自过来问清楚。

顾翊尘把手表拿了出来。

这块手表是他送给女孩儿的信物,被他的人从二手市场买回来的。

女孩儿卖掉了他送的表,他很生气,但生气归生气,并不影响他娶她的心意,毕竟是他理亏。

“楚小姐可认识这块表?”顾翊尘问。

他的助理赎回这块表时,从店主那里得知是楚家小姐出的手,而楚家只有一位小姐便是楚亿可,顾翊尘自然是要问她的。

“对不起顾少,我……”我并不认识这块表,它是有什么特殊来历吗?

顾翊尘见楚亿可有些害怕自己,想来是他刚才的态度过于强硬了。也是,他是来兑现承诺的,不是来追究责任的,便故意把声线压了压。

“楚小姐不用害怕,我没别的意思。今天过来是为了五年前的事情,当时冒犯了楚小姐,虽不知楚小姐的心意,但还是想问一句你是否愿意嫁我为妻。”顾翊尘很认真。

谁能拒绝得了顾翊尘的求婚。

他是顾氏集团的掌权人,是江城千万少女的梦,他位高权重却从来不摆大总裁的臭架子,向来以礼待人,但若遇到不讲理的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楚亿可简直傻了。

做梦都梦不到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顾翊尘在向她求婚呐!

“楚小姐如果还没有想清楚也没关系,我改天再来,打扰了。”顾翊尘起身,随手扣上西装外套的扣子,转身带风的走掉了,连背影都那么帅。

他把手表再次留下,表明他娶她的决心,同时证明他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

顾翊尘走后,楚亿可和楚夫人才回过神来。

楚夫人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刚刚你在想什么呢宝贝,怎么不答应,顾翊尘在向你求婚呢!你答应了就是顾太太了。”

楚亿可当然知道。

谁不想当顾太太呀!

她也喜欢顾翊尘呢!对着他的照片不知道妄想了多少回。他刚才认真向她承诺的样子简直太帅了,一字一句,一言一行无不牵动着她的心,等她反应过来想答应时顾翊尘已经走了。

不过也没关系,听顾翊尘的意思是非娶她不可。刚才没答应也是对的,总是要矜持一下的,让顾翊尘知道她没那么容易得到。

“宝贝,顾翊尘怎么欺负你了?这件事儿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楚夫人问。

楚亿可摇头。

她并未见过顾翊尘,而且以楚家在江城的地位,很难搭上顾家,想跟顾翊尘讲句话比登天还难。所以,顾翊尘是认错人了。

“妈,你说会不会是白芯?”楚亿可说。

“顾翊尘怎么会看上她?”楚夫人觉得不可能,白芯是楚爸爸和外面的女人生的野种,她跟着那个女人姓白,整个楚家没有人知道她是私生女,就连楚亿可都不知道。

白芯每天在楚家干的也是下人干的活,蓬头垢面,穿着随意,顾翊尘眼光再差也不可能看上一个佣人呀!

“那怎么解释白芯的四个孩子?顾翊尘说五年前,而白芯怀孩子的时间刚好也对上了,白芯也住在楚家,所以顾翊尘才会来楚家找人。”楚亿可说。

楚夫人立马捂住了楚亿可的嘴巴,做贼似的四处瞧了瞧,确定白芯跟她的四个野种在后院没人偷听后才松开了手:“这件事别让白芯知道。”

“但她早晚会知道。”

纸是包不住火的。

“就算知道也要等你跟顾翊尘结婚后,那时白芯再有怨言也没办法。可如果现在就让白芯知道了,你觉得顾太太的位置还轮得到你吗?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93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15:4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15: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