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裸体交换俱乐部:野外被陌生男人强奷到高潮

我会认真考虑的。”明曦没有直接拒绝,委婉着挂断了电话。

  她按了按太阳穴,神色越发凝重。

  现在两个选择放在她面前,无论她选择那一项,都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可如果不这么做,霍承洲可能很快就会——

  自从蒋莉前两天从沈庭律那里讨到好处后,蒋家再次硬气了起来。

  “爸,公司有好转了吗?”这天蒋莉看到蒋父回来,关心地询问。

  蒋父看着她的眼神也终于变得温和,“我们将重新拿到沈氏合作消息散布出去后,原本急着跟我们摆脱关系的人,又急着来恭维我了!”

  蒋父说到这,冷哼了声,“但这次的事情也给了我教训,我们不能一直依附沈氏,要不然公司的命脉就相当于被他捏住了!”

  蒋莉没有急着回应,虽然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可沈氏集团能走到如今这地步,也都多亏了沈庭律。他们没有那男人的能力,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跟他抗衡?

  她正想到这里,霍雅晴打了电话进来。

  想到之前和她谈好的合作,蒋莉厌恶地皱起眉,又不得不接听。

  “蒋小姐,我听说最近蒋家有些起色。”霍雅晴不动声色地问。

  “嗯。”蒋莉垂眸沉思,“但你放心,这并不会影响你我之间的合作。”

  “是么?”霍雅晴声音透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希望真的是这样。”

  蒋莉听着她这语气,脑补出了霍雅晴笑得一脸幽深的模样。

  她心虚地眨了眨眼,可想到沈庭律的命令,又不得不伪装下去,“你放心,一周之内,我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挂断电话,蒋莉神色苦恼。

  既然她已经拿到了沈庭律的好处,当然也不能再跟霍雅晴同流合污。

  可沈庭律让她做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霍雅晴挂断电话,脸色幽深。

  顾雪儿在一旁听到她跟蒋莉的对话,好奇地问:“妈,你觉得蒋小姐真的会对你忠心?”

  霍雅晴冷哼,“我当初选择跟我合作,是因为蒋家已经走投无路。可现在,情况又变了。”

  顾雪儿眉心紧蹙,“真是奇怪,沈氏集团之前不也摆明了不再跟蒋家合作,到底是谁让沈庭律改变主意的?”

  “沈庭律的性格你还不清楚?能让他改变主意的,只有他自己。”霍雅晴抽了根烟,深吸了几口。

  她双眸微眯,眼神逐渐幽深,“既然蒋家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掌控,就必须快点另想个办法。”

  顾雪儿的手机在这时响起来电铃,是黎婷婷打来的电话。

  “婷婷,怎么了?”顾雪儿随口问。

  黎婷婷将明曦去医院找院长的事情一一告诉她。

  顾雪儿困惑地皱起眉,“她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意?”

  “我目前还不清楚,但我觉得这个消息对你们来说可能会有用,所以我才跟你说一声。”

  “婷婷,你的这个恩情我记住了,我们永远是好姐妹。”

  顾雪儿挂断电话,将黎婷婷传来的消息告诉霍雅晴。

  “你说什么?明曦居然做这种事?”霍雅晴语调抬高了几分。

  顾雪儿点了点头,“这是黎婷婷告诉我的,我觉得黎婷婷没有说谎,毕竟编造这种谎言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吃。”

  霍雅晴颔首,若用所思地喃喃:“明曦?医疗设备?”

  脑海里萌生出了些许想法,霍雅晴唇角勾起冷笑,将自己的计划朝娓娓道来……

  明曦担心霍承洲的状况,接连三天都去看望他。

  但奇怪的是,这三次过去,沈庭律都没有在家。

  霍承洲坐在沙发上,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随口问:“想见他?”

  明曦一愣,反应过来自己的想法都被他看穿,神色尴尬地别开头,“不是。”

  她集中精神朝他受伤的手臂看去,“今天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反常。”霍承洲语气平淡,“也许沈岳南是在诳你,你不必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明曦挑眉,“你不怕死?”

