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全身束缚高潮play*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污污

只有她一个人是真拳迷,真正看过李察的每一场比赛,以前比赛李察虽然也会被打退,但不是这种措不及防的败退,而是有条不紊的撤退。

    以前他在拳台上总给人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这一次交手完全没有了态势。

    难道要输?

    “我不知道,我很少看他的比赛。”

    邦辰握着拳头,眉头紧蹙,以前因为不想看李察挨打,所以很少看李察的比赛,更别说来现场观看了。

    这一次是帕翠亚缠着要来现场看,李察又不停保证,一定会赢得漂漂亮亮的,让泰森一拳也打不到。

    这个大话王!

    邦辰咬着唇紧紧地盯着李察。

    “邦辰,昨晚上你们没有干坏事吧?嘿嘿,李察看着有点腿软。”

    看到邦辰紧张,安吉拉打趣道。

    邦辰白了她一眼,“别乱说,我怀孕了。”

    “呃,怀孕了就不可以吗?”

    “闭嘴!”

    邦辰捂着她说道。

    “哈哈哈,安吉拉,你太污了。”

    泰拉班克斯笑道。

    “你们别吵了,安心看比赛,李察要反击了。”

    安安斜了一眼这群瞎凑热闹的家伙,继续把注意力放到了拳台上。

    ——

    “李察竟然会被打退?”

    诺曼惊讶道。

    “泰森也很厉害,李察开场失了一次手也没什么吧?”

    帕里斯说道。

    “这样的场面很难的,从99年打败了罗伊琼斯之后,就难看到他被人打退。”

    诺曼摸着下巴说道。

    “以前他在拳台上还被人打倒过,打退算什么?”

    伊娃卡说道。

    “哈哈,那不一样,李察那家伙是个演员,他常说,既然大家来现场看比赛,就不能让比赛变得枯燥无味,所以他常常在拳台上搞剧情,什么先败后胜,惊险获胜,绝地反击,惊天逆袭,一场比赛被他打得惊心动魄,可歌可泣,这一次….拿到他还在搞剧情?”

    诺曼皱眉道。

    “李察的比赛确实很有趣,不管跟谁比赛都不会出现那种僵持不下拖延时间的场面,这一次不知道是什么剧本,我很期待接下来的比赛。”

    老汤普笑道。

    “李察加油!”

    帕里斯喊道。

    ——

    “咦,这场比赛很奇怪!”

    观众席上,霍利菲尔德摸着下巴嘀咕道。

    “哪里奇怪?”

    唐金老头子问道。

    “泰森的状态很奇怪,此时他的状态不比90年之前差,他的拳击力量,他的速度,不比巅峰时候差,你们看到了刚才那一拳?就是擦过李察侧耳的那一拳,速度极快,如果跟我比赛的时候他能打出这样一拳,我绝对躲不过去。”

    霍利菲尔德说道。

    “很快吗?可李察很轻松就避过去了。”

    唐金说道。

    “轻松?不不不,李察的速度极其恐怖,如果轻松,泰森的拳头根本擦不到他的耳朵,这一次真正是巅峰对决,极致的力量对上了极致的速度,这场比赛绝对能载入史册。”

    霍利菲尔德赞叹道。

    “那他们谁能赢?”

    唐金问道。

    “李察!”

    旁边约翰鲁伊兹说道,“没跟李察对战的人完全不知道他的恐怖之处,跟他比赛就像是被关在了铁屋子里,不管怎么打,都突破不了他的封锁,前大的叫人绝望。你们都看过他的比赛,不管跟谁打,打到了最后一个回合他都能准确地KO对手,让对方10秒不能起身。

    他为什么能在最后一个回合击倒对手?而且做了很多次,不止在国内比赛,在德国英国比赛也一样,完全不给裁判表现的机会,这是什么原因?”

    约翰鲁伊兹顿了一下,“真相只有一个,他完全有信心KO任何一个对手,不论是对罗伊琼斯,对我,还是对詹姆斯托尼,还有你伊万德,他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是他的拳重、速度,以及拳击的精准度。”

    “真的?有这么吓人?”

    唐金惊讶道。

    “是的,非常吓人,跟他打完了比赛我才明白,其实他手里从始至终都拿着一张致胜牌。也就是说,整场比赛,他完全可以在第一个回合解决对手,可是他不想那么做,偏偏拖到了最后,让对手陪着他尽情表演,不管对手表现得多好,最后都逃不过他的一拳,确实叫人绝望。”

    霍利菲尔德苦笑道,跟李察打比赛,就像是被猫耍的耗子。

    “可是泰森也很厉害,刚就打退了李察。”

    唐金说道。

    霍利菲尔德撇嘴一笑,“你仔细看看,不觉得他的状态很眼熟吗?”

