妽妽用身体满足了我@爽 好舒服 小雪…别夹

但是理发店这三名男子,似乎非常抗拒的样子。

    两方人在一阵东拉西扯之下,络腮胡长发男子彪哥,也是用手指戳了戳高瘦男子的胸膛,不由分说道:

    “我说的一点没错,你就是怕坦克,上次坦克把你打爆,你心理有阴影,可那也只是你的状态不好。”

    “其实作为你的经纪人,我看得出来,你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突破和脚步,加上那一手精准的中距离投篮,是完全可以克制坦克的,但是你却退缩了。”

    “看着你的队友小陈被对方垫脚,你害怕了,你怕毁掉自己的职业生涯,所以你才一次又一次的躲避对方,不敢身体接触。”

    “所以坦克才能在内线大杀四方,你才被打出了阴影,一听对方是坦克,你就怂了。”

    也就在阿彪话音刚落之际,现场忽然间短暂的安静。

    似乎是阿彪说中的要点,这让面前的高瘦男子,眼神之中开始充满恨意。

    阿彪见状,也是冷嘲热讽道:“亏小陈还把你当兄弟,他被人垫脚,现在不能打比赛,你现在也跟着怂了,这不让人看笑话吗?”

    “除了我们三个,你还能给我多少人?”高瘦男子此刻也不再纠结,直接抬头问阿彪。

    阿彪瞥了瞥身后两名强壮男子,说道:“他们两个,再加你们三个,给老板打一场。”

    “一定要赢下这场比赛,因为这场比赛对老板来说很重要,尤其是上次你们大比分输掉之后,老板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那我试试吧,时间呢?”高瘦男子问。

    “今天晚上7点半,篮球公园,4号场地。”

    “行,我知道了,回去告诉老板,我尽力。”高瘦男子似乎也想开了,直接回复彪哥道。

    彪哥咧嘴笑笑,态度从刚才的愤怒,瞬间变得温和起来,也是拍拍高瘦男子的肩膀,鼓励着道:

    “King,你要知道,你是芙蓉区的King,坦克算什么?他有他的身体素质,你有你的中距离和突破,你能及时调整心态,我还是非常欣赏你的。”

    话音落下,彪哥对着身边两名高大壮汉挥挥手,三人转身准备离开。

    也就在此时,高瘦男子再次叫住彪哥:“彪哥。”

    阿彪走到门口,却又突然停住脚步,扭头问他:“你还有什么事?”

    “前两次的钱,能不能给我们结一下?铁牛的姐姐住院了,急需要用钱。”高瘦男子说。

    阿彪冷哼了一声,说道:“等着吧,我去跟老板说说看,老板要是高兴了,没准打完比赛,把前两次的钱一起给你们结了。”

    “谢谢彪哥。”闻言阿彪说辞,高瘦男子也是默默点头。

    刚才的傲慢,在此刻似乎也没了脾气。

    而彪哥则头也不回,带着两名壮汉直接离开。

    高瘦男子见状,这才长舒一口重气,准备转身回到收银台后。

    却发现,顾晨,卢薇薇跟何俊超,几人刚才却一直待在这里,聆听了几人的全部谈话,顿时不由皱起眉头:

    “你们怎么还没走啊?”

    “你不是说,在这里吃东西不收钱吗?”何俊超刚才损失了80块,现在感觉怎么着也得坐一坐吧?

    高瘦男子想想也没毛病,也是摆摆手道:“那行吧,你们爱坐多久就坐多久。”

    话音落下,高瘦男子坐回座位,直接拿起水杯,咕噜咕噜的喝上两口。

    叫铁牛的壮汉,走到高瘦男子身边,也是一脸忧愁道:“King,今晚的比赛,我看凶多吉少,咱们八成是打不赢人家的,毕竟咱们5个人,都没有替补,得另外叫人。”

    “是啊King,小陈上次被垫脚,已经让我们损失惨重,可要是我们当中,再有人受伤,那简直是没法打呀。”洗头男子胡城也道。

    “冷静,一定要保持冷静。”叫King的高瘦男子,此刻一脸忧愁。

    也是双手抱住脑袋,安静的回想几秒,又问:“小庄那边今晚能不能借点人过来?”