  霍承洲自嘲地笑了笑,“现在家不成家,死又有什么可怕的?”

  听着这话,明曦心里不是滋味。

  她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做到对这个大哥见死不救?

  可没犹豫很久,明曦又站起身来,认真道:“跟我去趟医院吧,你不做个检查,我心里很不安。”

  霍承洲薄唇紧抿,似是在思量。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所以这次我陪你去。要是真被什么人盯上了,我……我也会陪在你身边。这样,你就不害怕了吧?”明曦像是在哄小孩子,循循善诱道。

  “害怕什么?”话音落下,身后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传来。

  明曦一愣,回头这才发现沈庭律不知何时已经走进客厅。

  他逆光而站,衬得他脸色更加晦暗。

  明曦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但能感受到他身上凌厉的气势。

  他今天心情不好?

  明曦认识他那么多年,也早就明白沈庭律每天的气场都会因为他的心情而改变。

  “怎么不回答?”男人走到她身边,捏住她的下颌让她抬起头来。

  明曦对上他幽深的视线,斟酌着开口:“我……我想带他出去一趟。”

  “去哪里?”沈庭律立刻问。

  “去医院。”明曦知道他们的行踪瞒不了他,也只能如实回答。

  她说完,猜到了他会继续追问,主动地补充道:“他手臂上的伤口很深,我觉得得去医院用专业的医疗设备做检查,看看有没有其他问题。”

  沈庭律双眸微眯,审视地盯了她好一会,才将手松开。

  明曦刚松了口气,又听他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她一怔,抬头就对上男人认真的表情。

  沈庭律双手插在西装裤袋中,漫不经心的语调,“不想让我跟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敢让我知道?”

  他的目光太锐利,仿佛能轻易看穿一切。

  明曦低下头,神色更加窘迫。

  霍承洲站起身,“这是我委托她的事。”

  他看着沈庭律的表情,像是提醒沈庭律别让明曦为难。

  气氛变得僵持,沈庭律和霍承洲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互不退让。

  谢南栀在这时到来,看到霍承洲在场,神色也有些怪异。

  想到了正事,他又看向沈庭律,“律哥,我有些事要和你谈谈。”

  他们有着多年的默契,沈庭律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明白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沈庭律深看了明曦几眼,和谢南栀进了书房。

  “我们快走吧。”明曦趁机和霍承洲说道。

  看着出来她很着急,霍承洲没再为难,“好。”

  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辈子藏得这里,倒不如快点将这件事情查探清楚,免得明曦一直忧心忡忡。

  谢南栀将书房门关上,神色凝重,“查到一点沈岳南的线索了。”

  一提到他,沈庭律棱角分明的俊脸覆上一层寒芒。

  谢南栀拿出手机,将刚才收到的消息给他看,“一个小时前,他在华国边境出现了。”

  “边境?”沈庭律眉心微蹙。

  谢南栀颔首,“根据最新消息,他还在边境附近徘徊。各国边境势力纵横交错,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干什么。”

  沈庭律摸着下颌沉思,“过几天,我要出国一趟。”

  “你现在去国外,很危险。”谢南栀担忧道,“也不知道沈岳南会不会已经暗中设下了什么埋伏。”

  “事情总不能不解决。”沈庭律转身,看向窗外明曦和霍承洲走出别墅大门的身影,“我也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事情,给其他人添麻烦了。”

  谢南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轻声叹了口气。

  霍承洲离开时,已经戴上了帽子和口罩。

  车子到达医院门口,他压了压帽檐,跟着明曦下车。

  “孙院长,这是我的朋友。”明曦朝院长介绍,很快进入正题,“所以现在,可以给他做身体检查了吗?”

  霍承洲在外面待得越久,就会给他带来更多的危险,她必须快点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孙院长眼神闪了闪,点头道:“设备我都准备好了,跟我过来吧。”

  霍承洲颔首,正要跟上,明曦拉住他的衣袖。

  “怎么了?”霍承洲疑惑地回头。

  明曦双眸微眯,警惕地盯着孙院长的背影,压低声音道:“你会不会觉得,这位院长太热情了点?”

