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着巨大的慢慢坐下来(灌满宝贝H)最新章节列表

乌达的真实想法是,最好,统统报出瓦国情报局的名号。

  并且是,统统报出乌达局长的名号。

  甚至,他还担心,高飞和他的监控处,会私自报出自己的名号。

  等于,抢了他的风头呀!

  所以,高飞刻意隐藏自己的名号,连带着隐藏起监控处的名号,恰恰拿捏到乌达局长的喜好之处。

  就是说,原本,乌达担心,高飞和监控处抢风头。

  没有想到,高飞有自知之明,主动隐匿自己的一切踪迹。

  等于说,高飞和技术监控系统的特工们,没有抢夺这种名分。

  于是,不等高飞解释点什么,乌达局长已经是心花怒放了。

  甚至,他在心里,稍稍有点不安。

  仿佛,抢夺了高飞的功劳,沾到无数的便宜。

  以至于,他见到高飞后,心里不由自主滋生出无尽的歉意。

  要知道,关于增强瓦国情报局的影响力问题,高飞和他的技术监控处,可是关键的主力军呀!

  没有脑窥隐私的威力,外面的人口,几乎是,不愿意随便举手投降。

  只有高飞和他的监控处,才会拥有所有瓦国人的各种隐私资料。

  按照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原则。

  等于是,瓦国情报局掌握到所有人的隐私,便是打败了所有人。

  所以,瓦国民众拜倒在瓦国情报局和乌达局长的麾下,就是这种脑窥隐私的作用力量呀!

  关于这种内幕,乌达局长很是清楚。

  因此,初初的时候,他便担心,高飞和他的监控处,会跳出来抢功劳。

  那样,会是很麻烦很尴尬的状态。

  现在,高飞竟然下令手下们,隐藏起所有的踪迹呀!

  等于说,拱手相让,他们的工作成绩,他们的脑窥战争成果。

  乌达局长怎能不高兴呢?

  这个时候,他以为,自己就是瓦国情报系统内真正的一把大哥了。

  收拾住外面的人口,他就是瓦国的一把大哥了。

  至于外面恨恨的说法,乌达局长是这样理解。

  收拾别人,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情绪反弹。

  于是,被外人恨恨状,便是自然的结果了。

  他不在乎被恨恨状,关键是,要抓住制服外人的把柄,牵制住外人的手脚,让他们无法动作起来。

  那样,外面的人口,任谁想恨恨他,除了恨恨之外,就是无奈。

  只能面对着他的打击,却束手无策。

  长期从事着暗黑的情报事业,乌达局长已经养成绝对优势的心态感受。

  无论采取什么方式,只要压制住对方,就是胜利。

  所以,瓦国情报系统内,一切杀人放火的手段,在他的眼里,都不是黑恶的行为。

  恰恰是,征服对手们的一种必须手段。

  于是,高飞不吱声,只管悄悄隐藏起所有的踪迹,却能换来乌达局长由衷的赞赏。

  由此看出,高飞的计谋手段,真是高明无比呀!

  乌达局长和高飞处长比较起来,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头脑思维。

  无论如何,单凭心机,乌达局长压根不是高飞处长的对手。

  仅仅是,这种时刻里,两人之间的关系,尚处于合作互助的阶段。

  他们没有争取到天下权力的时候,绝不会公开翻脸为敌。

  即便是为敌,乌达局长一定不是高飞处长的对手。

  也是,一个公开黑恶的人物,怎会争斗过一个貌似正义化身的人物呢?