    “状态眼熟?”

    唐金扶着眼镜看了看泰森的脸,“哦,他用了…”

    “是的,一般人用得少,看起来不明显,像他这种状态,明显用了很多,业内人都能看出来。”

    约翰鲁伊兹说道。

    “敢这样做,他真是昏了头。”

    唐金笑道。

    “这样做也是有意义的,李察号称不败,要是泰森打败了他,不管怎么打败的,都能让李察尝试一次失败,同时也能证明巅峰时期的泰森比李察更强。”

    霍利菲尔德说道。

    巅峰时期的泰森确实很厉害,没有谁能打得过他,他也是在96年泰森状态下滑了之后,才连胜两场,巅峰时期的泰森,也许只有李察能碰一碰。

    “这场比赛,李察想赢也难,就看他能坚持多久。”

    霍利菲尔德看着拳台说道。

    “泰森加油!”

    “李察加油!”

    比赛一开始,两位超级拳王就打出了激动人心的开场,台下的拳迷们也没闲着,声嘶力竭地给两人打call。

    拳台上,李察退到了泰森的侧面,暂避锋芒,他看着泰森,眼中带着兴奋的光彩,这种比赛才是自己想要的比赛。

    “杀!”

    泰森打了一套组合拳没有击中李察,紧接着又重拳轰击,一记直拳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杀!”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李察想要一场超级精彩的对决,他放弃了闪避,就在泰森出拳的时候,趁着对方防守不到位,他也一拳砸向了泰森的正脸。

    砰!

    砰!

    李察的身高比泰森高了8公分,手臂长了15公分。

    他的速度不比此时的泰森慢。

    他的拳头后发先至,重重地砸在了泰森额头上,而泰森的拳头也几乎同时击中了他的侧脸。

    蹭蹭蹭~

    吃了一记李察的重拳,泰森稳不住身体,脚步蹭蹭接连后退四步,后背撞到了围绳上,向前一弹,上身又止不住向下栽倒。

    砰!

    直接砸到了地板上。

    对面李察中了一拳也不好受,之前泰森打的是上勾拳,传言李察和莫里森一样,下巴比较脆弱,所以那里就是他的破绽。

    李察并不认为自己的下巴很脆弱,但是被击中了肯定不好受,他在泰森的拳头到来时,稍稍偏了下头。

    泰森的拳头击中了他的左侧脸。

    泰森的拳重名不虚传,中拳后,李察止不住踉跄了几步,扶住了围绳,才勉强稳住身子,可脑子里晕乎乎的,耳朵里伴随着一阵阵耳鸣。

    他甩了甩头,才听到了台下传来惊人的呼喊声,怒吼声,撕裂的尖叫声。

    全场观众都站了起来,用力地拍手,大声喊叫,为刚才那一回合精彩的决斗欢呼怒吼。

    刚才确实是决斗。

    在泰森出拳时,所有人都以为李察会防守,因为他的防守做得极好,他那不逊色于轻量级拳击手的反应速度,可以摒除一切来自重量级的进攻,包括恢复了巅峰的泰森。

    但是想象中的防守或者撤退没有来。

    面对泰森的惊天杀拳,李察同样交出了拳头,选择了硬碰硬,一记凶狠的重拳直接砸到了泰森的额头上。

    泰森趴在了拳台上。

    全场的尖叫声惊呼声,像是雷声一样,震耳欲聋。

    “李察,继续干他,干趴他!!”

    拉里埃里森也忘了年纪,冲着台上大声喊叫。

    “比赛太刺激了,有心脏病的人完全看不了。”

    杰夫·贝索斯拍着手说道。

    “不止是拳台上,观众席上的吼声也能吓死人。”

    艾莉拍着胸口不停深呼吸。

    以前看比赛,大都在电视前看,完全体会不到比赛现场这种爆炸的气氛,这种气氛像是在现场引爆了十吨汽油弹,又热又闷,心跳止不住怦怦乱跳,热血沸腾,鼻腔里像是着火了。

    这种体验叫人很想念氧气罐。

    没有氧气罐也只能深呼吸,很多人一边深呼吸一边大吼大叫,又像是在发泄一种暴戾的情绪。

    看到周围一张张涨红的脸颊,听到他们忘情的喊叫,艾莉第一次明白了拳击的魅力。

    “10、9、8、7、6…”

    拳台上,裁判蹲在泰森身边数数。

    泰森趴在地上,拳头放在脑袋两边,用力地锤了捶地板,又慢慢地撑了起来,他晃了晃头,红着眼睛看向了李察。

    “哇喔,泰森站起来了。”

    泰森起身了。

    比赛继续。

    “开始!”