    “小庄今天晚上也有比赛,最多借几个替补过来。”铁牛说。

    “能借一个是一个吧,坦克我是知道的,这家伙,小动作挺多,而且身体过于雄壮,跟他对位,我是真的占不到半点便宜。”

    想了想,King又道:“我们也只能打小球战术了,这场比赛要是再输,估计我们都得被抛弃。”

    “那怎么办?我还指望能在圈里一直混下去呢,我姐还等着钱治疗呢?”铁牛现在一脸忧愁。

    感觉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

    King也看得出兄弟的为难,顿时拍拍铁牛肩膀,也是安慰着说:“先别急,下午赶紧把小庄那边的人借一点过来,组个队打今晚的比赛。”

    “老板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当初我们能够拿到冠军,多亏有他帮忙,要是过不了坦克这关,那我们就永远要被坦克踩在脚下,翻不了身。”

    “所以,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坦克他们双杀,一定要扳回一局,大家明不明白?”

    “明白!”

    在King的鼓舞下,叫铁牛的壮汉,已经洗头发的瘦弱男子胡城,二人也都相继附和。

    “请问……”

    也就在几人相互鼓励结束后,一直坐在长椅上,默默聆听的顾晨问:

    “请问你们说的这个比赛,是野球赛吗?”

    “没错。”King看了眼顾晨,也是颇为感慨道:“你知道吗?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

    “以前的那个时候,我也曾以为自己是风,可是最后却遍体鳞伤,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只是草。”

    “当年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落魄,这个该死的生活。”话音落下,King也是见剪刀一甩,丢在一旁。

    “你们是要去打野球?你们都是野球手?”听几人这么一说,卢薇薇也是颇为好奇,于是忙问道:

    “你们打这种野球比赛,能赚多少钱啊?还是说,就跟玩过家家一样,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呵呵。”听卢薇薇一开口,铁牛就知道卢薇薇是外行,也是忍不住吐槽说:

    “你可别小看咱们中国的野球市场,那在全世界也都是独一无二的。”

    “什么过家家?在野球上场,只有赢下比赛,否则你啥也不是。”

    “还真是打野球啊?”听铁牛这么一说,卢薇薇瞬间来了兴趣,也是继续追问道:

    “打野球,比你们做理发要赚钱多吧?看你们好像都不是第一次参加比赛。”

    “呵呵。”洗发男子胡城闻言,也是不禁感慨道:

    “看来我们还是没有出圈啊,在你面前的这位……”

    胡城指了指高瘦男子道:“他是King,在圈里很有名气的。”

    “那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干理发?打球如果来钱快,也用不着这么辛苦吧?”何俊超也想不明白,毕竟也不是这野球圈里的人。

    King瞥了眼何俊超,也是笑笑说道:“打野球虽然来钱快,但是没有固定时间,打一场给一次钱,或者打几场,一起给。”

    “什么时候需要你,你就得什么时候去,那我们剩下没有球打的日子,怎么着都得有份职业吧?”

    “原来是这样?”顾晨听King的一席话,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你说的做一三五,或者二四六,其实是把剩余的时间,去参加野球比赛对吧?”

    “聪明。”见顾晨已经猜出自己的生活状态,King也是默默点头,表示认同。

    但卢薇薇却是不解的问他:“你叫King对吧?”

    “嗯。”King默默点头,说道:“你们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但只要说,芙蓉区的King,很多野球圈里的人都知道。”

    “看你好像投射挺准的,你打球应该挺厉害吧?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打野球可以赚钱,我以为都是玩玩而已的。”

    “呵呵。”见卢薇薇的想法也是过于天真,King不由咧嘴笑笑,也是解释说道:

    “你说的那种,可能就是篮球爱好者,平时组的篮球局,但是我们这里说的‘野球’,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因为这个‘野球’,是可以赚钱的。”

    “而且在中国,顶尖的野球球员,挣得可比CBA普通球员还要多,所以才会吸引到全世界的淘金者。”

    “全世界的淘金者?”顾晨一听,也是有点意思,忙问King:“难道说,来中国打野球的,还有不少外国人对吗?”

    “那是肯定的。”King在说话之际,直接从一旁的柜子里,将自己的一双白色篮球鞋拿出,开始清理鞋面上的污垢,也是缓缓说道:

    “刚才那个人,你们可能对他不了解,他以前可是京大的球员,现在是国内野球圈内,有名的经纪人。”

    “他打球的时候,就经常参与过一些运动品牌广告的拍摄,也很会讲故事,还拍过一些纪录片。”

    顿了顿,King又道:“我也算被他挖掘出来的球员吧,他签下我,成为了我的经纪人,但是更多时候,我只是他赚钱的工具人罢了。”

    “虽然在他手上,我也赚到不少钱,但是也牺牲了许多健康。”

