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校园H含着粉嫩小奶头

世人皆知汉帝最疼小公主赵明月,无论闯下多大的祸事汉帝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就连小公主这婚事也是小公主自己做主得来的。

听说汉帝本是不同意他的宝贝女儿与那敌国皇子成亲的,经不住小公主的软磨硬泡,遂答应了。

今日是赵明月大喜之日,她一脸含羞在床上坐着,等待着新郎的到来。

小说

房外静悄悄的,红盖头让赵明月什么看不见。

过了许久,赵明月按耐不住了想要掀起盖头,可是手刚一抬起来,房外就传来了喊叫声。

“公主快跑!公主!”

赵明月一把扯下盖头,疾步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两把剑挡在了赵明月的眼前,她的侍女被许知南的侍卫拦住了。

画眉珠钗凌乱,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眼睛红肿,哭着喊着让赵明月快走。

“公主快走!驸马爷他带着敌军攻进宫了,皇上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

赵明月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可是侍卫在门口纹丝不动。

“还请公主回房。”侍卫连看都不看一眼赵明月,只是态度强硬的说到。

赵明月急切的想要出去。

“放肆!我乃大汉的公主!何时轮到你们指手画脚,快放我出去!”

侍卫一把把画眉推到在地上。

“你把她带下去,别让她在这里胡言乱语。”一名侍卫说到。

画眉被拖走,回头看着赵明月,悲戚的喊到。

“公主快走!公主快走!”

赵明月想要推开那两名侍卫,可是他们只是死死守着她不让她出去。

“请公主回房,莫要为难属下,殿下不多时就会回来。”侍卫说完后就把门关上了。

赵明月别无他法只能回床上坐着,她心如死灰。

父皇死了?许知南逼宫?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她越想越乱,心里好似一团麻绳。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许知南已经换下了今日的喜服,穿上了铠甲,手上握着的剑还滴着血。

赵明月抬头看着他。

“知南,你告诉我这都是假的好不好……”赵明月慌乱的说到。

许知南看着她,眼中带着愧疚。

“明月,宫中已经被平南王占领了,父皇他已经驾崩了。”

“那你呢?你也是帮凶?”赵明月红着眼,死死盯着许知南。

许知南无力的将剑丢在地上,许久才吐出来一句。

“是。”

赵明月猛着站起来,拿出早就藏在袖中的短剑,架在许知南的脖子上。

“放我出去!”

“明月你别冲动!你听我解释,父皇虽死但是平南王已经答应待我回西昭助我夺得皇位了,到时候你就是西昭的皇后了。”

许知南不想赵明月太过激动了。

“闭嘴!你怎么还有脸说出这种话!”赵明月此时才看清楚此人的厚颜无耻。

“带我出去。”赵明月把短剑逼近一分。

短剑的冰冷让许知南感到了一阵寒意。

“好,我带你出去。明月你别冲动。”许知南想安抚赵明月的情绪让她冷静下来。

赵明月架着他一步一步的往门口走。

“把门打开。”赵明月冷声说到。

门外的侍卫打开门看见这样一副场景呆愣了一下很快就戒备的看着赵明月。

“快让开!”许知南挥一挥手让侍卫退开一点。

侍卫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乖乖退开。

走到院子中间,赵明月让许知南面对着侍卫,将短剑又逼近一分,这次已经有血珠冒了出来。

忽然,赵明月把许知南推开,转身准备跑,一只长箭划破夜空,射中了赵明月的心房。

好疼啊,父皇,阿月好疼啊。

你来抱抱阿月好不好,父皇。

赵明月支撑不住了,身子直直的倒下去。

“阿月!”许知南将赵明月搂在了怀里。

“许知南 我恨你……”赵明月眼中含着泪,再不肯多说一句,就闭上了眼。

忽而,空中下起了纷飞大雪,衬的赵明月的红色嫁衣格外刺眼。

许知南抱着赵明月崩溃的哭着。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39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8日 09:05
下一篇 2022年11月8日 09:0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