    “杀~”

    裁判刚张口,泰森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进攻,用他最擅长的直拳,把拳重和速度放到了极大值,狠狠地轰向了李察。

    “杀!”

    李察依然没有选择闪避,他知道泰森的时间不多,此时不领教一下对方的高招,也许此后一生再也没地方可以领教到。

    他同样毫不讲理地用重拳砸向了泰森。

    砰!

    这一次两人的拳头撞到了一起,泰森左拳出击,一击上勾拳砸向了李察的下巴,李察侧身闪过,右拳也毫不保留地砸了过去,泰森同样快闪。

    这一次交手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两人完全放弃了防守,又快又重的拳头,不停地砸向了对方,直拳、勾拳、刺拳、摆拳。

    嘭嘭嘭~

    李察用上了最擅长的刺拳,以一秒打出十多拳的速度,接连三拳击中了泰森的额头。

    泰森用最擅长的勾拳,也打中了他的下巴。

 文学

    泰森右眼眉骨肿了起来,眼白变红,身体靠在立柱上,左右摇晃。

    李察嘴角流血,脑子里嗡嗡作响,他用拳套顶了顶下巴,咧着带血嘴角一笑,mad,真过瘾。

    噹噹噹~

    第一个回合结束了。

    两人回到拐角休息。

    “李察,泰森的状态很不正常,应该是用了违禁药品。”

    威斯利教练说道。

    “我知道。”

    用违禁药品在拳击比赛中很常见,因为举办方希望比赛尽可能精彩,在这方面管理不是很严格,这也就给了很多人机会。

    一般来说,在比赛前,比赛双方留一瓶子尿液做存档,等到比赛结束后,药监部门才查验尿液,看有没有违禁药品成分。

    要是服用了违禁药品的拳击手输了比赛,一切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只要观众看得过瘾,什么问题也没有。

    赢了的一方被查出了问题,那场比赛就会作废,显示‘无结果’。

    泰森这状态非常不正常,服用剂量肯定不小。

    裁判们也能看出来,却不能中止比赛,否则怎么向全场八万多观众交代?

    “李察,你小心点,也没必要硬碰,只要能坚持三个回合,泰森自己就能趴下。”

    “不用,这种状态打起来最过瘾。”

    噹噹噹~

    比赛开始了。

    泰森走了过来,红肿的眉骨经过处理,红肿透亮,右眼受伤,变得陈雪红色,他喘着粗气,咬着血红色牙套,看起来很狰狞。

    李察咧嘴破损的嘴角一笑,正想说话,忽然想起了泰森在比赛前的约定,不能说话,他只能憋着。

    “开始!”

    “杀!”

    泰森的进攻争分夺秒,他喘着粗气冲杀了过来。

    李察的反击也争分夺秒,因为在泰森的身上他能清晰感受到力量的流失,再不趁机进攻,也许再很难遇到这样有威胁性的对手了。

    嘭嘭嘭~

    双方的进攻如雷般沉重,如闪电般迅速。

    两人进攻节奏连绵不绝,台下观众的嘶吼声也从没有落下过,说是观众被两人的快节奏进攻带飞了节奏也可以,说是台下观众的嘶吼声带飞了李察和泰森的节奏也行。

    嘭嘭嘭~

    不到两分钟,两人又过了六十多拳。

    李察全身热气蒸腾,嘴角的伤口更大了,不停流血。

    而泰森的状态更诡异,气喘如牛,黑脸之前发红又变白,只是眉骨处变得更肿了,鼻子也在滴血。

    “杀!”

    泰森怒吼道。

    一记重拳轰了过来。

    “杀!”

    李察的反击从不会迟到,今天不管泰森怎么打,他全程奉陪。

    砰!

    李察下巴被击中。

    而他的拳头再一次砸中了泰森的脑袋。

    泰森头部猛地先后一摔,头上的汗水被齐齐甩出,倒退了一步,仰面望着天空,重重地倒在了拳台上。

    “轰隆~”

    气氛再一次被引爆,全场观众齐声嘶吼。

    有的叫李察加油,有的叫泰森快起来,还有人大声喊着杀杀杀,疯了一样。

    泰森躺下了。

    现场裁判蹲下数秒。

    “10、9、8、7、6…”

    “10、9、8、7、6…”

    现场观众跟着齐声大喊。

    “5、4、3、2、1!”

    全场喊完了十个数,泰森依然没能站起来。

    “轰隆~”

    “李察赢了!!!”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7285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5日 08:46
下一篇 2022年7月5日 08: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