    “怎么说?”顾晨看King一脸无奈的样子,也是对这方面不太了解。

    King倒是无所谓道:“也没什么,因为他给我们接的活,都是一些硬茬,一般没人敢接。”

    “许多老板找我们打球,是因为我们曾经的战绩,毕竟我也拿过野球联赛的冠军。”

    幽幽的叹息一声,King也是无奈摇头:“可就是因为这样,这些老板也不看看对手是谁?那帮篮球混蛋,每次都是针对我们这些球员。”

    “我一兄弟,之前就是因为对手垫脚废了,现在估计好半年都打不了球了。”

    “可对于我那兄弟来说,不打球,就以为着没有收入,因为许多时候,受伤只能怪自己倒霉,很多权益是没有保障的。”

    “那说明你们这种比赛并不正规。”顾晨说。

    “呵呵。”一旁的铁牛闻言,也是咧嘴笑笑:“正规?当然正规的比赛也有,那种比赛根本赚不到很多钱。”

    “你要是敢打我们这种不算很正规的野球,那赚钱就多,而且顶级野球选手,其实比职业球员挣得还多。”

    “没错。”听着兄弟铁牛的介绍,King也是附和着说:

    “就比如在我国的二三线城市,CBA和NBL覆盖不到的地方,其实有着广阔的野球市场。”

    “尤其是民间篮球赛事,这些都是从东南沿海地区率先发展起来的。”

    “有的是为了企业宣传推广,有的是为了企业、机关、村子争夺荣誉,还有就是在一些群众基础较好的地方,来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

    “原来是这样?”闻言King说辞,卢薇薇也是默默点头,不由吐槽道:“那么这样一来,有钱赚,就会吸引球手来打球。”

    “那么按照这种逻辑,钱越多,水平就会越高对吧?”

    “没错。”胡城点点头道:“钱给的越多,就会越吸引高水平选手应战。”

    “所以你会经常看见一些村子里面的篮球比赛,几乎是清一色的外援。”

    “有的村子之间为了荣誉,相互请外援过来打比赛都是家常便饭。”

    “这我倒是知道一些。”卢薇薇当然也听说过,但却还是一脸迟疑,继续追问:

    “可是,你们又凭什么认为?中国的野球圈是独一无二的呢?是因为只有在中国打野球能赚到钱,对吗?”

    “哈哈,那是当然的。”King见几人也有意了解,便给三人倒上茶水,不由解释说:

    “如果一个野球球员打的好,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挣到职业球员一年的收入,这个在国外是不可想象的。”

    “那野球选手能赚多少钱?”何俊超一听,感觉这还是一条致富之路啊?

    King则是抬头思考,回想着说:“反正估算起来,外籍高水平野球手,一场比赛能挣8000到10000元。”

    “本土顶级选手,一场是3000到5000元,如果一年打100场,那么顶级野球选手,一年是可以赚到50万到100万的。”

    “至于CBA的最低薪水,你们应该也是知道的,也就是18万到50万不等,那么野球选手的收入,是很可能超过CBA职业球员的。”

    “这么神奇?”听King这么一说,何俊超瞬间不敢低看那些经常在球场上打球的家伙,瞬间感觉这些都是有钱人。

    King也是咧嘴笑笑,不由吐槽的说:“之前就有一名外援,在告别了我们国内的职业比赛之后,他又在我们国内打了两年野球,赚了100多万。”

    “如今回到美利坚,承包了一辆救护车,过起了安稳日子。”

    “其实野球圈没有特权,不赢球,什么都不是。”

    “对比职业球员来说,野球球员最大的不同是不确定性,也就是不知道下一场比赛在哪?你的对手是谁?你的队友是谁?这些都无法确定。”

    “而且你也无法控制场地是水泥的?还是塑胶的?天气是严寒还是酷暑?室内还是室外?”

    “如果说,职业球员是正规军,那么野球手就像是地下拳手,或者说是赏金猎人。”

    “因为在野球圈子里,没有能力,是很难得到认可的。”

    “的确。”顾晨听闻King的讲述之后,也是有感而发道:“打野球,赌的是最终结果,跟名气无关。”

    “如果名气再大,但实战能力拉胯,输掉比赛,那真的啥也不是。”

    “呵呵,那是肯定的。”铁牛现在心里也想着晚上的比赛,因此也想找人说话解压,便加入到大家的谈话当中,不由分说道:

    “其实在CBA,是有特权球员的存在,但是野球圈没有特权,毕竟老板就是让你来赢球的,赢不了球,你什么都不是。”

