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被弄了H野战/男人一摸就奶头就硬了

等江欢醒来的时候,她人已经在医院了。煞白的天花板,刺鼻的消毒水味,还有匆忙的脚步声。窗外昏暗,狂风吹得窗户砰砰响,雷暴雨估摸着已经下了一整天了。

小说

她的隔壁床上,还躺了一只‘绿头怪’。这只绿头怪是金天北路那家外星人主题密室里化了特效妆的NPC。他的四肢和脑袋上都裹着纱布,脸上的妆卸了个半干不净,看起来特别狰狞。

她为什么会跟这只绿头怪一起躺在医院?

江欢是《北聿第一时间》的社会民生新闻一线记者,下午的时候观众热线来了通电话,说是金天北路的外星人主题密室里面有一个绿头NPC经常以职务之便揩油。

受害者跟密室店的老板投诉,几多无果,只因为那个NPC是老板家的侄子。受害者就算报了警,也就把那人拘留个五天,等他出来了,还是继续当NPC,对女性顾客进行骚扰。受害者在网上点差评,说出真相吧,密室老板又电话轰炸骚扰,影响人家正常生活。

这个时候,就该媒体发挥作用了。所以,江欢就带着她的摄像搭子李轩仔一起装作顾客,进密室里找这个绿头NPC,并且拍下了他咸猪手的证据。

好死不死,江欢眼镜上的隐藏针孔摄像机被发现了,密室里的NPC就跟她们发生了争执。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江欢也很难想象自己会被一群顶着五颜六色外星头的人围攻。

偏偏那时雷暴雨正盛。

也许是老天爷看不惯这群人以多欺少,一道天雷劈下,震断了一旁的巨型壁灯,给那个咸猪手的绿头怪砸了个正着。

顺便……砸晕了站在一旁看戏的她。无妄之灾了,属于是。

江欢支着身子坐起,脑袋一阵昏沉。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只感觉到了一层纱布的细腻纹理。而一旁的绿头怪到现在还没醒,他那伤,可比江欢严重多了。

送她来医院的摄像搭子李轩仔不在病房,估计是去缴费或者买吃的了。说来也诡异,江欢在晕倒之前,好像看到李轩仔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那个男人穿了一身白色衣服,头上好像还长了一双蜗牛般的触角。他面容坚毅,不苟言笑,却生了一双招风耳,平白给他添了两分不搭衬的可爱。他那两只眼珠子墨蓝而生异光,活像两颗刚从漫画里摘下来的星星。

比起那群五颜六色的杂碎,那个男人倒更像是个外星人。

“把理想放在万花筒里,它会变成一百亿种可能……”江欢刚醒,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江欢将手机拿起,是她的冤种同事林楚打来的。

江欢接下电话。

“喂,江欢,听说你被砸住院了?我今天约了一个当事人在龙吟医院见面。但现在路上积水太多了,我车子熄火了,你不正好在那儿么,你能不能替我见见那个当事人?”江欢还没出声,对面的就火急火燎地开始说起了情况,好似非常着急的样子。

“我都住院了,你不关心关心我咋样了,反而让我帮你干活?”江欢无奈。

“那个当事人是真的着急。求你了好吗?我等会儿挂了电话就把当事人的手机号码推给你。那位王先生说是龙吟医院的医生收了红包,把原本属于他女儿的肾源换给了别人,他多方举报无果,觉得医院与收举报方互相保护,所以想要我们媒体出面,维护他的权益。他说,这件事情要是在今天之内不给他个说法,他就要跳楼。”

“好,我明白了。我帮你去见那个当事人。”江欢说着便下了床,翻出柜子里的包,准备去洗手间换衣服,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谢了,明天请你吃饭。”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

江欢翻出包里的衣服,且把病服换下,穿上衬衫,盖上鸭舌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脑子被撞得不好了,她忽觉后脑勺发凉,总觉得身后有人盯着自己。

江欢转头,却只看见白花花的墙壁。

她的身后是一只马桶,马桶的后面就是一张墙,能有什么人盯着她?

