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第一被爱抚的感受 老赵揉着粉嫩的双乳

那打开也无非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没想到,面对昱菡的提议男子一脸的不屑,继续用冷冰冰而且还极具标准的普通话道,“我自己的东西凭什么告诉你?”

“什么?这也不行?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打开箱子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拒绝了?”昱菡觉得眼前这个男的要不是什么瘾君子事妈之类的,那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人间少有的极品加另类。

“大叔!我真服了你了。要是做贼心虚呢最好赶快地把箱子还给我。否则,你瞧见了嘛,这到处晃悠着的安保大哥,我只要这么一招呼,再加上有什么见义勇为的活雷锋,分分钟就会把你拿下!到那个时候,不好看的可就是你了好不好?”黎昱菡眼睛瞟着不远处,的确那里站着手持电棍的安保,而且还不只一个!

小说

男人大概思考了那么几秒钟,估计也想着这样的后果可能会对他带来什么不良的影响,面部表情似乎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黎昱菡仿佛还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叹息,最终,男子似乎是在做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才不情愿地道,“这里是我随身的换洗衣物还有洗漱用品。”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也没什么不妨便的了。我们就在这儿把它打开,里面的东西也就一目了然。那是你的还是我的也就一清二楚了,好不好?”黎昱菡嘲讽地皱了皱鼻子,之后唯恐眼前的这个男人反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箱子。在接触箱子的一刹那,昱菡就知道,这绝对是她的箱子无疑,因为那触摸金钱的手感这几年都没有改变过。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并不像黎昱菡想像的那样,倒不是说黎昱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而是她的判断太正确了,这的确是她的箱子,而且里面的确是她的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只不过,这横亘在箱子最上面的竟然是她在离开酒店之前未来得及清洗的内衣!为了不叫内衣被压坏,她特地将它们平整地完好无损地摊开放之。

现在证明,她当初放的是如何的好,以至于经过了这么一番周折,那内衣还是那样平整地安放在那里。那柔美的花边儿,那灵动的蕾丝,还有那性感的颜色……只不过,这是她穿过未洗的!

黎昱菡简直都要抓狂起来,她瞥了一眼正饶有兴致观赏她内衣的男子,猛地将箱子重重地合上,然后满脸气愤地质问道,

“请问大叔,这箱子是你的吗?难不成你也喜欢穿这带蕾丝的内衣?”黎昱菡故作镇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中充满了羞涩的坚定。

“这……”男人的深情略带几分窘迫,本来以为接下来肯定是道歉之类的话语,黎昱菡甚至连“没关系以后注意点儿”的客套词都想好了,可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只是顿了顿,接着便来了一句,“看不出你年纪不大,这审美竟然如此的恶俗!啧啧啧啧啧!”接着那个男人在黎昱菡呆若木鸡的神情中缓缓离去!

他竟然说她审美恶俗?还是对着她穿过的内衣说的!

是可忍熟不可忍!?

看着那个原本还帅气无比现在客观来讲也依旧很是俊朗的背影,黎昱菡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遇到了鬼,否则这个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明明拿错了别人的东西,不说道歉也就罢了,还把别人指责一番?他还有没有一点基本的素质?他还有没有一点基本的良知?他还有没有一点……

黎昱菡觉得自己的胸口闷得厉害,她现在相信了,判断一个人绝对不能靠光鲜亮丽的外表更要窥探他的灵魂,像走远的那个人面兽心的人即便再怎么英俊潇洒都不能称作为人!

不过黎昱菡绝对不是一个和自己过不去的人,更没有理由为别人的荒唐恶心自己。当她小心翼翼地合上箱子的时候还是给足了那内衣足够的空间,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内衣。虽然现在……现在有那么一点点讨厌了,可……

黎昱菡无语地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抬眼在众多穿梭的人群中寻找熟人的身影。结果手机来了消息,她亲爱的说好今天要亲自来接自己的哥哥韦昱灿因为有事来不了了!要她自己打车回去!

什么鬼谎言!还有事,还有重要的事!他的字典里除了到处沾花惹草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竟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给抛弃了。黎昱菡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当然也把这怨气撒到了自己的老哥的身上。谁叫他是她的老哥呢,这么多年,韦昱灿充当黎昱菡撒气筒的日子实在是不胜枚举,不过每次撒气完之后,黎昱菡都会神奇地发现,自己的心情的确是好了许多。

不过韦昱灿这出气筒当的其实也并不冤枉,想想自打他十四五岁以后,还不是时不时地就放她这个妹妹的鸽子?要不是黎昱菡心胸豁达,还不是早就和他这个老哥翻脸了?想想现在都二十几岁了,黎昱菡还是相信她的老哥能来接她,就冲这份信任,韦昱灿这出气筒也该当!

