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朋友人妻的后菊/车子里一晃一动正好掩盖

英宗被弑后,于太医本想寻个机会弄一副药,毒死这群乱臣贼子,但是孤掌难鸣,只好忍辱至今,不复入朝,常坐家中闲玩,逗儿女自娱。

他的夫人白氏,年过三十,但风姿卓绝不减当年。夫人为于太医生有一双儿女,名曰暮羽、清婉。

清婉年方二八,其风韵之美丽,比其母亲犹过十倍。年十三,即能诗词歌赋,吟咏终日。于太医爱其女,视若掌上明珠;其子暮羽,尚且数龄,亦具聪明之相。

【一】《咏蔷薇》李季兰.诗

八月初九,是于太医的生辰。

小说

清婉和暮羽给父亲拜祝之后,又有一群亲戚前来道贺。其中,有清婉的二姨及小表妹柳好好;以及,三个姑母与姑表姊妹。

中午,酒席齐备。

于太医提议说:“今日都是自家姐妹,好在人多不繁。我们无论男女老少,大家欢坐一堂,以便叙谈可好?”

姑母们极其赞成。

于是,仆人们便端正了桌席,大家团团而坐。

大姑开口道:“今日这样欢喜,为何清婉侄女,老不见面呢?”

三姑也说:“是呀,怎么不出来见见姑母、姨妈,还有表姐妹们……”

于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把白夫人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二姨妈懂得这个缘故,便附在二姑母的耳边道:“清婉小姐年已及笄,且有伯防、修染两个大外甥在,所以不便出来啦。”

大姑听了大笑说:“这算什么啦!他表兄妹从小就在一起玩耍,有时,还在一个炕上睡呢!怎么,现在大了,知道害羞了?”便继续追问白夫人,“你到底把那清婉藏在什么地方,去叫来让姑母们见见呀,看看是否长成了大姑娘?”

白夫人说:“没有藏,她自己不好意思出来见客,独自坐在屋子里看书呢!”

几个姑母一定要叫仆子去把大小姐喊过来,可是清婉没有请出来,倒是把刚进姨妈家就钻进大表姐闺房里的柳好好给叫了出来。

白夫人解释道:“我那闺女的脾气,都让她爹给惯坏了。”

于太医讪讪地笑道:“谁惯她了……”看到兴奋出来的柳好好,便转身对妻妹道,“还是你的女儿乖巧啊!”

柳白氏说:“这也就是在她大姨夫的跟前,能安分一些。”

于太医扯起柳好好的小手问:“好好呀,今年几岁啦?”

柳好好小嘴甜甜地说:“六岁。”

于太医又问:“会作诗吗?”

柳好好歪着头说:“会呀!”

柳白氏赶紧阻拦她:“你会什么会,女孩子家家的,哪能会那些东西。”

柳好好不服气地说:“俺就是会嘛!”

于太医忽然来了兴致,想考一考小外甥女的天赋,便随手指着墙角的一株蔷薇,逗弄道:“你看,那小花骨朵,多像你呀,你能以此为题做一首诗吗?”

只见柳好好那粉嫩的小脸上,呈现出一片稚嫩的童趣。她脆生生笑着,顺口来了一句:

“低树讵胜叶,

轻香增自通;

经时未架却,

心绪乱纵横。”

于太医一听,大加赞赏说:“呵,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文采,还懂得使用‘谐音’了……”

柳白氏却羞得满脸通红,因为,诗中的“架却”,谐音“嫁却”。这话明里是咏蔷薇花,暗地里说的是待嫁女子心头烦乱—-小小女孩,就想到婚嫁?岂不羞死人!

于太医也看出妻妹的尴尬,便赶紧转移话题:“我们就不必等清婉了……只顾吃我们的……”

姑母们看清婉实在不肯出来,便道:“我们吃了酒去看她,看看我那亲侄女…到底在干些啥子……”

于是,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辗转相劝。

二姑家的修染生来就好酒,不像大姑家的伯防那样稳重。

修染的天资亦聪明过人,而且风流倜傥,在书生中要算是顶漂亮的才子了。他平素即爱慕清婉表妹的才学,又喜欢她的淑女模样。

清婉比修染小一岁。幼小时,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玩耍。现在长大成人,也就尽量躲着不见了。

平日里,修染总想寻个事来见见清婉,可总没机会。等到今天大舅的生日便借故来贺,以期一会。谁知表妹怕羞,偏又不肯出来,心中不免异常念念。

此时,见众人都吃酒吃得高兴,修染便假言前去小解,乘势溜进了后院,悄悄地爬上了二楼阳台走廊的闺房窗前,好在窗中间有个透明的窗儿,那是于太医为了女儿冬天看雪方便,特意托人从西域购得的贵重玻璃。

修染探头朝屋里瞧去,见清婉正在埋头看书呢,手里还拿着只羊毫笔在书上圈点着什么。

【二】《成安秋望》寇准.诗

一声蝉噪,惊醒了修染痴呆地凝望。他转身寻找那可恶的知了,却见几片黄叶飘落了下来。

想起当年那淘气的小表妹,转眼变成了温文尔雅的大姑娘,修染不禁感慨万千,不由地吟颂道:

“八月西风蝉噪时,

萧萧疏叶已辞枝;

烟村物景都无赖,

况是登临有所思。”

清婉正在凝思,忽听窗外有人说话,还以为是哪个仆子,便道:“是谁,这样胆大,敢来小姐的闺房?”

“是我!”修染连忙回应,“久违了,表妹,今朝特来看你呢!”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20107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4日 14:57
下一篇 2022年11月4日 15: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