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好看(屁股被猛烈撞击得啪啪作响)全章节阅读

秦姣姣脸色变黑,小丫身上的毒素,也需要紫莲克制。

  那中的毒素里最主要的毒素也应该来自于紫莲相克的。

  小小畏惧人参,小丫却没有畏惧,两人的毒相似又不似!

  想着这些,秦姣姣突然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在雪山上还有一种叫血蚕的虫子,雪蚕同样可以吐丝,主食就是紫莲,在雪蚕的身体里有一种毒素,需要长期吃紫莲才能保持自己活下去。

  吐出来的丝线是赤红色的,可以织成衣服!

  据说非常坚韧,普通的冰刃根本就无法穿破。

  雪蚕!

  两个孩子的毒素定然跟这个东西有关。

  小小是京城顾家的人,小丫是哪儿弄来的毒?

  她那个爹,该不会是大有来头?

  这么一想,秦姣姣皱起眉头。

  身份越复杂,说明背在肩膀上的事情越多,在这里没有专门处理事情的助理,只要跟她有关的,都要自己去处理。

  作为一个专心于研究上的人。

  秦姣姣深吸一口气。

  干他丫的!

  女人从不服输。

  好好吃饭,好好锻炼,早起早睡,争取将身体样的倍棒。

  想着这些,进入梦乡。

  次日一早。

  秦姣姣正整理着外头的草药,外面传来敲门声,她打开门,看见外面站着的宫南岳。

  眼睛微微眯起。

  宫南岳说道:“善人莫慌,老道循着香味过来,听人说此间数你家的饭菜味道鲜美,不知可有这样的运气尝试一番!”

  他自己不会做饭做菜,请了人过来做,味道也一般。

  村里人都说秦姣姣家里吃的好,他过来蹭蹭饭,当道士的出来蹭饭,那还叫蹭饭吗?

  那叫讨论道法。

  秦姣姣回头往君无咎的方向看去。

  君无咎颔首。

  秦姣姣问道:“你除了看天相,面相,还会什么?”

  “开炉炼丹,研究经文,基本药材炮制,下棋弹琴书画练剑!”

  钦天监的道士可不是好当的,要处处都懂,要博学多才!

  “日后帮我炮制药材,每日让哑婆婆给你送三餐!”

  秦姣姣对宫南岳带着防备。

  这个人太神秘,又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但是,她看不出来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跟这样的人相处,太没有安全感了!

  可以相处,但是得防备,小院这个地方,不能让他想来就来,但是若是得罪狠了,也不好。

  让哑婆婆去送饭菜最合适,她对中医不是很熟练,后世学习中医中药,也不会学炮制药材的环节。

  对于药材的处理,她只是一知半解,若是有人帮着她将这个环节给处置了,她就会很方便的。

  宫南岳点头。

  有的吃就好。

  不挑了。

  转而走到君无咎身边。

  “大,公子还要在这里呆到几时?”

  “与你何干?”君无咎反问。

  宫南岳伸手摸了一下鼻子,上次突然过来,让眼前的大皇子对他产生防备。

  他一把年纪了,还能有什么坏心思。

  年轻人太容易怀疑人了!

  秦姣姣看向小丫。

  小丫拉着小小的手,此刻的小丫温柔了很多:“你怎么就生气了呀,我只是跟桑鹰说说,又不是真的要让他当正房,你好好养身体,桑鹰不会是你爹的。”

  “……”秦姣姣此刻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介入小丫跟小小之间的关系。

  小家伙一会儿是小小的娘,一会儿是小小的姐姐,再过一会儿又变成小小的新娘子!

  多变的少年,是她理解不了的世界。

  只是还是寻个机会,跟小丫好好念叨一下,感情生活应该是两个人相守相知相爱,只有两个人,这么海不是好事儿。

  视线落在极北。

  她得准备可以御寒的东西!

  小小的小身板为什么突然撑不住,源头也得分析。

  秦姣姣走到县里。

  去往毛皮的铺子,里面生意有些寡淡,没几个人进来,里面的小二差点儿给睡着了。

  看见有客人上门,立马乐滋滋的接待起来。

  秦姣姣问道:“哪种皮革最御寒?”

  “御寒?那得属熊皮,这玩意穿在身上,外头的风完全钻不到身体里,前些日子咱们这里收到一套皮子,可以给做成衣服,80两银子,不二价!”

