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用舌尖逗弄她的敏感带@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在线观看

二月天里,窗外下着瓢泼大雨,繁华的套房内。

祈安安把黑色眼罩取出来蒙在脸上,摸索着躺到床角。

她把空调被往上拉了拉,盖到肩部,头深深地埋进柔软蓬松的枕头里。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祈安安揪着被子一角,大气不敢出。

床榻另一边,沉了下去。

他上床了。

被子轻轻拉扯起来,一股凉风钻进被子下。祈安安打了个哆嗦。

祈安安弓着背,蜷成一条虫,两只小手把被子拽得更紧了。

小说

他靠过来了。

“转过来!”

男人醇厚磁性的声音响在耳边。

“你可以闭着眼吗,别看我好不好?”祈安安战战兢兢地祈求着。

“我不喜欢闭着眼,影响我的兴致也会影响我的孩子质量。”男人的声音冷淡里带着不可忤逆的命令。

祈安安心里一阵酸楚,眼泪涌了出来。身体一点一点地转过来,内心里充满惶恐和不甘。

谁能想到,祈家的大小姐居然要沦落到替人生子来赚取母亲的医疗费?

签下那份协议,男人已经付了一半的酬金。也就是那50万,支付了母亲的第一期治疗费。

祈安安在黑暗里把那个冷漠无情的父亲,背信弃义的男朋友诅咒了一万遍。松开手,擦了把顺着眼角流到发隙的眼泪,仰面躺好。

“你放松,不必这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男人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似笑而笑的口气。

女孩很温顺,似一只乖乖等着宠爱的猫咪。

她的清香和她咬着的唇瓣都很撩人。

男人嘴角轻轻扬起,欺身而上。

转眼已是金秋。午后。

祈安安挺着大肚看着院子里悄悄落下的梧桐叶子。这是外婆留下的院子,她已经在这里躲了整整八个月,只待卸了货,她便能去医院看望母亲了。与那人的协议里是待产期间要给她自由,他只需要等通知收货即可。所以这套老房子里平日也只有母亲的管家张婶在吃喝上照顾祈安安。

祈安安尾椎骨疼,辗转反侧好一会,才疲惫地睡过去。

孕妇浅眠,肚子里左突一下右鼓一阵,小家伙又在里面闹腾了。祈安安轻轻摸着跳动的肚皮安抚,恍惚间听到楼下有声响,以为是张婶买菜回来了,正要开口叫她。

却听得一阵熟悉的话音。

“少伟,这里应该没人了,一会儿你负责书房检查,我去主卧室,只要把这房子的产权证找出来,转卖后我们就可以再得到三千万了。”

这不是表妹崔恩的声音吗,她怎么进来了?

而且,她喊了少伟,自己的男朋友!

于少伟,他是怎么和崔恩勾搭在一起的?

祈安安脑袋里一团懵。

“祈安安绝对想不到是我这个表妹快要变成亲妹了。她那长了坏东西的妈也活不过两个月了,她一死,祈叔就要娶我妈进门。少伟,你得快点给那傻妞提分手,早点让她死了心。”

“放心吧,恩恩,我和她也不过是逢场作戏。你知道,这几年一直都是她追着我的,我早烦她了。她妈妈和外婆那边已经落败,再加上她妈妈得的吃钱的病,这么大的负担,我不会傻到把自己搭进去。倒是我们俩有了这三千万,强强联手,吃喝不愁。”

祈安安心里诧异着,躺在床上掐了自己胳膊一把,确定不是做梦,便艰难地扶着床撑起来,从书架后面摸出根高尔夫球杆,靠近门去。

听着上楼梯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最终在自己这间的门外站定,外面的人一只手正按在门把上。

门把咔咔地下压着。

祈安安心里一阵狂跳,孩子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到来,不安地胎动起来。祈安安做着深呼吸,一只手轻轻抚着,宝宝乖乖地安静了下来,

祈安安没有躲在门背后,她怕被外面的人推门顶到肚子。而是大大方方地站在门前,双手握着球杆,高高举起,卯足了劲。

门被一点点地推开。

门外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眼里闪过惊讶,怯懦,目光游走,最终落在她的大肚子上。

“祈安安,你……”

未等他反应过来,祈安安一棍子打下去,正中那人脑门,听他闷哼一声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砰。

崔恩听到楼上巨大的声响,一边喊着:“少伟,少伟?”一边绕着楼梯往上冲。

看到仰躺在走廊里不省人事的于少伟,惊呼了一声。

“祈安安,是你!”崔恩瞪大的眼睛从祈安安的脸上转移到她的肚子上。

“你怀孕了!怪不得销声匿迹这么久,原来躲在这。你怀的是谁的小杂种?”崔恩惊讶三秒钟后转为一脸嘲讽。

“与你无关,这是我家,请你马上离开!”祈安安手上还攥着瑜伽棍,脸色镇定。

“哼,你家?很快就不是了!”崔恩并不把一个大肚婆放在眼里,勾起唇阴险一笑。她料定祈安安不会冒险做大幅度的危险动作,更加猖狂起来。

于是,直接绕过她往卧室里冲。

好啊,偷偷摸摸升级成了明抢了!

祈安安深呼吸了一口,一只手托住肚子,她要尽量拖延时间等张婶回来,以自己不灵活的身躯去对抗强盗,风险太大。

“你的房产证放在哪里,快点拿出来!否则,你肚子里的野种……”崔恩冲进卧室东翻西找了一阵,到处一片狼藉,却一无所获,便又返回门外质问一脸看好戏的祈安安面前。

“我不知道,你慢慢找吧,找到了归你。哦,还有这二货。”祈安安冷冷地看着她,又扫了一眼躺倒在地死猪一样的男人。

“祈安安,你不说是不是?别逼我!”崔恩叉着腰,仰着头,往前跨一步。

祈安安知道身后是楼梯,赶紧捧着肚子闪了个方向。

崔恩面目狰狞地扑过来,狠狠地撞在祈安的肚子上。

“啊!”祈安安的肚子吃痛,一阵宫缩。

“小杂种,去死吧!”崔恩站稳了了脚,一看祈安已经站在楼梯边上了,没有地方可以闪退。

她一脚踹过来。

祈安安整个人向后仰去,顺着长长的楼梯滚落下去。

她整颗心一点一点地下坠,下坠……

疼痛难忍的肚子,下身一股湿濡涌出……

祈恩愣了下,跑上楼用手在祈安安的鼻前探了探,又赶紧跑去楼上把地上的于少伟摇醒。

“现在怎么办,她死了,倒不如放把火烧了吧,否则,我们两个都得进牢房……”

“那这三千万可就灰飞烟灭了?可惜了。”男人摸着脑袋惋惜。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女人啪地一声,重重打到男人脸上。

火光四起,从沙发窗帘蔓延开。

祈安安刚才憋住气装死,没想到那狠毒的两人还是不放过她,要毁尸灭迹。

噼里啪啦的燃烧声音里,车子呼啸离开。

祈安安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渐渐剥离身体,昏死过去。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8797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3日 15:51
下一篇 2022年8月13日 15: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