  毕竟,外面的人口,都会崇拜正面的好人形象,任谁也不会真正崇拜负面的坏人形象。

  至于说,目前,瓦国的大部分人口,抢着崇拜瓦国情报局和乌达局长。

  这种崇拜不是真正的崇拜。

  仅仅是,大家都害怕瓦国情报局的暗黑情报手段。

  关键是,任何人没有隐私的状态下,外面稍稍有一点动静,便会吓坏了。

  在高飞的监控处使用脑窥力量打击下,瓦国民众,无论官场还是民间,人人都是惊弓之鸟了。

  于是,所有人不得不屈服在瓦国情报局的暗黑名号下,以期获得苟且生存的机会。

  还有一点,许多人在瓦国情报局脑窥手段的诱惑胁迫下,早早成为了各个环节中的潜规则者。

  于是,潜规则者们被高飞等人抓住把柄了,除了乖乖投降,就是无条件服从瓦国情报局的各种指令。

  实际上,就是高飞和他的手下们指令。

  所以,瓦城情报分局的卡斯组长脑窥指令那个士官时,便说出了情报的字眼。

  按说,卡斯应该说出瓦国情报局的全称,直到说出乌达局长的名号。

  估计,能吓坏那个士官了。

  但是,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

  就是说,卡斯组长所要收拾的目标人,这个士官,包括真正该死的四四零二号军官。

  当然,还要包括那个四四零一号军官。

  这些目标人的身份显得比较特殊。

  他们属于瓦军身份,属于瓦军编制内的军人身份。

  他们不是瓦国官场和民间的人物。

  因此,收拾他们,尤其是,借助着脑窥手段,不留痕迹地收拾他们。

  便不能曝光出瓦国情报局的名号,也不能说出乌达局长的名号。

  总之,这里,关于对付瓦军内官兵的脑窥手段,只能隐藏起一切真实的名号。

  所以,卡斯组长只管说到情报的字眼,却不要说出瓦国情报局的任何名号。

  就是说,让这些官兵去猜测吧!

  总之,高飞和脑窥手下们,不想提前和瓦军情报室产生冲突。

  按说,他们收拾瓦军,应该和瓦军情报室取得联系。

  起码,要征求瓦军情报室的认可。

  毕竟,瓦国之内,瓦军范围内,都是瓦军情报室的脑窥管辖地盘。

  高飞和手下们如此操作,甚至,逼死瓦军官兵,明显是,一种绝对的挑衅呀!

  可是,高飞相信自己的脑窥战术手段,可以不留痕迹地完成致命的打击。

  因此,他绝不会通知瓦军情报室的任何人,他只想秘密地结束这场战斗。

  就是说,他要在瓦军情报室的眼皮底下,操作一场脑窥战争。

  当然,高飞喜欢这么操作。

  对于他来讲,就是一种业务上的挑战。

  也算是一种提前演练吧!

