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玩弄美艳馊子高潮 娇妻互换小说系列

我亲手做好了饭菜,晚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手机一直占线。

直到凌晨,餐桌上的饭菜早已放凉,老公依旧没有回来。

或许是饿得太久的缘故,我的腹部突然一阵绞痛。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了熟悉的铃声,我连忙按下接听键。

小说

“老公,你去哪儿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我急切地问他。

男人声音冷漠,答非所问:“你现在收拾行李,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我愣住,心慌乱了几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赶我走。

“是出什么事了吗?”我下意识地问。

“小瑜回来了,她不习惯住酒店。”他淡淡道,语气凉薄。

听到姜瑜的名字时,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我不认识姜瑜,唯一清楚的是,我的老公厉云州,爱了这个女人整整十年!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腹部的绞痛加剧。

“现在吗?”我紧紧捏着手机,望着落地窗外的电闪雷鸣,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可今天是我们的……”

“恩,就是现在。”

“结婚纪念日”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厉云州不耐烦地应道,随即挂断了电话。

他决定了的事,从来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颤抖着起身,灌了一大杯温水下肚。

忍痛收好行李时,预约的出租车已经到别墅门口了。

“小姐,你还好吗?”

下车帮忙搬运行李的司机见我脸色苍白,关切地问我。

我微微摇头:“谢谢,我没……”

话音未落,一阵剧痛袭来,腹部像是被戳穿了一般,我疼得跪在了地上。

医院里。

我躺在病床上,手上打着点滴。

“你已经有十一周的身孕了。”医生拿着检查单,严肃道,“但你平日劳累过度,胎儿的状况很不好。今天突发的阵痛就是预警,如果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必须要住院安胎。”

我愣住,低头盯着小腹出神。

过去每次和厉云州完事后,我都会吃避孕药。

两个多月前的那次,厉云州喝醉了,要我开车去接他。

仅仅只是在车上的那一次,竟然让我怀上了他的孩子。

“孩子的父亲呢?最好让他送点吃的来,你输完液后需要补充营养。”医生叮嘱道。

我回过神来,张了张嘴,沉默了。

这个孩子来得太突然了,如果厉云州知道我怀孕了,会有怎样的反应?

他会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吗?

医生离开后,我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告诉厉云州。

电话很快接通了。

“云州……”

“云州在洗澡,你怎么称呼?待会儿我让他给你回过来。”女人嗓音甜美。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姜瑜的声音。

原来这么快,他就已经把她带回家了。

“找我的吗?”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手机被他接了过去,厉云州冷漠地问,“什么事?”

病房内开足了暖气,可我还是觉得彻骨的冰冷。

“我……”原本打好了的腹稿,话到嘴边突然变得艰涩,“怀孕了”三个字如鲠在喉。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要鼓足勇气继续开口。

电话那头,姜瑜突然尖叫了一声:“啊!”

“小瑜,怎么了?”

我从没听过厉云州如此慌乱的声线。

姜瑜委屈巴巴道:“我想给你削个水果,不小心割到了手……”

厉云州紧张地问:“疼不疼?我带你去医院!”

电话被挂断了。

手机掉在了床上,我双手攥紧被子,胸口闷得慌。

真是讽刺,我和厉云州结婚三年,丝毫没能打动他的心。

一小时后,我办了出院手续,独自拖着行李箱离开医院。

电梯在三楼停了下来。

“一张创可贴就能搞定的事,你非得大费周章的带我来医院。”梯门打开,传来女人的娇嗔。

我下意识地抬眼看去,猝不及防撞上厉云州一双漆黑的星眸。在他的身边,身材娇小,模样清丽的漂亮女人正挽着他的手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俊男美女,好生般配。

不用我猜,她一定就是姜瑜了。

厉云州原本挂着浅笑的脸,在看见我的一瞬间变得冷漠。

“云州,快进来啊!”姜瑜跨进电梯内按着开门键,一边催促着厉云州,一边冲我温婉地笑了笑。

随即,厉云州走了进来,微眯起眸子扫向我。

电梯里就只有我们三人,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甚至有些恶趣味地想:要是姜瑜知道我和厉云州的关系,不知道她还能否对我笑得出来?

我没敢这么做。

因为哪怕厉云州不爱我,我也不愿意让他彻底厌恶了我。

电梯里的一分钟,如同一年那么漫长。

好不容易到了一楼,我快步往外走,厉云州叫住了我:“站住。”

嗓音低沉磁性,但没有丝毫的温度,和他与姜瑜说话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或许有的人一生只能钟情一个人吧,比如厉云州对姜瑜,比如我对厉云州。

“小瑜,你先去车上等我。”他轻声说,将车钥匙递给姜瑜,而后跟着我出了电梯。

梯门再度关上,我回头瞧见姜瑜看着我的眼神,错愕、愤怒、不甘……

看来她还是猜到了我的身份。

厉云州俊眉微蹙,冷冰冰地问我:“你来医院做什么?”

我只得停住脚步,硬着头皮随口作答:“探望一个朋友。”

“深夜,带着行李箱?”厉云州语气不善,忽而冷笑了一声,“阮诗,你撒谎的水平越来越拙劣了。”

在他的眼里,我一向是个诡计多端,撒谎成性的女人。

当初他娶我是被逼无奈。

阮家与厉家有联姻约定,三年前阮家濒临破产的时候,是我亲自去找的厉老爷子,要厉云州娶我。

厉云州不情不愿,最后厉老爷子为了家族声誉以死相逼,他不得己妥协了。

我成为了他的妻子,也成为了他与姜瑜的绊脚石。

我爱他爱得卑微,他恨我恨得彻底。

“还不肯说实话?”厉云州俊朗的脸上露出不悦,嗓音危险道,“想要什么可以直接和我提,别跟我耍花样。”

他叫住我谈话的目的,原来是在担心我会伤害他的白月光。

厉云州,我想要你爱我,想要生下属于我们的孩子,但你永远也做不到!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72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08:59
下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09: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