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用嘴帮我吸H:一龙多凤校园猎艳

“软软,快逃!”

“你未婚夫有很强的暴力倾向,非常危险!”

吃完褪黑素,躺在床上看熊猫吃竹子的姜软软被好友的一通电话砸懵。

明天,她就要结婚了。

但她根本不知道新郎长什么样。

只知道叫陆屿琛,是京都陆家的小少爷,备受宠爱,但久居海外,无人见过其真容。

“难怪他们家愿意出一个亿救我爸爸的公司!”

小说

“我现在就告诉爸爸和王阿姨。”

姜软软挂断电话,跳下床,冲到父母卧室前。

“你确定这次不用我们动手,姜软软就必死无疑?”是爸爸姜和光的声音。

“放心,我都打听好了,陆少的躁郁症已经十分严重,听说在海外就曾犯过事。等姜软软被凌虐致死,咱们不光能白拿陆少给的一个亿,那巨额保费也绝跑不了。”继母王素锦声音中透着冷意。

一门之隔,对话声清晰的传到姜软软耳中。

她准备敲门的那只手无力垂下,细品这几句话中的信息量。

所以,这场婚事不过是父母的阴谋。

所以,她只是用来换钱的工具。

所以,她一直生活在虚假的和睦中,她最珍惜的亲情仅仅是一戳就破的肥皂沫。

三个月前,她二十一岁生日,全家人坐在一起,每人签订了一份巨额意外保险合同,爸爸、继母和继妹的保险受益人,都是她。

她感动的眼泪汪汪,恨不得连心肝脾肺肾都挖出来孝顺父母。

三天前,父亲告诉她公司出事,欠下巨额债务,需要她嫁给陆家少爷陆屿琛解家族之困。

刚进入大制作影视组的她置大好的前途不顾,毫不犹豫毁约并牺牲自己,与素未谋面的陆屿琛匆匆敲定结婚事宜,全程,陆屿琛都没露过一面。

如今,姜软软只想给自己两巴掌!

让你不下国家反诈中心APP!

这不,被骗惨了吧?

脑袋昏沉,褪黑素效果非凡,姜软软狠狠掐了一把大腿,悄悄回到房间,抄上身份证件,急匆匆往外跑。

她不嫁了,谁爱嫁谁嫁!

别墅门前,姜软软深吸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

这个家…

她…不要了。

她拨通好友电话:“木宝儿,来接我,逃婚!”

“收到!小保镖已就位,老地方接你!”

距离小区不远就有个警局,她准备去那躲着,等好友来接。

可她才跑几步,就眼前发黑,困意越来越强。

她心中“咯噔”,褪黑素有问题!

她咬咬牙,死命往前跑,可才跑出小区,身后家中保镖就追了上来。

他们身高腿长,刹那间就把姜软软团团围住。

姜和光与王素锦缓缓而出,笑容虚假又恶心:“乖女儿,你要去哪啊?别乱跑哦,你吃了我刻意准备的‘褪黑素’,不安全的。”

保镖按住她的胳膊,她动弹不得:“大小姐,对不起了。”

姜软软咬紧下唇,脑袋越发昏昏沉沉。

怎么办?

她不能被抓回去!

眼看着别墅越来越近,姜软软的心也凉了一半。

千钧一发之际,远光灯晃眼,一辆车跨光而止,保镖下意识捂住眼,在一片强光下,走出一个高大的重影,迎着光,利落地挽起袖口,一拳,挥在保镖身上。

男人瞳如漆墨,一言不发,动作却迅速又利落,不过三两下,便将一群保镖打倒在地。

王素锦大喊:“保安,快点!有人劫持住户!”

姜软软被他拉住手,往车内一塞,油门轰鸣,迎着一群拿着警棍冲出的保安,加速!