    “如果输了,你的名誉也就没了,就是这么残酷,就是这么现实。”

    “但凡你能一直赢的话,那么请你的人就越来越多,输的话,那找你的人会日益减少。”

    喝上手里的一杯水,铁牛也是不吐不快道:“其实,我们这个小团队,之前赢多输少,找我们打球的人也很多。”

    “可自从上次碰见了今晚要对付的那个对手之后,我们大比分输掉了比赛,让这帮新来的家伙,一战成名。”

    “反倒是我们,一下子被人踩在脚下,人气突然急转直下。”

    “这么严重?就一场比赛,你们就落魄到这种程度?”顾晨也实在搞不清楚,现在的野球圈都内卷的这么严重吗?

    要说King,既然是野球圈里的大佬人物,那也不至于如此落魄。

    但King却是摇摇脑袋:“你不懂,人家实力摆在那里,我们上次跟他们的比赛,不论从各方面都是被全方位碾压。”

    “之前在芙蓉区打球,几乎是难逢对手,也帮老板们赢了不少球局。”

    “可自从这支团队到来之后,首先挑战的就是我King的团队。”

    “一支芙蓉区最强的野球团队之一,突然被对方踩在脚下,还是大比分,很显然,这给了他们打响名气的机会。”

    顿了顿,King也是一脸无奈道:“可你要知道,从神坛到落魄,也只差一场比赛。”

    “那场比赛,我们损失了一名配合默契的队友,现如今又得碰上老对手,这等于是要被吊打的节奏。”

    “King,我觉得,上次是我们大意了。”胡城似乎也看出了King的担忧,不由解释道:

    “上次是我们太轻敌了,没有发现对方的真实实力,而且,对方全程都在下黑手,什么垫脚肘击,而且裁判也是偏向他们的。”

    “所以一交手,直接就被打懵了,损兵折将不说,心态也受到干扰。”

    “你King的一手中距离杀手锏投篮,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影响严重,才让我们大比分输掉比赛。”

    “就如彪哥说的那样,你或许只是害怕身体对抗,毕竟坦克那家伙,身材过于高大强壮,所以你比赛起来也是畏手畏脚,才输掉比赛。”

    “可如果你真振作起来,我们继续打小球战术,通过各种无球跑动,给你制造机会,或许还能有翻盘的可能。”

    “是啊King,不要放弃啊,否则我们在芙蓉区,乃至江南市,还有全国其他地方,恐怕就再没出头之日了。”

    “可能所有的邀请,都会被坦克这帮家伙给抢走,他们摆明就是来打压我们的。”

    几人顿时都急了,似乎King在大家心目当中,就是灵魂的存在,灵魂一旦失去,那么比赛也就没有悬念。

    尤其是铁牛,刚才顾晨也听那经纪人彪哥说过,铁牛的姐姐,目前还在医院待着,似乎非常需要钱治疗。

    因此铁牛也不想错过今晚的比赛,所以才疯狂的给King各种鼓励。

    King微微一笑,也是默默点头:“我知道,在这里我一定要保持最佳状态,就是这样现实环境,没有人管你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状态不好。”

    “你有伤?”卢薇薇问他。

    King默默点头:“打了这么多场比赛,怎么会没有伤呢?”

    “之前去其他省份参加比赛,我就会在赛后,用宾馆里的毛巾,将冰袋绑在自己磨损的膝盖上。”

    “总之,老板只会利用你,直到你没有利用价值,如果你受伤了,没人再叫你打球,所以,我需要自己照顾自己。”

    “而且如今有的老板就是要噱头,需要拉一整队的外籍球员,而之前提到的那个‘坦克’,那只是那名球员的绰号,他就是来华淘金者中的一员。”

    “他曾经在澳洲联赛中,获得过两个冠军,虽然他现在已经36岁了,但是状态却一直很好,而且他也很珍惜在这里打球的机会,所以对我们这支球队来说,他根本不会手下留情。”

    “36岁?这都是球场老汉了。”何俊超一听这外籍球员的年纪,不由吐槽着说:“就这种年龄,还能吊打你们?”

    “拜托,你没听King说嘛?坦克曾经在澳洲联赛中,获得过两个冠军,人家是职业球员退役。”

    “人家一直都是靠篮球吃饭,而我们这些都是打野球出来的,能跟人家比吗?技术各方面都碾压我们。”

    胡城见何俊超在这吐槽,心里也是不吐不快道。

    毕竟,你永远无法拿自己的爱好,去跟人家吃饭的职业相比。

    “胡城说的很对。”King也是认同的点点头道:“坦克的确很强,在我们这里,不是看球员的年龄,而是你能不能打球?”

