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什么感觉-高考老师让我性满足

季春某日,亥时,路长安和妻子何凤刚刚吃好饭。

妻子何凤说到:

“今日实在是太晚了些,就咱家还亮着了,你瞧别人家,早歇息了。”

“累了就去歇息吧,碗我来洗。明儿集市还得早起。”

小说

妻子把桌子收拾干净,又说到:

“算了,赶紧收拾完了歇息。”

突然,门外响起敲门声。

夫妻两人对视了一下,都有些愣。

这么晚了,会是谁敲门?整个村就他们家还亮着了。

“去看看。”何凤说。

路长安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见到来人,两人都下了一跳。

“神婆?”

——

熙朝三十五年,路长安和妻子何凤即将满十六岁的女儿进宫,凭着较好的女工,去了还算不受罪的司衣局。

过两日是太后的大寿,这两天司衣局可谓是每日都加班加点绣制和修改各位娘娘们的衣裳。

路珠环已经两日未合过眼了,此时的她困到不行,缝着缝着,眼睛不自觉就闭上了。

刚闭上,手指就被针扎了一下,瞬间痛得她瞌睡跑了一大半。

“嘶……”

她赶紧拿起手来看,一颗大大的红血珠无比醒目。

正想放到嘴里含一会止血,谁知轻轻地一动,血珠就掉到了即将做好的衣服上。

呜……

路珠环哭丧着脸,心里一万个完蛋滚过。

怎么办,要是梅贵人生气了,可是要杀头的啊!才刚进宫一个月,就要被杀头了吗?

这衣服明天就要交给掌司拿去给梅贵人了,奴婢的血滴到了贵人的衣服……怎么想都怎么害怕。

梅贵人,梅……血……

一个胆大的想法冒出来。

反正洗也不行,留着更不行,干脆绣朵红梅花上去吧。没记错的话,梅贵人特别喜欢梅花。

对,就绣一朵红梅,总比一滴血在上面来得好看些。

死马当活马医了。

简单处理伤口后,路珠环赶紧绣起来,要不然被有心人看到,再编出点什么来,她死得透透的。

幸好刚才没有人看到。

绣到夜半,终于完成了。

路珠环拿起一看,效果还可以。但是这件衣裳颜色偏素,这一朵红梅绣在这袖子上,虽然花不大可是还是有点醒目……

算了,总比一滴血好看得多。

袖口边上有一朵红梅也漂亮的,希望自己可以逃过这一劫吧。

收拾好针线,已是困到不行,路珠环几乎是一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掌司看到了那朵梅花。

不屑地看了路珠环一眼,满是嘲讽。

随后说了一句:

“上次有一个宫女,自作聪明,往胡贵人鞋子上画了两只蝴蝶,以为这样可以得胡贵人赏识,能拿到些赏赐。你猜最后怎么着?”

司衣局一下子变得安静,都转头看向路珠环。

路珠环头皮发麻,连忙跪下,瑟瑟发抖,颤抖的声音吞吞吐吐地回答到:

“奴……奴婢不知。”

掌司笑着,把衣服递给了旁边的小厮,眼看着小厮拿着衣服走出来司衣局的门,她才缓缓开口:

“皇后说胡贵人还想招蜂引蝶,最后胡贵人赏赐了那个宫女一条白绫。”

路珠环一听,吓得连连磕头,眼泪冒出来:

“掌司姑姑,求求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奴婢真的不是别有用心,只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我看你是嫌命太长了,动歪脑筋找死。梅贵人向来最喜欢简单素净,你绣这么一朵显眼的红梅在衣袖。我怎么救你,明天就是太后的寿宴,你还是想想埋哪吧。”

说完,掌司便抬脚离开了。

路珠环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想不到才进宫一个月,竟要把命折了吗?

失眠一整夜,哭了一整夜,甚至还写了最后一封书信,拜托跟自己走得还算近的宫女柳儿在她死后有机会交给她的阿爹阿娘。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36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8日 08: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8日 08:5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