保安四下散开,车尾猛地一甩,疾驰而去。

车子平缓行驶在大路上,姜软软放松神经,困意席卷而来。

她有无数疑问,可面向男人,却看见他轻轻翘起唇角,张口:“睡吧。”

但,不知是不是太困,姜软软没听到任何声音。

车内温暖舒适,姜软软再撑不住,沉沉睡去。

男人望着她的睡颜,清冷的眸子染上无法道明的情绪,忍不住垂眸低笑,在一个红灯路口,轻轻点了一下她红润的脸颊。

软软,我终于能触碰到你了。

姜软软醒时,已经是晨光熹微。

如果没有昨晚的突变,她这时候应该正在化妆,等待迎亲队伍。

拢了拢整整齐齐的衣服,她的目光放到趴在床边沉睡的男人身上。

男人眉眼生的清冽,眼尾却微微上挑,眼角下方有一颗小巧的泪痣,浑然天成的勾人。

也不知道好友在哪找来的极品小保镖,就在床边守了她一夜,没有半分轻薄之举。

手机震动,姜软软打开一看,眸中尽显寒意。

[姜软软!你硬气!你不回消息!老子告诉你,你走到哪都跑不出老子的手掌心!老子手下那些明星,随便发个微博,你以为你能跑到哪去?老子逮你回来,可就不止是嫁给陆少那么简单了!]

她的好父亲,拿走她毕业后全部收入,又停掉她的副卡也便罢了,竟还要赶尽杀绝,彻底断了她所有后路。

姜家娱乐公司势力庞大,姜和光手下大大小小的明星上百个,粉丝群体覆盖全年龄层,真要全网找她,她根本无路可逃。

姜软软痛苦地闭上眼,一滴清泪从眼角落下。

她恨!恨自己被亲生父亲出卖!恨自己愚蠢!

冰冷的指尖滑过脸颊,泪水被轻轻拭去,姜软软睁开眼,男人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放大在眼前,清冷的眸子中还晕着刚睡醒的雾气。

美貌绝杀!

他张口:“别哭。”

但,又没声音传出。

姜软软眉头一皱,昨晚临睡前的记忆袭上心头。

是个小哑巴?

她默了默,不自在道:“你…叫什么?”

男人默了默,掏出手机,低着头打字。

姜软软:“……”还是翻盖的。

好友从哪找来这么穷的小保镖?

正想着,手机屏幕放到面前,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顾屿琛”。

顾屿琛?

与她那个躁郁症未婚夫同名不同姓。

但他是个小哑巴,又开着好友的车,应该只是巧合吧?

姜软软想到她大胆的想法,抿了抿唇,还是想验证一下。

“身份证带了吗?能给我看一眼吗?”

男人眸光清冽,似是毫不惊讶,慵懒地掏出身份证递到她面前。

身份证上,挺拔的男人清冷淡漠,确实姓顾。

果然只是巧合。

姜软软一颗心放下,在腹内打了个稿子,心有点发虚,音色自然娇娇软软。

“你能跟我结婚吗?就现在,民政局一开门咱们就去。”

既然逃不掉,她便釜底抽薪。

她就不信,陆家家大业大,还能不要脸的强迫她离婚另嫁!

她的目光落在男人手上的翻盖手机上,急急道:“期限一年,我给你二十万,行吗?”

她见男人没说话,加码道:“这二十万是额外的,另外,你给木木做保镖月薪多少,我给你两倍!”

顾屿琛眸光落在她脸上,那双清澈漂亮的眼眸还和以往一样干净。

他勾了勾薄唇,眼尾的泪痣晕开无边温柔,转瞬即逝。

他点头,用口型道:“好。”

姜软软喜出望外,手机“嗡”震动一下,她低头一看,是姜和光。

[卡已冻结,一点警告,给你一个小时,滚回来。]

姜软软咬了咬牙,提出让资本家都落泪的要求:“不过要…要分期付款,头三期,不付的那种。”

三月后,她应该能赚到钱了。

顾屿琛:“……”

他差点没忍住笑意,低头点了手机几下。

“好。你收拾下,我去楼下等你。”

进入电梯,他拨通一个号码,嗓音清冷淡漠:“婚礼取消,暂时不要为难姜家。”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8947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7日 15:54
下一篇 2022年8月17日 15: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