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引诱(H)_男人女人下面一进一出全过程

 “真小气,那……元鹿,元甫,你们这么小小的人儿,哪里吃的了这些啊,这剩下的,皆给我算了。”

  “不要,这是月姐姐给我们的,白哥哥,你自己的都吃完了, 还向我们要,羞羞脸。”

  “就是,羞羞脸。”

  这两个孩子如今跟着白稚,性子倒是不像刚来时那般的警惕了,这会还能开起玩笑,鸳儿看着这一幕,不由得赞叹夏十月的用意。

  “白稚,你太无耻了,怎能问小孩子要呢,你若是吃不够,就去主子那要,主子定是做了好些个的。”

  “真是小气,哼,我这就去找月月去。”

  白稚说完,便傲着一张脸出去,这出去时恰巧碰见了正端着菜过去的炎林。

  往日中秋在封家时不是一般的热闹,如今封清妍死活要留在这里,又因着白稚那特意说出口的话,便与这别院中人渐渐的疏离开来,连着饭菜都得炎林亲自准备了,实在是不一般的冷清。

  “呦,炎林,怎么,今日是你下厨啊。”

  “白公子可有什么事?”

  “没事,只是看着你端着菜觉着十分稀奇罢了,真没想到,你一个侍卫还能做些厨子的活。”

  “还不都是你的缘故,如今我家小姐是日日以泪洗面,还只肯吃我烧的饭菜。”

  炎林也是怨声载道,可这气也只能忍着,谁叫封清妍是他的主子,主子之命,不敢不从。

  “你家小姐日日以泪洗面?”

  白稚一听这话,心中有些不太安定了,他可最怕女孩子哭了,以前在府中,若是自己太过闹腾,白岸便惩罚服侍他的婢女,以至于每每看见婢女眼中带泪之时,他都不由得心存愧疚,久而久之,对此,是真的越发的害怕起来。

  “且不同你说了,这些菜,要凉了。”

  炎林快速的应了白稚一句,便匆匆的端着盘子离开,白稚站在原处瞧着炎林离去的身影,不由得直楞在那。

  皇宫之中,已经是酒后三巡,夏穆阳坐在这席上,寻了半日,却仍旧未见顾南嘉,甚至是宋南歌的身影也没有瞧见,当下更是气极,只一杯杯的给自己灌着酒,连几番上前的官员,都不怎么理会。

  夏十月坐在对面,瞧着夏穆阳这幅样子,心中担忧的不行。

  “也不知南嘉今日到底是去了哪里,怎连中秋宴都不来了。”

  往日顾将军镇守边关,皆是由顾南嘉代为参宴的,可今日,却连身影都未见到,实在是让人有些担忧。

  然而,夏十月刚想站起往夏穆阳这边走去之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抹黄色,夏十月抬眸一看,只见卓如烟端着酒杯凑到了跟前。

  “十安郡主,你我还未曾碰过杯,上回和亲宴,本公主本想叨扰一番,可瞧见郡主那日心情并不好,便不敢上前,如今倒是瞧着郡主你心情很是不错。”

  这当着九霄锦的面,卓如烟直接将夏十月定成了一个平日里很是暴戾之人,若不是因着九霄锦已经慢慢了解夏十月了,这会定会被卓如烟的话给误导了去。

  “三公主今日倒是有空,那日我瞧着三公主只在一旁坐着,还以为三公主觉着东洲这地界十分水土不服的缘故,想来也是,我东洲四季分明,比起北颂日日白雪,倒也确实有些许区别,三公主不舒适也是正常的紧,只是如今看来,三公主这是已经适应了?”

  卓如烟的笑脸疆在原地,果然,夏十月的言语就如刀剑一般的锋利,也难怪当日,那么些人都招架不住,如今当面对质,卓如烟才感受到了压迫。

  “适得宫中宫女照料,本公主这才适应不少。”

  “公主来者是客,宫女自该尽心照顾的,只是不知公主这适应之后,可是要和亲东洲?若是真有这想法,本郡主定帮公主寻一门好亲事,皇上~”

  夏十月直接不顾卓如烟的想法意见,话才说完,就要同唐璟阳谈及卓如烟和亲一事,吓得卓如烟当场退缩。

  “唉……此事就不牢郡主费心了,本公主心中早已经有了驸马的人选。”