  “八十两!”秦姣姣吸了一口气。

  这一个熊皮竟然比她建造出来的一套房子都贵!

  “可不是,还是便宜的,如果去省府这东西说不准得卖出三百两银子,而且现在还没入冬,只是秋日,天高气爽的,需求还没有到达,这才把价格放下来,再过俩月,一百两都有人买。”

  盯着熊皮,秦姣姣思量一下说道:“我要了,把衣服改成小孩穿的,这么高,这么点儿,边角料给做成帽子,围脖,手套,还有鞋子!”

  秦姣姣说着,小伙计脸色都变了。

  盯着秦姣姣干咳一声:“这熊没有那么大,满打满算可以做两个孩子穿的外衣,鞋子帽子可以选择狐狸皮的,柔软舒服!”

  秦姣姣点头。

  小丫身体还能撑很久。

  但是小小……

  即使成年人都经不起太频繁的换血。

  小孩就更不好说了!

  若是能早些解决就早些给解决。

  这个世界上,舍得花钱,可以解决百分之九十的困难。

  一个寒冷罢了!

  秦姣姣抿着嘴唇。

  将定金付了,准备过些日子再取皮衣。

  走出铺子的一瞬间。

  看见瘦了的吴典走在街上。

  原本吴典白白胖胖的,经过这几个月的折腾,瘦下来以后,身上的肉此紧致很多,走在路上,穿着白衣,手里拿着扇子,还有些翩翩公子的范儿。

  但是……

  吴典身边的女孩。

  这不是秦余楠?

  怎么就跟吴典走在一起。

  秦余楠此刻妆容也精致,身上的衣服是粉色的,布料算不的贵,但是也不是便宜货。

  最起码,老周氏跟小周氏身上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物件。

  秦姣姣盯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

  眼神变化一下。

  转而走到青.楼。

  春娘看见秦姣姣,乐滋滋的迎了上来,说道:“咱们楼里的姑娘自打吃了那些药,养上个把月,那脸蛋水.嫩.嫩的,生意好了很多呀,秦娘子,你可真厉害!街头那些自以为是的庸医可比不上你呢!”

 文学

“是吗,花魁娘子呢?”

  “你说轻尘?”春娘摇晃一下手里的扇子。

  脸上多了几分幽怨:“怀孕了,再养胎呢!”

  说道这个,春娘脸上闪过怒色。

  原本还打算让轻尘将吴典的心思给抓住。

  谁晓得,人就怀孕了。

  问她孩子是谁的也不说!

  让她把孩子给打掉也不做?

  这不是造孽么!

  青.楼女子,哪怕是花魁,那也是轻贱的。

  虽然外人笑贫不笑娼。

  然而有些恶意谩骂屈辱,是可以挪到小孩身上。

  青.楼女子就算是从了良,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当然挣了这个钱,被人指点那是常态!

  只是,为何要去生孩子,小孩从小长大,被人指指点点,被骂是娼妇生的下贱东西。

  有些东西落在自己身上,还能不疼不痒的。

  落在孩子身上!

  何苦呢!

  “就怀孕了,这么突然?”秦姣姣愣了一下。

  到没说什么。

  “秦丫头,你能把那孩子给……”春娘做了一个手势。

  秦姣姣摇头:“她不会感谢你的,每个人想法不一样,她就算怀孕了,也对吴典来说是不一样的,亦师亦友的存在,何必非得让她勾着吴典的心。”

  有些人跟他当朋友,会非常舒服。

  但是如果做了妻子,做了女人,那只会辛苦。

  “你说的对,只是……”

  “没什么只是,大不了日后换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秦姣姣还主动给轻尘检查一下身体。

  问道:“吴典最近的情况你知道吗?”

  “最近孕吐的厉害,没有多关照!”轻尘说着,脸上带着愧疚。

  秦姣姣点头。

  总觉得老秦家就是一个,狗皮膏药,沾上就逃离不了!

  秦余楠怎么跟吴典有联系的她想不出来。

  但是吴典那个人算不上聪明。

  很容易被人哄骗!

  秦余楠眼皮子一向比较高。

  如果看向吴典,想要对吴典做些什么……

  秦姣姣呼出一口气。

  希望是她想多了!