在这样的大都市中,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代步工具,走出机场大厅的黎昱菡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在出租车专用通道等到了车子。不得不说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魅力,这车窗外的风景已经和黎昱菡出差时候迥然不同,就连家里人对她都分外地热情了几分。

就在车子没开几分钟后,她先后接到了老爸,老妈,大嫂,二嫂还有大哥二哥打来的电话,内容无疑都是问候是否安全落地?行李是不是多?韦昱灿是否已经安全接机?之后便是叮嘱一定要先回家,待大家都有时间的晚上都会回家里去热闹一番。

这接二连三轮番轰炸似的问候把个出租车司机都给羡慕坏了,那表情仿佛他自己就是这家人一样。黎昱菡并不表示惊讶,因为平心而论,无论横向比较还是纵向对比,她都不可否认,她生活在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中。

这不单单是因为家庭的富裕,更有父母的关爱,兄长的关怀.在当今的年代按照她的年纪能有这么多的兄长者无疑是凤毛麟角,更不用说这么和睦的家人。黎昱菡曾多次毫不忌讳地说,如果投胎是一门技术,她黎昱菡已经掌握的那是炉火纯青。

车子在宽阔的街道上飞快地奔驰,那熟悉的场景悉数登场,就算黎昱菡是个路痴她也知道自己的家就快到了。很快,车子驶进了一处别墅群,拐了两个弯儿之后,黎昱菡就看到了老爸揣着口袋老妈四处张望迎接她的场景。

纵然老爸已经五十多岁了,可看上去仍旧意气风发,再加上最近在大儿子的影响下搞起了养生还有健身,不论是身材还是容貌还有精神那都完全可以媲美四十不惑的中年大叔!

至于黎爸身边的那位女士,那更是一袭花裙傍身,简单首饰点缀,玲珑曲线曼妙腰子,和黎昱菡说是姐妹也未尝不可的老妈韦女士。

这个场景黎昱菡再熟悉不过,第一次离家和同学聚会回来之后老爸也是这样等着她。之后便是上了大学,这样的场景几乎是每每黎昱菡回家的特殊礼遇。还有后来,也是最近的事情,为了方便昱菡的工作和生活,家里特地为她购置了一套公寓,虽然面积不是很大,可是环境优美,更重要的是安全得到了十足的保障。尽管黎昱菡之前还没住过几次,可以后,那里应该是她常住的大本营了。

看到车子停了下来,在员工面前尽是严肃的黎总立刻满脸堆笑迎了过来,那表情分明是见到了至少半年未曾谋面的孩子,可仔细算来,他们也就一个礼拜没有见面而已!

“老爸!”黎昱菡一下子扑到了黎总的怀抱,要是不知道的人,把他们当作情侣也未尝不可。

黎爸爸看着自己的爱女竟然是坐着出租车回来的脸上立刻不悦了起来,“昱灿那个小子不说去接你的吗?”

“就是,你小哥呢?”韦女士也问道。

“算了,老爸,我都这么大了还怕我丢了不成?”昱菡把自己的皮箱从后备箱中拿了下来,付过了车钱,出租车扬长而去。

“不是,他跟我说要去接你,把我的奔驰都给开走了。这还没去接你,这个小子去干嘛了?”老爸愤愤道。黎昱菡一听这话,憋着笑摇了摇头,看来这商场上精明的老爸也是过不了韦昱灿的蒙混关。

“算了爸,我这不都回来了吗?我哥都那么大人了,不来肯定有不来的道理。”黎昱菡还不忘给韦昱灿美言。

“他能有什么正经事?”得,和黎昱菡当初得想法一模一样,可怜啊,韦昱灿,你在家人心中竟是这样的人!

老爸拿着昱菡的皮箱韦女士挎着昱菡一家三口走进了黎氏的大宅。

话说这个宅子还是黎昱菡十二岁的时候黎爸爸为了庆祝他的女儿即将拥有第二个本命年而买下的,在黎昱菡生日当天全家喜迁新居。当初热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转眼又一个十二年也即将来临。

“你这回来先好好休息,晚上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好好补补。你瞧瞧你这才出去一个星期,脸皮儿也黑了,身上也瘦了。”韦女士一路都在仔细观察着黎昱菡,这到了屋子终于是忍不住心疼了。

黎昱菡对这个老妈实在是有些无语,她自己爱美整天都在闹着绝世减肥,可对她这个体重明明已经达到了三位数的女儿嫌瘦!可看着老妈一脸恳切的心疼上面,黎昱菡勉强地笑了笑。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87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14:38
下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14:4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