  这卓如烟说此话时,眼睛只盯着九霄锦瞧去,而九霄锦,却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只看着夏十月这咄咄逼人的模样,竟觉着十分的俏趣。

  夏十月了然卓如烟心中所想,可惜啊,如今九霄锦已经是她的人了,想抢她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本事。

  “哦,公主且说来听听,本郡主倒是好奇,哪位公子这般运气能入了三公主的眼。”

  这卓如烟刚想傲气的脱口而出九霄锦的名字,好气气夏十月,可一抬头却发现夏十月别有一番意味的看向自己,不知为何,明明自己身为公主,可这气势,却比夏十月落了一大截,被夏十月看的,自己真的越发的心虚起来。

  “郡主不认识此人……”

  “不认识那又如何,公主说了,本郡主就认识了,这天下,还没有本郡主找不到的人,公主且说说,此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要是公主喜欢,明日我便将此人送到公主的房中。”

  “本郡主知晓北颂向来民风开放的很,从不在乎女子的贞洁之类的,公主你又是北颂骄傲,定是这个中翘楚,虽在东洲,也不必这般委屈了自己。”

  夏十月的话,可谓是句句扎心,九州大陆除了北颂之外,哪一个国家的男子都极为在乎女子的贞洁,更不用说是九霄锦。

  可夏十月这话,却将卓如烟早已不是处子之事这般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脸上更没有小女儿家的娇羞,这让卓如烟很是害怕,九霄锦会因着此事嫌弃自己。

  “郡主多……”

  “三公主你不必太过在乎颜面,这谁都知晓的事情,人生只图一乐呀。”

  见卓如烟要辩解,夏十月偏偏就不给她这个机会,谁叫她来的这般不合时宜刚好挡了她要去夏穆阳那的道,所以,这会全是她自己自找的。

  九霄锦见这卓如烟属实有些烦人,又瞧夏十月不好开口,害怕夏十月被气到,便直接朝着夏十月撒娇。

  “月月,本宫有些累了,咱们还是早些回府吧,将你二哥他们也叫上。”

  “也好,不好意思三公主,这一杯,你我是喝不成了。”

  夏十月当着卓如烟的面,将这一杯酒倒在了地上,在九州大陆酒落地是祭奠之意,因此举动,卓如烟对夏十月恨之入骨。

 文学

“那,既然郡主还要陪同九殿下,本公主就不便叨扰了。”

  “诶,可不能再叫九殿下了,九霄锦如今是我夏十月的人,三公主,你应该称呼为驸马才是,毕竟九霄锦是来和亲的。”

  这一句话更为挑衅,夏十月就是冲着卓如烟对九霄锦的款款深情,才故意说了此话的。

  “还请郡主和驸马下一回入宫,来本公主的行宫小叙一番。”

  “多谢三公主盛情邀却,只是本郡主同驸马两人怕没有这般多的空闲,大婚在即,没有时日也罢,这婚后,本郡主要同驸马两人恩爱有加,开枝散叶,是更没有空去三公主的行宫了,届时三公主怕是都要回北颂了。”

  什么叫扎心,就是眼见着对方都已经气得奄奄一息之际,夏十月又往对方心窝子上狠狠的捅了一刀。

  饶是九霄锦都在心中感慨,还好当初没有将夏十月的怒气激了出来,要不然,听这些话的,定是自己无误了。

  卓如烟死死咬着牙齿,手中的拳头紧紧攥着,看着夏十月和九霄锦两人十指相握前行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恨意。

  “二哥,咱们回府去吧。”

  “嗯。”

  没有见到顾南嘉,今日的中秋宴早就没了兴致,现在夏十月这一提,夏穆阳正好可以摆脱那些个官家小姐。

  “月月,你可知晓南嘉去了何处?”