  霍承洲眼神也变得凌厉,“你这次只是要带我做检查,又不是要借医疗设备,院长还主动接待你?”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了思量。

  孙院长在前面领路,带着他们进了检查室。

  明曦和霍承洲双脚才刚踏入,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关上。

  “怎么回事?”明曦神色凝重,本能地将霍承洲护在身后。

 文学

孙院长走到角落,另一个人从庞大的医疗设备后面走出来。

  是霍雅晴!

  明曦脸色冷沉,“你想干什么?”

  霍雅晴挑眉,“我只是很好奇,你到底带谁来做检查了,居然这么神秘?”

  她抬眼朝明曦身后的男人看去。

  霍承洲今天打扮得很朴素,用帽子和口罩遮住了半边脸。

  但他漆黑的双眸仿佛两个深谷,泛着幽幽寒芒。

  和他对视的那一刹那,霍雅晴立刻感觉自己的气势输了他大半截。

  盯着那双眼睛,她心里萌生出了不可思议的想法,但又很快将那个念头掐灭。

  “明曦,这就是你的新欢?”霍雅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明曦心里松了口气,好在霍雅晴没能将霍承洲认出来。

  她嗤笑了声,“别多管闲事。”

  霍雅晴双眸微眯,“可我今天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

  她朝外面喊道:“让他们进来!”

  话音落下,门再次被人打开,无数记者扛着摄像机冲了进来。

  咔嚓咔嚓——

  “你就是明小姐吧?之前还是沈家的少奶奶!请问你身后的这位男士,是你的新男友吗?”

  “有人爆料你这段时间和沈氏集团总裁又有密切的往来了,你现在这举动对沈总来说算不算一种背叛?”

  “你能怎介绍一下这位男士的身份?看他这穿着,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

  记者们像是冷水下了热锅,直接炸开了。

  明曦皱了皱眉,被人误会自己和亲哥的关系,还真是尴尬。

  她抬眼,对上霍雅晴得意的目光。

  她们关系决裂后,霍雅晴还真是处处找机会来打压她。

  顾雪儿挤入人群,盯着明曦笑得讽刺,“明小姐!现在你装不下去了吧!我真想知道沈总知道你背地里做这种事,会有什么想法?”

  明曦听着她嘲弄的话,不为所动。

  她和霍承洲对视一眼,两人勾唇冷笑。

  本来还以为霍承洲的身份要被曝光了,没想到霍雅晴这次突袭他们的用意,仅仅只是为了揭穿她的“嘴脸”?

  这些人的格局终究还是小了。

  霍雅晴见她没有一丝退缩,眉心微蹙,“明曦,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这语气, 透着满满的威胁。

  似乎在说只要明曦肯配合她做某些事情,她就不会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宣传出去。

  明曦捏了捏眉心,“这种事情解释起来真是麻烦,但既然你们想报道,就尽管报道吧。”

  清者自清,她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是怎么看待她的。

  更何况霍承洲和她的关系,沈庭律也清楚。

  等等——

  意识到自己果然还是在意沈庭律对她的看法,明曦为难地按了按太阳穴。

  “把他口罩扯下来!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这男到底是谁!”见没能削弱明曦的气势,霍雅晴眼神更冷。

  几个下属冲了过去,将手朝霍承洲伸去。

  明曦眼神一凌,“都给我住手!”

  现在是特殊时期,她不能让霍承洲的身份被曝光。

  明曦挡在他身前,那些人就将手朝她伸过来,甚至扯住了她的头发。

  因为场面太混乱,那些人的手还在不断拉扯着,明曦的头发更是传来一阵阵痛感。

  霍承洲正要阻止,抬眼看到外面几道身影匆匆赶来,只好将手垂下。

  “住手!”