  毕竟,高飞的对手,就是瓦军,深入一点,就是瓦军情报室的人口。

  他和乌达局长要掌握瓦国的权力,必须拿下瓦军的控制权力。

  而瓦军的控制权力,几乎是,都在瓦军情报室的电脑里。

  如同瓦国情报局技术监控处一样。

  前面讲过,瓦军情报室采用同样的脑窥战术,控制着瓦军内的各个环节。

  不过,从战略角度上讲,整个瓦军,包括瓦军情报室,却被瓦国情报局的技术监控处牢牢地包围着。

  毕竟,瓦军情报室脑窥着所有的官兵,瓦国情报局技术监控处也脑窥着所有的官兵。

  瓦国的官场和民间,都被瓦国情报局监控处的地方科室牢牢控制着。

  瓦军情报室却走不出瓦军的范畴,只能窝在军营里,和高飞等人,每天重复脑窥着每一个瓦军官兵。

  这么操作下去,实际上,瓦军情报室更像一个地方情报分局了。

  貌似技术监控处下面的监控科室一般。

  完全被高飞和他的技术监控系统束缚住手脚了。

  关于这点情况上,卡斯组长深深明白。

  因为,高飞经常告诫大家,瓦军情报室就是大家的对手。

  关于对付瓦军驻军的脑窥活动,高飞和监控处,都有明确的要求和技术指导纲要。

  所以,瓦城情报分局的可斯维尔科长等人, 敢于在自己的电脑上,随便脑窥收拾瓦城15号机场内的任何官兵。

  很简单,没有人会知道,就是瓦国情报局技术监控处干的坏事。

  即便是瓦军情报室,只能使用猜猜的说法,完全找不到证据去指责高飞等人什么。

 文学

卡斯紧紧地盯住这个士官的思维活动,发现,他已经变得迷惑起来。

  于是,卡斯组长清楚,这个士官没有被单独脑窥打击过。

  因此,士官听到这种缥缈的声音,很是意外。

  当然,他的思维活动里,又清楚地显示着,他知道情报的字眼意思。

  首先,他想到了瓦军情报室。

  不过,短暂的时间里,他没有想到瓦国情报局。

  或许,再过很长时间,这个士官也不会想到瓦国情报局的字眼上面。

  理由很简单,他长时间工作生活在军队的封闭空间里,眼里与心里,皆是军队内的一切状态。

  就是说,他很少和军队外面的世界打交道。

  自然,对于瓦国情报局之类的说法,貌似很陌生的状态。

  “继续试试他!”卡斯组长说话道。

  他说话时,眼睛没有离开电脑屏幕。

  电脑屏幕上,正用文字的形式,详尽地展示出士官的一切想法动态。

  现在,卡斯组长对一个手下发话。

  就是说,他没有直接操作对话的程序,却要交给一个手下去操作。

  这样,也是一种锻炼机会。

  毕竟,关于直接操作脑窥打击之类的程序,卡斯组长经历过很多次数了。

  可是,对于手下们,跟着卡斯组长一起脑窥打击目标人,并没有很多机会。

  因为,卡斯组长很忙,多数工作时间里,都在独自跟踪脑窥一些大人物。

  对于这种普通人的目标,多是手下人所为。

  今天,却是为了情报大佬们服务。

  因此,卡斯组长必须亲自出面参战,以示重视。

  关键是,他要快速地干掉四四零二号目标人。

  以期获得上面大佬们的赏识。

  “是!”一个手下忙回应一声。

  跟着,啪啪地打开电脑对话键。

  “喂喂!兄弟!我是情报我是情报!”那个手下按照先前的话,继续喊话士官。

  仅仅是,他加入了兄弟几个字眼。

  貌似拉拢之说。

  实际上,大家在脑窥打击目标人的时候,都会采用各种诱惑性的手段。

  总之,蛊惑着目标人跟着他们的声音走,直到完蛋的一刻。

  可见,从事脑窥活动的家伙,都是昧着良心干事的风格。

  不采取这种手段,收拾目标人,便显得有点累赘。

  这个手下喊完话,便紧盯住电脑屏幕,注意观察士官的情绪反应。

  不过,卡斯组长有点激动了。

  因为,这个手下喊话的内容过于守旧,没有多少创新之意。

  原本,他的意思是,让手下喊叫一些新颖的内容。

  尤其是,喊叫出瓦军情报室的名号。

  至于情报室主任杰夫上将的名号,就不要喊叫了。

  毕竟,有点敏感。

  乌达和高飞,关于喊叫个人名号的事情,专门做过交待。

  不到万一,尽量不要喊叫一些高级军官的名号。

  大家只管喊叫一个大概的范围,就是瓦军情报室。

  呵呵!这样喊叫,也是一个广义的说法。

  就是说,瓦军情报室辖制的官兵,也有四五万人之多。

  不说具体的官兵名号,只说单位机构名称。

  纵使公开骂街之类的啐词,任谁听到后,也不好独自反啐什么。

  毕竟,不是单单攻击某一个人。

  无论如何,这里,卡斯组长与手下,脑窥收拾瓦军官兵时,尽可能不要喊叫某个人的名号。

  他们只能喊叫瓦军情报室的名号。

  就这样,卡斯组长冲着手下摆摆手。

  意思是,自己要讲话。

  那个手下的反应很快,眼神扫到卡斯组长的手势动作后,马上挪动身体。

  貌似让座之类的动作。

  实际上,卡斯组长通过脑窥电脑发话,不用挪动身体。

  因为,他面前的电脑,和手下们的电脑,都是联网运行的状态。

  就是说,关于这个士官的一切思维信息,会同时出现在卡斯组长与手下们的电脑屏幕上。

  那个手下挪动一下身体,仅仅是下意识的一种礼让动作。