江欢收拾完毕,背着包,走出病房。与此同时,她拨打了当事人的电话,想问问他现在在医院哪个方位。

“嘟——嘟——”手机里一直传来忙音,对面许久都不曾接通电话。

“快……快跑!”深邃的走廊之中忽然闯进一个瘦弱的男人,他颤抖着双腿地朝走廊中跑来,满脸恐惧。

刹那间,安静的走廊之中突然就像是油炸了锅,护士、患者、老人、小孩都开始往走廊的另一头跑。

江欢抬头看向那瘦弱男人的身后,一个中年男人正拿着把血刀,快步朝走廊这头走来。

这是……恐怖袭击?

那男人面容憔悴,双目生红、布满血丝。他拿着刀,额上青筋暴起,好似见一个人就会砍一个。

人流瞬时都向另一头跑去,站在病房外的江欢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群撞到了身体。

江欢倏忽失去重心,直直向身后的病房里倒去,她张开双臂,想要平衡重心,胳膊肘却好像碰到了个什么硬物。

“砰——”一声清响,江欢的手机掉落。在她手机旁边,还掉了一只金丝眼镜,那眼睛的镜片之上裂开了一条细缝,而她却离奇地不曾跌倒。

她背后微暖,发间似有一丝氤氲呼吸萦绕。

有人接住了她?可刚刚病房里,除了不能动弹的绿头怪,一个人都没有啊。

江欢僵硬地扭过头,抬眸而看。

居然是她在密室晕倒前,看到的那个长着蓝眼睛和蜗牛触角的‘外星人’?他头顶的触角微动,生出些幽萤的光。

他的双手,还扶着她的腰肢。

江欢惊愕,只怕是自己脑袋被砸出问题,出现幻觉了。

奇怪的男人蹙了蹙眉头,低眸看了眼掉在地上的金丝眼镜,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嗯……今天是外星人元送来到地球的第一天。

而他来到地球的第一天,就暴露了在了这个名为‘江欢’的地球人面前,而且,他唯一的隐身眼镜也被这个地球人碰坏了。

“嘟——嘟——”江欢掉在地上的手机还亮着屏,嘟嘟的声响依旧不绝于耳。

江欢回神,旋即站定。现在,她身后的那个男人有多奇怪都不是最重要的事。她侧方那位拿着菜刀渐行渐近的中年男人才是最可怕的。

“铃铃铃——”那中年男人的衣兜里传来一阵手机铃声,手机屏幕的亮光透过他半通明的衣料。

江欢见此,心中一紧。那微弱的亮光竟是生生刺痛着江欢的眼睛。

江欢立即捡起地上的手机,将未接通的电话挂掉。

那中年男人衣兜中传来的铃声也倏忽结断。江欢顿然僵硬。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她的当事人?他不是说要自杀的吗?怎么反过来杀人了?

“啊!”那中年男人抓住了走廊中一个还没来得及逃跑的老奶奶,那老奶奶还穿着病服,就被那个中年男人砍中了肩膀,而后发出一声惨叫。

江欢有些慌神,颤着双手从自己背包里摸出了一支防狼电击笔,就要跑上前去。

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人挺身而出,伤亡必然难免。死她一个,也总比死十个强。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

江欢苦着脸,硬下心,紧攒住防狼电击笔,迈着僵硬的大步子,就要上前电人,她的胳膊却忽然被人扼住。

江欢转头,拦着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身后的那个奇怪男子。只是现在他头上的触角已然没了踪迹。

那个男人也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根长长的电击棍,塞到了她的手里。

“愚蠢的地球人,用这个。”男人低眸同她说道。

“谢谢。”江欢脑瓜子嗡嗡的,她来不及想些别的什么,就拿着那长长的电击棒跑了上去。

她抬手,用一米长的电击棒抵住了中年男人的肚皮,按动上面的开关,一阵细微电流窜过那男人的身躯。

与此同时,江欢的双腿顿然瘫软,她再坚持不住,只能惊惧地滑倒在地,恐惧与紧张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喘不上气,让她只能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反复深呼吸。

行凶的中年男人并没有像江欢想象中的那样被电倒在地。

而是……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血刀,并且缓缓镇定了下来,就连他额头上暴出的青筋都消失了。

江欢一愣,这什么棍子,这么神奇?

江欢僵硬转头,看向不远处正站在病房前的奇怪男子。

他正勾唇笑。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71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08:55
下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08:5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