  “不知……且先回府吧,我差人送了月饼给南嘉的,届时问问便知。”

  “嗯。”

  几个孩子先行回府,这会留了长公主还有丞相两人在宫中同皇上唠唠嗑,先前说好的诊治一事,也只能暂时推迟,各宫的妃子眼见着夏十月离去,却又不敢出声阻拦,只能忍了心中这口幽怨。

  “碧袖,去将今日去顾府送月饼的下人叫来,本郡主有话要问。”

  “郡主,你今日是叫流羽送去的,说因着是最亲近之人,就该由自己的贴身侍卫送去。”

  “哦,此事我还真忘了,那你去将流羽叫来,我有话要问。”

  “是,郡主。”

  见碧袖离去,夏十月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所谓一孕傻三年就是如此吧,从未出现过忘记这档子事,这下居然是忘得彻彻底底的。

  九霄锦见夏十月拍自己脑门,很是心疼的伸出手来给夏十月揉了揉。

  “月月,你日后不要伤害自己,若是想发泄什么的,只管揍本宫便是。”

  夏十月一脸惊奇的看向九霄锦,她也真是没想到,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九霄锦从战功赫赫的西周战神,居然变成了妻奴,想想她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难不成,九霄锦就是有受虐的爱好?

  “主子,您叫我?”

  “哦,对,流羽,我问你,你去送月饼时,南嘉可在府上?”

  “在,刚巧碰见顾姑娘同宋公子一同从将军府出来,我便将两份月饼一齐交给了两人。”

  “那他们去了哪里?”

  夏穆阳一听,当即不能淡定了,一下就从椅子上窜了起来,焦急的询问流羽。

  “这,属下不知情,属下送完月饼便离去了,不过,临走之时,属下听见顾姑娘同宋公子说,去军营同那些将士们一同庆贺中秋,还说此事是同皇上说过,得到皇上首肯之类的话。”

  “军营,月月,南嘉在军营之中。”

  夏穆阳得到顾南嘉的着落后,便要起身去寻顾南嘉的身影,可这一会,夏十月倒是忧心起来了,以她对顾南嘉的了解,这是顾南嘉刻意躲着夏穆阳的,而瞧着她家二哥如今这番着急,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偏偏公子的模样,想来这两人之间,定是出了事。

  “九霄锦,你先回房吧,你们也都下去吧,今日中秋,早些回房休息。”

  “是,郡主。”

  “月月……本宫……”不是说好了今日要睡在你房中嘛,怎么又出尔反尔。

  心中的话还没说出口,夏十月一个眼神杀了过来。

  “嗯!还不快去。”

  “本宫知道了。”

  九霄锦起身,暗怪夏穆阳这般多事,可又转念一想,今日中秋,便化作戴九霜看看夏十月也好,依夏十月这般贴己的性子,怕是也给戴九霜准备了月饼。

  见九霄锦离去,夏十月这才放心下来。

  “二哥,这房中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你且跟我说说,你跟南嘉之间,究竟是出了何事啊?”

  “唉……此事……”

  夏穆阳垂着头缓缓的坐了回去,脑海之中却浮现了当时两人的场景。

  “南嘉,如今你我已经有肌肤之亲了,我待会便向娘亲禀告此事,娶你进门。”

  顾南嘉在一侧穿衣,夏穆阳便坐起身来,靠在床头看着顾南嘉将衣裳一件一件穿好的样子,心中的那片温柔越发的扩散开来。

  “夏二公子不必了。”

  “夏二公子?你怎还喊我夏二公子,南嘉,你究竟是怎么了,这般恼我?”

  夏穆阳因着顾南嘉对自己的称呼,又不由得生了闷气,明明两人都已经肌肤相拥了,可顾南嘉且不说恢复到原来的模样,竟还同自己更加的疏远了些,这一点,叫夏穆阳着实的难以接受。

  “没有怎么,今日之事,还请夏二公子不要告诉其他人,否则,你我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系好最后一根系带,顾南嘉便径直走了出去,临走之前,却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更加让夏穆阳心忧不已。

  “原来如此,二哥,你可有向南嘉道歉了?”

  “道歉?没有,南嘉如今哪里肯听我的道歉啊。”

  夏穆阳自嘲一笑,如今更是后悔,当初为何不早早同顾南嘉定下来,那样就没有这些破事了,可如果就是如果,这已经过去的即便后悔,也是没有用了。

  “二哥,事在人为,南嘉于我情同姐妹,我自是不想看着她另嫁不喜之人,不过,二哥,你是我二哥,南嘉又是我姐妹,我不好参与在其中,届时我会派青烟再助你一臂之力的。”

投稿文章,作者:水, 静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6333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0日 09:50
下一篇 2022年6月10日 09: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