  手下当然清楚了,大家的电脑属于联网状态。

  任何人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便可以完成对目标人的所有规定动作。

  跟着,卡斯组长没有客气什么,也没有停留一会儿。

  他伸头伸嘴,尽量靠近语音转化麦克风。

  这种语音转化麦克风,可以输入脑窥特工们的讲话内容。

  即时传送到目标人的意识里。

  总之,让目标人听到即可。

  同时,这种麦克风可以同时转化特工们的声音。

  就是说,发话的特工,不想使用自己的原声,可以使用语音转化麦克风的语音转化功能。

  转化自己的原声,成为各种电脑合成的声音。

  仅仅是,伸手在功能栏上面设置一番即可。

  现在,卡斯组长没有转换自己的声音。

  他对于自己的声音,感到很是自信。

  就是说,他的声音很是温柔,富有亲和力。

  和江城情报分局的必伍德与端拿一样,大家在长期的脑窥斗争中,都磨炼出一副不错的嗓音。

  正是利用优美的嗓音,去麻痹目标人。

  甚至,蛊惑目标人。

  直到最后,令目标人失去警惕性,失去自我,失去自信。

  只有乖乖地按照脑窥特工的指令行事。

  跟着特工的意志行动。

  最终,成为脑窥特工们指挥下的木偶人种。

  “你好!亲爱的羽田爱士官,我是瓦军情报室的兄弟,侦知你的困难,很想帮助你!”

  跟着,卡斯组长柔柔地发话。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有磁性。

  应该是,听到声音的人,下意识上,希望继续听听下去。

  尤其是,遇到女孩子,一定会沉浸在美丽声音的遐想中。

  卡斯组长直接喊叫出这个士官的姓名了。

  这一次,士官受到极大的震动。

  因为,他好奇之余,简直就是,不敢置信呀!

  并且,他听清楚卡斯组长所说的每个字眼。

  这种时候,尤其是,在他好奇到极点的时候。

  他的所有注意力,完全扑在这种飘渺的声音上

  于是,他跟着明白一件事,瓦军情报室的人口,正在和自己通话。

  并且,现实中,他听说过瓦军情报室的名号。

  仅仅是,没有直接交道过而已。

  也是,瓦军情报室出于安全考虑,一般情况下,普通瓦军官兵,很难直接见到情报室的人口。

  因为陌生,因为好奇,更是因为,瓦军情报室的名气比较大。

  这个称为羽田爱的士官听说,瓦军情报室很厉害。

  不仅可以收拾军内所有的腐败分子,也能保护任何官兵的异常言行。

  这里,所谓的异常言行,就是潜规则之类的状态。

  每次听到其他人说到,瓦军情报室的故事,羽田爱只能朦胧地觉得,距离自己很遥远。

  毕竟,他不认识一个情报室的人口,也没有交道。过。什么。

  现在,瓦军情报室的人口,竟然直接联系上他。

  令他万分惊奇,继而,便是无尽的幸福感觉。

  尤其是,听来人讲话,完全就是一种关心的姿态。

  难道说,他被派过来帮助自己吗?羽田爱感激之余,兴奋地猜想着。

  由于激动,由于兴奋,他完全忘记一个可疑之处。

  就是,瓦军情报室主动搭话送温暖,竟然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呀!

  现在,羽田爱士官的周围,除了屋里的家具之类,压根看不到一个人影。

  可是,他实实在在地听到人类发出的声音了。

  看不见人影的声音,貌似鬼声一般。

  传说中,所谓的鬼神,就是不见人形之类。

  按说,羽田爱士官应该深深怀疑一番。

  就是说,他要怀疑瓦军情报室的诚意。

  是不是真诚地帮助他呢?

  假如,真是帮助他,怎会如同鬼魂一般的状态呢?

  起码,需要一定的礼节礼貌程序。

  就是说,瓦军情报室要和他搭话,应该公开地派出使者之类的人物。

  找到他,和他讨论帮助的话题。

  或者是,邀请他到瓦军情报室指定的场所里,面对面地交谈。

  甚至是,直接拨打他的电话,在电话里交谈。

  以上的交流方式,都是现实中看得见摸得着的动作。

  起码,不至于闻其声不见人影呀!

  这般不见人影的声音,如同鬼声,简直就是一种羞辱呀!

  可惜,羽田爱士官完全被神秘的声音迷惑住了。

  他压根不想怀疑什么。

  尤其是,听到瓦军情报室的名号后,浑身充满了喜悦和激动。

  貌似,困顿中遇到了救星。

  至于不见人影的声音,他倒是这般理解。

  瓦军情报室一定使用了高科技的千里传音技术。

投稿文章,作者:rgr, gr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6058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30日 17:49
下一篇 2022年5月30日 17: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