  顾雪儿和霍雅晴正看得津津乐道,外面传来一道冰冷彻底的嗓音。

  那声音透着十足的威严,让在场人都下意识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刷刷地回头看去。

  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门口,他逆光而站,外面的光亮勾勒出他棱角房门口的侧脸,阳光却久久驱不散他身上的寒气。

  “沈、沈庭律!”顾雪儿认出他的身份,被他的气势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霍雅晴神色有些错愕,也没想到沈庭律会在这个时候到来。

  男人迈开长腿往前走,围在明曦面前的人纷纷让开路。

  明曦怔了怔,男人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停下,身上那股干净清冽的气息传来,才让明曦有了些许真实感。

  “你怎么也了?”明曦问完这话,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看来,沈庭律还是对她带霍承洲来医院的事情这么执着。

  男人没回答她的话,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确定她没有受伤后,才再次看向霍雅晴。

  “沈先生。”霍雅晴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强挤出一抹笑,“刚才的情况,我有必要解释一下。”

  从沈庭律现在的气势,她也能感受到了他对明曦的维护。

  沈庭律双眸微眯,眼中寒光乍现,“你觉得,她背着我偷人?”

  “难道不是吗?”顾雪儿回过神来,抢着说道,“她肯定在你面前表现得很深情吧?我们今天只是想帮你揭穿她的真面目!”

  深情?

  沈庭律目光诡异地瞥了明曦一眼。

  要是明曦真对她深情,他这些天的心情还会这么糟心?

  “是啊,我们也都是为了你好。”霍雅晴莞尔,“当然这只是你的私事,如果你真 不想让我们介入,我们也没资格再管。”

  沈庭律回头,冷眼盯着她,“我委托她带我的朋友来医院做检查,你们当然管不着。”

  “他……是你委托的?”顾雪儿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霍雅晴怔了怔,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眸。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沈庭律盯着霍雅晴,眸色幽暗。

  男人周身爆发出的冰冷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刚才还迫切想要采访明曦的记者们,吩咐朝霍雅晴投来责怪的眼神。

  他们如果知道沈庭律会在这时候给明曦撑腰,刚才又怎么敢对明曦做那种事情?

  “霍女士,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沈庭律迈开长腿,朝她逼近。

  霍雅晴轻咳一声,“我刚才说了,这只是误会。”

  “如果今后你的手还是要伸的这么长,我不介意给你一点教训。”

  男人声音充满警告,每个字眼都像是淬了冰。

  记者们都识趣地将摄像头对准了霍雅晴,希望以此减少沈庭律对他们的不满。

  霍雅晴强压下心里的火气,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没想到我今天好心办坏事,但既然你这么相信她,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希望明小姐能继续今天这件事,免得以后真丢了你的脸。”

  这话摆明了仍在抨击明曦品性不良。

  “我的女人是什么性格,我自己清楚。”沈庭律盯着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嘲弄,“难道霍女士成为寡妇的这些年,都在衷心守寡?”

  霍雅晴一愣,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男人眼神更加戏谑,“管好你自己,千万别被我抓住了把柄。”

  他朝明曦和霍承洲看去,“走吧。”

  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霍雅晴烦躁地朝记者们呵斥:“别拍了!滚!”

  记者们陆续散去,顾雪儿担忧地问:“妈,我们今天这是算是搞砸了,沈庭律会不会就此盯上我们啊?”

  “别杞人忧天。”霍雅晴神色凝重,“现在更重要的是,那个男人是谁。”

  “对啊。”顾雪儿神色困惑,“沈先生势力庞大,怎么需要委托明曦来做这种事情?难道那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

  霍雅晴双眸微眯,眼中迸射出危险的光芒,“我有些想法了,但目前还不能确定。”

  沈庭律带着他们往外走,中途给宁邪给他来了电话。

  他走到角落接听。

  明曦看向霍承洲,“我们先去门口等他吧。”

  “嗯。”

  两人刚走出医院大门,黎婷婷嘲讽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是不是连检查的费用都拿不出来?”

  聒噪的声音让明曦厌恶地皱起眉,抬头看到黎婷婷扯高气昂的样子,她一句话都懒得反驳。

  被她无视,黎婷婷下巴抬得更高,“别忘了现在是你有求于人,要是你肯跪在我面前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让医院给你免费检查。”

  明曦和霍承洲对视一眼,神色均怪异。

投稿文章,作者:rgr, gr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5931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1日 17:05
下一篇 2022年5月21日 17:1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