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翁熄吃奶水小莹 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老师

周从文认识绝大多数人,只是他们现在还不认识自己。

    那,就让他们认识一下自己好了!

    那,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完美的手术!

    “周从文,你可能没听老板和邓明过。”申天赐走过来,伸出手,“我叫申天赐,是在你之前老板的关门弟子……”

    “很高兴认识你。”周从文表情波澜不惊,起身伸手和申天赐握了一下。

    “喂,老板身体怎么样?”申天赐很是自来熟的搂着周从文的肩膀问道。

    “身体还不错。”

    “弄丢的录像是老板帮你做的吧。”

    “不是。”周从文道,“老板就做了第一台。那时候还没录像设备,改进之后都是邓主任和我配台做的。”

    申天赐很遗憾,“要看老板的手术,是真难啊。”

    “还好,老板现在每周还要做几台大手术,想看随时都能看。”

    周从文似乎只是阐述一个事实,但正是这个事实扎痛了申天赐的心。

    而且周从文似乎还不嫌够,他笑着道,“在912,站着看、坐着看,都能看。”

    申天赐沉默了几秒钟,随后心情似乎好起来,笑道,“这里很无聊,我请你吃饭。德国没什么好吃的,啤酒香肠烤肉,你喝酒么?”

    “不喝。”

    “老板呢?”

    “一年能喝三杯酒。”

    “我去……老板的日子怎么过!”申天赐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

    “凑合着过呗,也没什么。烟抽的也少了,一天一两根,解解馋就行。毕竟已经八十岁了,要是不知道保养,早就不能上台了。”

    “那倒是,老板最近做的dk-crush术式是你们一起研究的?”

    “不是,我看了一遍,又跟着老板做了一台。”周从文很坦然、很不要脸的道。

    “看一遍就会,你很聪明啊。”

    “手术没什么难的,基本操作我都懂,那就做呗。”周从文微笑。

    “去吃饭吧,这里空气有点污浊。”柳无言联系完航班的事情后道。

    完,他和评审组主持专家道,“相关器材要18小时能送到,如果没问题的话准备手术室、准备消毒,准备合适的患者。”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评审组主持专家相当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

    “大和田博士,你就是这么做事情的?”评审组主持专家见其他人陆续离开,来到大和田深也的面前不高兴的道。

    “我……”

    “我帮了你一次,再也没办法帮了。”评审组主持专家冷冷的道,“你是心外科的医生,你也知道周医生的手术做的有多好。”

    “这么难的手术,需要长期大量磨合。”大和田博士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柳医生和申……”

    一想起申天赐,大和田深也就情不自禁的有些恶心,就像是癞蛤蟆爬上脚面一样恶心。

    有他这样的人么!

 文学

    但哪怕是恶心,该做的事儿还是要做,该的话还是要。

    “申医生的水平很高,但我看他们的表情以及了解的信息表明他们在此之前没接触过类似的手术。”

    评审组主持专家点头。

    “高难度手术,没有经过配合、磨练,临时拉出来一个医疗组。”大和田博士冷笑,“我估计他们做的手术水平赶不上录像里的配合,看着强大,其实却极度虚弱,根本不用担心。”

    评审组主持专家琢磨了一下,他觉得大和田深也博士的有点道理。

    “如果手术出现纰漏,还请多多帮忙。”

    “我估计……很难。”

    “可以在患者的选择上试试看。”大和田博士冷笑,“高龄患者,我想法兰克福应该不缺,百岁老人,他们敢做么?”

    ……

    ……

    周从文等三人漫步在法兰克福的街头。

    上一世自己没少来法兰克福,现在和几年之后比,似乎没有任何改变。

    “周从文,国内的情况怎么样?”申天赐慵懒的问道,“我好多年没回去了,很陌生。”

    “就那么回事。”周从文道,“你想听哪方面的?”

    “老板现在在做什么?”

    “推广胸腔镜手术,准备用一己之力提升全国人均寿命0.5年左右。”周从文淡淡道。

    “虽然知道这事儿和国内经济提升、体检常态化有关系,但不能不老板的野望真心很搭。”申天赐感慨道。

    “是不是有些后悔?”

    “为什么?”

    “人生么,老板早都看透了。”周从文笑道,“咱中国人讲究的是活着,在活着的基础上要青史留名。老板虽然早就做到这一点,他是医史上绕不开的一个名字,但还想让自己着墨更浓一点点。”

    “要不要这么累。”申天赐道,“每周工作4天,有时间坐船出海钓钓鱼,看看美女,难道不好么?”

    “老板肯定不会这么想,你呢?”

    柳无言静静的听着周从文和申天赐之间的谈话,他隐约感觉到周从文其实对申天赐和老板之间的矛盾早就有了解,而且他似乎也没完全站在老板的一边。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闲聊中来到那家中餐馆,申天赐已经开始询问有关于手术细节的事情。

    周从文毫无保留,能的都了,甚至还问中餐馆的老板要了笔和纸画了一张手术草图。

    和老板的习惯真像啊,不管是柳无言还是申天赐都是这么认为的。

    他们在周从文的身上看到了自家老板的影子。

    “话你行不行啊。”周从文讲完,看着申天赐笑呵呵的问道,“技术细节有很多,也没机会磨合,你别勉强,要是不行的话我还找我从前的助手。”

    “我不行谁行。”

    “从文,你的助手是袁清遥?”柳无言忽然问道。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7286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5日 08:57
下一篇 2022年7月5日 09: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