  从县城回去,瞧见小院里手牵手玩着的三个崽儿,已经捧着书认真看的小多多。

  秦姣姣脸上露出笑来。

  夜色降临!

  整个世界变成黑暗的。

  星辰的光辉在这个时候越发明亮。

  书房燃烧着的蜡烛还在摇曳。

  里面君无咎跟多多都还没有休息。

  一个看书,一个批阅公文。

  秦姣姣想到两个人的身体,一个是前些年熬的有些油尽灯枯,一个是年纪尚幼,费神费力,一个不好好养,两人都会早衰。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秃顶,秃顶可真可怕!

  伸手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黑发。

  秦姣姣连忙喝了一碗黑芝麻糊。

  来之不易的头发,可不能掉了。

  厨房里药膳炖好,秦姣姣端着给多多君无咎。

  多多眼睛亮了一下:“娘亲早些睡!”

  “多多也早些休息!”秦姣姣话落。、

  看向一旁坐着的君无咎:“君先生也早些休息!”

  “多谢!”君无咎板着脸,说着冷漠的话。

  秦姣姣离开房间,站在外面看着昏黄的黄豆大小的烛光。

  眼里带着不赞同。

  可惜,她是学医的,不是科学家。

  不然就可以发明出电灯泡,让房间明亮一些,对视力也好。

  走到外头,叮嘱哑婆婆日后多做一些对视力比较好的菜品。

  盯着跳跃的蜡烛苗苗。

  心里琢磨着得把家里给变得亮堂一些。

  一根蜡烛不够亮,那就多加几根蜡烛。

  总归不能把眼睛给搞坏了。

  秦姣姣回到房间,休息一.夜。

  次日村长媳妇儿带着账本来换新的擦脸油。

  秦姣姣将做出来的成品交给村长媳妇。

  手里的账本翻开看几眼。

  外面响起小丫的声音:“娘亲,娘亲,徐少宴来了,他要去看猪,你要不要一起看?”

  秦姣姣将手里的账册收起来。

  看一眼村长媳妇儿给她的银子。

  虽然不多,但是擦脸油的价格本来就不贵。

  挣钱多少影响倒也不大。

  听着小丫的邀请,跟着走了出去。

  养猪场那边散发出一阵阵的臭味。

  徐少宴愣愣的站在半路,再也不想靠近一步。

  回头看向秦姣姣:“这个味道?”

  “这个味道似乎有些重,是怎么回事?”

  “那边有猪屎,养殖业可不是风景画,没有那么美丽,在这里做活儿的人,也得天天闻着臭味。”秦姣姣开口。

  这个年代,人活着安安稳稳的活到老本就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

  “那,猪?”

  “猪现在长了不少,过年时候还不能杀猪,才半年杀了亏的慌,可以等等,养到一年就可有卖肉吃肉。”

  徐少宴闻着一遍散发的味道。

  对于猪肉的热情少了很多。

  他站在半路上,动弹都不想动弹。

  “这样啊!”徐少宴点点头。

  捏着鼻子往养猪场走去。

  里面打扫的倒是干净,但是味道并不美丽。

  看着大胖猪脏兮兮的,黑球球的。

  问道:“没给猪洗澡吗?”

  “每日都会用干净的水冲洗一次,就连猪圈也会仔细打扫冲洗,但是这么多猪,都是需要吃喝拉撒的,整理的再频繁,也不能断绝味道。”养猪的人实话实说。

  脸上还带着自豪。

  瞅瞅养出来这么白这么胖的猪,其他人可没有这样的本事呢!

  徐少宴瞅着猪圈里的猪。

  健康的很。

  没有往外头说的那样。

  随随便便的就猪瘟。

  心里沉稳下来。

  “好好养!”说罢捏着鼻子转了一圈,从里面走出来。

  指了指外头那些猪屎:“这些有人买是不是?快让人拉走吧!”

  “你跟村长说一下,村长会安排的,这些东西闻着臭,但是能换钱啊,你嫌弃个什么劲!”瞧着徐少宴这么狼狈,秦姣姣忍不住笑出声音。

  从养猪场回到秦家小院。

  徐少宴还觉得自己身上带着浓烈的猪屎味儿。

  换了一套衣服。

  还洗了一个热水澡。

投稿文章,作者:rgr, gr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5894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9日 17:16
下一篇 2022年5月19日 17: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