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好老师让我做一次 极品粉嫩小泬小说

路朝歌抬头看看已经阴沉成墨色的天空,又看看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那是她男朋友。不过,并不是体贴的来接她回家的,而是来跟她说分手的。

路朝歌沉默半晌,答应了。于此,她也早已习惯。这个男人给她很多 ,也伤她很多。一次次的分手又符合让路朝歌的新千疮百孔,但还好,她经得住。

她若不是从小无依无靠长起来的,哪能受得住这般得失折磨?

小说

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陪伴了她五年。让朝歌怎能不难过?天气很快就要下雨,路上的行人都是步履匆匆。路朝歌新乡,他们的家里,会不会有温暖的家人给他们准备好热腾腾的饭菜等候团圆?

朝歌淋得像落汤鸡,强撑着洗了澡,然后连睡衣也没换,就躺在床上这么睡了过去。

她只记得,睡觉前,她还是像往常一般,抚摸了一下脖子上的玉吊坠。这个玉吊坠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在孤儿院的时候她就带着,大约是亲生父母留下的东西。孤儿院的阿姨找人看过,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真东西。

昏昏沉沉的仿佛过了许久,她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的屋子里,而不是熟悉的天花板顶棚。周围是古色古香的摆设,桌子上的香炉散发着幽微的香气,腾腾的烟雾升起,又淡在空中。

一个宫女走进来:“现在天热,主子难免倦怠。奴婢给主子梳妆吧。”

“嗯?这是哪里?”路朝歌忍不住出声询问,但更像是自言自语。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在哪?”虽然知道这样问很俗气,但她现在都疑似穿越了,还不能问问吗?

那小宫女回答道:“主子,您在咱们的佳儒殿啊。现在已经是卯时了,用过早膳之后就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佳儒殿?早膳?皇后?

看样子,她的的确确是穿越了。朝歌惊慌了一阵,很快就淡定下来。反正那边也没什么可留恋的,来了也好。唯一庆幸的就是她记得住古代的时辰对应的时间,而且自己曾经也的确想到古代看一看。

虽然设施不如现代发达,起码……起码空气是好的啊!

朝歌一边穿鞋子一边问:“那你是……我的侍女?”边说边看着那双高的吓人的鞋子皱眉。

那宫女捂着嘴笑起来:“是啊,我是您的侍女宛芹。您,您还知道现在是哪一年吗?”宛芹鼓起勇气问。天哪,她家主子就在榻上小憩了一会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见朝歌果真摇摇头,她有点慌了:“现在是安治三年啊。主子,您没事吧……要不我去叫太医来?”

坏了,自己的小宫女看样子是把自己当成失忆的人了。于是她便说:“我没事,不用叫太医了。这几天我总感觉晕乎乎的,要是问你什么,你就告诉我就行。”

宛芹点点头,也不多问。反正她家主子说什么,照着做就是了。

朝歌坐下吃早饭,宛芹在旁边给她夹菜。朝歌是自由惯了的主儿,哪受得了这般束缚。便找个话题跟宛芹说话,看看能不能忘掉这些:“宛芹,这名字挺好听的。”

“以后你就叫我的名字,千万别叫我主子。”

朝歌从小要强独立惯了,不太习惯别人伺候。而且她看这宫女挺不错的,长相也一副老实模样,既然是自己的侍女,那应该可以信任。自己是她的主子,那她应该知道自己的名字吧?

“奴婢不敢。”宛芹放下给她夹菜的筷子,立马跪了下来。

朝歌赶紧将她扶起来:“我叫朝歌。你以后只管叫我的名字,我不会怪罪你。”

宛芹虽然还是不敢叫,但这是主子的命令,她也不敢违抗。她战战兢兢的唤了一声:“朝歌姐姐……”

朝歌一副很满意的样子,随口问她:“你吃过了吗?”

“奴婢已经用过了,多谢主子关怀……不,不是,是朝歌……”

朝歌瞧着宛芹吓得那样子就忍不住想笑:“习惯就好了,没事的。”

这宫里的早膳就是丰盛,可比她自己在现代时候吃的强多了。南瓜金丝小米粥、红糖蒸饺、煎蛋卷等,还有各式小菜十数碟。朝歌心里数了数,光是点心就有三盘。

而且这些都不!用!自!己!做!

天哪,朝歌第一次体会到原来被人伺候什么都不用管的感觉是这么爽!

吃过早餐之后,朝歌就在宛芹的搀扶之下,去清和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出来的时候,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宫殿。上面的牌匾上赫然写着:佳儒殿。

不知道电视剧之外的皇后,长的怎么样?当然,这种话也就在朝歌心里嘀咕嘀咕,她知道古代等级森严,规矩也很多,一个不小心说错话小命就没了。

初来乍到的,她还是好好惜命吧!少说话为妙。

路上倒是什么人都没碰见,清清静静的很。到了清和宫,其他人都还没有来。朝歌也学着剧中的样子,端正的照着路上宛芹给她示范的那样行了礼,请了安:“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皇后的声音很柔,但朝歌不敢抬头看。直到坐下,用余光瞅着皇后在喝茶,她才偷偷瞄了一眼皇后。

“妹妹先坐一会儿。”皇后又说话了。

“是。”朝歌恭敬的答道。她也喝了口茶,悄悄对宛芹说:“待会儿来了人,你就偷偷告诉我她是谁。”

宛芹点点头。“你们在悄悄说什么呢?”

朝歌吓了一跳,赶紧答:“没什么。只是臣妾在跟宛芹说,今天来的可真早,大家都没到呢。”

“是啊,这六宫之中顶数你来得早,可真是勤快。”皇后笑眯眯的,很温柔的跟她说话。朝歌瞧着皇后面善,觉得应该是个好相处的……吧?

正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外面陆续来人了。

“这是幸宜阁的姣妃。容颜姣好的姣。”宛芹悄悄解释道。主子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于是她便尽量解释的清楚一些。

朝歌瞧着她的样子,果然十分美丽。是那种很明艳、很妩媚的美。美的实在是张扬。朝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看来皇上眼光还不错嘛。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34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8日 08:28
下一篇 2022年11月8日 08: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