    “或者说,很多人会瞧不上我们野球这个圈子,认为我们不值得尊重。”

    “但是实际上,野球手一年要奔波50个以上的城市,打100到200场比赛,比职业球员要更多,环境也比职业球员要更加残酷。”

    喝上手里的一杯水,King又道:“不过,他们来到我们国内,就要适应我们国内的一些规则。”

    “就比如,老板觉着外籍球员来了,就应该赢球,或者老板授意要输掉某场比赛,那也得照办。”

    “就比如还有一些,诸如‘一会让8号投几个,他是老板的儿子’之类的这种人情球,也要适应。”

    “有的时候,既要保证赢球,还要保证让老板的亲戚在球场上足够威风,能够打得爽,这种要求随处可见。”

    “厉害。”卢薇薇听得也是一愣一愣,不由吐槽道:“那这打球就不纯碎了,这跟陪太子读书有啥区别?”

    “很无语对不对?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一旁的铁牛笑了笑,也是忍不住吐槽说:

    “在我看来,我们这帮人,都是一群热爱篮球的人,更多的是想赢下比赛,最讨厌的就是打这种人情球。”

    “既要赢球,还得让老板的亲戚各种风光,在亲友团面前打球要各种爽,而且我们还得保驾护航,不能输掉比赛。”

    “但凡对手弱一些还好说,可以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可要是对方势力比较强,老板还安插自己人进来,那输掉比赛,对我们的声誉来说,也是一种无形的损毁。”

    “没错。”King无语的摇摇脑袋,也是哭笑不得道:“所以,我们这支球队,才会有各种输给对手的情况,降低了我们的胜场率。”

    “就是因为有这帮金主的各种骚操作,可毕竟,我们是人家雇去打球的,一切安排,还得看人家金主的脸色。”

    “当然了,这也是关于颜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有些人会讨厌我们野球圈。”

    “但是……”

    说道这里,King忽然停顿了几秒,这才抬头又道:“但是我们野球圈的选手,也是篮球世界的一员。”

    “除了有出场费的顶级野球手,还有一些球员,他们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是利用假期去打球赢奖金,在我们圈子里,这个叫做‘打点’。”

 文学

    “打点?”

    三人闻言,也是面面相觑。

    “没错,就叫‘打点’。”见三人的确有些外行,似乎还根本不懂篮球,King也是无所谓道:

    “像我们这些球员当中,有的毕业于体育学院,有的在业余比赛中也取得过一些成绩。”

    “就比如我受伤的兄弟小陈,他就毕业于江北体育学院,我也是跟着他,才慢慢了解这个圈子的各种操作。”

    “我们私底下关系很好,那个时候,我甚至还在中专读书,但是一到过年的时候,我就会找齐我们这些队友,去外省‘打点’。”

    “那‘打点’能保证赚钱吗?还是说,你们自己组织去的?”卢薇薇问。

    King咧嘴一笑,也是解释说道:“这个‘打点’,要打6个地方的比赛,并且每个点的前三名有奖金。”

    “所以我们要计算好路程和赛制,一但没有获得奖金,那这趟就要算自费了。”

    “也正是因为我们在全国各地‘打点’,才引起了经纪人彪哥的注意,所以他才签下我们。”

    “有了彪哥的资源,我们才有了更多的机会,在一些赛场上,甚至还能得到野球场裁判的关照。”

    看看左右,King也是见铁球和胡城搂到左右,对着顾晨几人笑笑说道:

    “我们这几个人,就是因为篮球而聚在一起,虽然都曾有打职业的梦想,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已经无法实现,现在只能更换一条道路,好在还能留在球场上。”

    “是啊。”铁球深吸一口气,也是一脸郁闷道:

    “像我小时候,爸妈都不了解篮球,在他们看来,学习比较重要,觉得体育没什么出路,当个爱好得了。”

    “没错。”一旁的胡城闻言,也是默默点头,不由附和着说:

    “我爸妈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认为考个好大学,找工作比较稳定。”

    “而上大学再想打职业太难了,只有极少有人能成功。”

    “你们也别看现在的野球圈十分火热,但也反映出了我国篮球目前存在的不少问题。”

    比划着双手,胡城又道:“就比如,职业比赛太少了,很多球员都无法跻身于职业,只能去打场地、规则并不统一的野球。”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7284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5日 08:38
下一篇 2022年7月5日 08:4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