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放荡的黑色丝袜老师 春潮带欲(高H,1V1)药

尤其是在她挽着小奶狗,陆砚北搂着小白花的情境下。

试问还有比夫妻双双出去偷腥彼此撞破更尴尬的场面吗?

车里气氛沉闷诡异,纪星辰抿着唇,一言不发,脑子里全部都是刚才在酒店走廊里,陆砚北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

小说

轻蔑,调侃还有点讥讽。

她心里有股邪火,同样是出轨,凭什么他陆大少爷就一副淡定又理所当然的模样?

纪星辰倏然扭头看向身旁闭眸休憩的男人。

他身形欣长,西装笔挺,白色衬衫从黑色的西服领内延伸出一点,多了几分慵懒和随意。

男人后劲上挂着一根反着金属光泽的链子,那是一根悬在眼镜架下方的眼镜链。

纪星辰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幅假斯文的姿态。

她冷笑着讽刺:“陆大少爷倒是心大,小情人哭的那么伤心您还能睡得着。”

陆砚北眉峰微动,慢悠悠地睁开了眸。

桃花眼深邃清冷,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弧度,英俊又矜贵。

“确实没陆太太心狠,撒点钱就把情郎打发了。”

纪星辰红唇潋滟,衬的她肌肤雪白:“别忘了陆家现在正在开括海外市场,你有这时间来讥讽我,还不如想想明天该怎么公关。”

陆纪两家是商业联姻,她和陆砚北没有感情只有交易。

人前,他们是模范夫妻,相敬如宾。

人后,他们各玩各的,互不干扰。

没想到今晚会翻车,被娱记拍到。

陆砚北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扣,金属质感的眼镜中和了那双眼睛与生俱来的侵略性。

不慌不忙的启唇:“没想到星星这么关心我,可惜海外市场是陆沉的主场,和我没什么关系。”

听到陆沉两个字,纪星辰眸色暗了暗。

半晌,狐狸眼狠狠瞪了过去:“你利用我。”

陆砚北视线轻扫过去,将她整个人看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她露出半截白嫩纤细的腰腹上。

忽地想起方才在走廊里,那个小白脸搂住纪星辰细腰的手。

陆砚北双眸微微眯起,镜片遮住了深邃瞳孔里的危险,他伸手将人揽进怀里,大掌在腰间滑嫩的肌肤上缓慢的摩挲。

嗓音低沉,语气冷佻:“星星,你挑男人的眼光不如纪如松。”

纪星辰被他摸的娇躯微颤。

下一秒,她蹙起眉,在那双作乱的大手上狠狠打了一下。

陆砚北是纪如松万里挑一亲自挑出来的女婿,而纪如松是她亲爹。

这狗男人什么意思?变着法的夸赞自己?

她咬牙切齿道:“滚!”

两人之间一贯的剑拔弩张。

司机紧张的开着车,头上冒着冷汗,一句都不敢多说。

车子还没到陆家,微博热搜就塌了方似的沦陷。

#京圈模范夫妻双双出轨!【爆】#

#纪星辰携新晋流量小生出入华连酒店#

#陆砚北携京圈名媛出入华连酒店#

#当代抓马事件,夫妻偷腥定在同一家酒店,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热】#

陆纪两家的企业微博彻底被攻陷,不光如此,纪星辰和陆砚北本人的微博也没有幸免于难。

车子很快开回陆家。

纪星辰率先下车,关车门的时候故意用力,门被她摔出‘砰’地一声,以此来昭显自己的不快。

陆砚北下车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挑了挑剑眉。

这车是他刚买的,花了五千多万。

不是自己的东西这纪星辰是真不知道爱惜。

陆砚北身高腿长,没两步就走到了纪星辰前面,略过她身侧的时候,眸光落在她细白的脚踝处一秒。

声音不冷不热的:

“看来那小白脸连你能穿什么皮质的高跟鞋都不知道。”

纪星辰眉梢一蹙,低下头看过去。

她今天穿了一双黑色的细高跟,不算便宜,只是她的肌肤是打小就养出来的娇贵,只能穿经过特殊处理定制的小羊皮,这双鞋皮质硬,此刻脚踝处已经被磨出了血。

只是……

纪星辰眯起美眸:“你怎么知道这鞋是他送的。”

陆砚北掀开眼皮看她,笑容玩味:“纪大小姐从上到下,里里外外哪一件不是拿我的卡刷的。”

纪星辰:“……”

这人是变态吧?怎么连她刷卡的购买记录都要看?

纪星辰懒得理他,忍着痛意快步从他身边走过,还不忘吐槽一句:“铁公鸡!”

不就是刷他几张卡吗,还查的这么细。

纪星辰不是没钱,她就是故意花陆砚北的钱,花的越多她越高兴。

身后停好车的司机正好赶到听到这三个字,不禁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这祖宗光是一个月买买买就得花上好几千万,更别提看上哪个男明星,就花钱去捧,给资源。

而这些钱全都是刷的他们陆总的卡。

换言之,太太花老公的钱养别的男人。

有时候他都佩服陆总心胸广阔,平亿近人。

屋内。

纪星辰一到家就脱了鞋子,身后佣人过来收拾,她撇了一眼,不耐烦的说:“扔了吧。”

佣人又把鞋子拎了出去。

陆砚北转身去了楼上,没过一会拿着一个医药箱下来。

“过来。”

男人嗓音一贯的沉哑,无波无澜。

纪星辰坐在沙发上,回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她自动无视了罪魁祸首陆砚北。

陆砚北眸色沉了沉,镜片在光线上折射出锐利的光。

他走过去蹲在纪星辰身侧,弯腰握住她的脚踝,让她小腿搭在自己膝盖上。

纪星辰一怔,白玉般的脚背微蜷,想要挣脱。

“你干嘛!”

陆砚北单手按住女孩乱动的脚踝,另一只手从医药箱里拿出碘伏。

其实伤口不算深,只是磨破了点皮,但有血丝渗出来,在雪白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纪星辰看着覆在自己脚腕处冷白修长的指尖,觉得格外别扭,心里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

比针刺还难受。

陆砚北神色自若的用棉签给她上药,动作一点都不温柔。

纪星辰本就不耐疼,刚才和陆砚北吵架气急攻心没察觉出自己受伤,这会连带着先前的疼痛一并袭来了。

她吃痛的低呼一声:“陆砚北!你能不能轻点?”

陆砚北撇她一眼:“要不我给你吹一下?”

纪星辰承认自己被恶心到了,认命般的闭上嘴巴。

不然她怕这狗男人真给她呼呼。

涂完药,陆砚北松开了桎梏她脚踝的手,维持半蹲的姿势收拾药箱。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71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08:5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0日 08: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