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小屁孩挺进市长美妇

自从吴子明的病好了,欠何老爷的药钱也被李心艾还清,没了外忧内患,眼看着就要过上好日子了。

  李心艾快走几步打招呼道:“大伯,大娘。”

  老两口也早注意到朝她们走过来的人,见是李心艾,吴老婆子那叫一个欣喜,也快走着上来,笑道:“是二丫啊,可有日子没来了,心兰前些日子还在念叨你呢。”

  “这不是过年村子里事情多,也没来得及过来走亲戚。”

  李心艾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害,这孩子来就来,咋还拎着兔子。”

  吴老婆子佯怒道。

  “这也不是啥贵重东西。”

  李心艾笑了笑,就说道:“我姐和姐夫都在家吧?”

  “在呢,在呢,我跟你一起回去。”

  吴老婆子说道。

  李心艾可不只是她儿媳的妹妹,那还是老吴家的恩人。

  “是啊,老婆子,你随二丫一道回去,给这孩子烧点茶水啥的。”吴老头子也眯着眼说道。

  李心艾看着两人扛的锄头,连忙摆摆手笑道:“不用麻烦,您是长辈,我可不敢受您招待,回头我娘要是知道,肯定要收拾我一顿,再说,我这次来是找姐夫聊聊学堂的事儿,你们还是忙你们的。”

  学堂?

  这可是大事!

  这事,老两口是知道的,只是心里也没个谱,却不知道二丫做事这么快,想了想吴老婆子问道:“这学堂是准备砌了?”

  “是的,等开春儿了就动工。”李心艾点头道。

  老两口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欣喜,这学堂一落成,他们儿子也算有个事可做了,这十里八村的孩子要都去蒙学,那束脩可就是一大笔受辱,如此一来,欠二丫那些银子早日还清,也能了个心思。

  这么想着,这也不好再闲聊耽搁,吴老婆子乐呵道:“哎,忙正事要紧,子明他们都在家呢。”

  想了想,吴老婆子又补了一句道:“不过,晌午可得留下吃顿饭,可不兴空着肚子回去的。”

  李心艾见状,笑了笑道:“行的,晌午我就赖这儿不走了。”

  老两口听她这么说,笑眯了眼,挥挥手让她先回去,李心艾这才朝着老吴家走去,而老两口也朝着田里去了。

  这大冬天的其实没啥农活可干,老两口实在是闲不住,去地头看看,松松土早些能种点东西下去,还能多收成一些。

  本来是要忙活到晌午的,可李心艾既然来了,那就得早点弄好,回去看看收拾点好的招待一下,不说隔着这一层亲戚关系,二丫这孩子也帮了他们不少。

  就像儿子的身体,他们原本都没了指望,只想趁自己活着还有把力气就多做些,以后给儿子能留一些是一些。

  可现在,儿子不仅身体恢复好了,欠的那些债也叫二丫给还了,就这还给儿子弄了个学堂先生做做,虽然是在村里,可教书先生说出去都是光荣的。

  想着他们心里就高兴,当下也更加卯足力气把田地侍弄好,心兰现在做绣活也有银子赚,虽然现在在村里因为何老爷的缘故,他们一家四口都不受待见,可他们的生活总会越来越有希望。

  而这边,李心艾刚走到老吴家门口,在院子里做恢复的吴子明就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把门给打开了。

  “小妹,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吴子明穿着一身洗到发白的大褂,看起来有些单薄,这久病在床,虽说已经能下地,可脸色看起来还有些苍白,这么一看,完全就是古代读书人中的典型模样。

  想想李招贵肥头大耳的样子,哪里有一丁点读书人的气质,说是个精明过头的商人也不为过。

  众所周知,士农工商,读书人地位最好,商人的地位最低。

  家里要有个读书人,等闲是不会被欺负的。

  除非,读书人为难读书人,就比如那所谓的地主乡绅何老爷,早年间也是个穷秀才,后来发了家反倒是为富不仁起来。

  李心艾心里想着,点点头说道:“姐夫,看起来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去教书育人了。”

  “教书育人?”

  吴子明愣了愣,也没细问,而是扭头对着屋里道:“心兰,小妹来了。”

  然后连忙让开,引着李心艾走进院子。

  屋内,听到声音的李心兰也放下手里的活儿走了出来。

  姐妹俩有些日子没见了,上一趟李心兰去又赶了个不凑巧,李心艾正好去镇上了,所以她回来也念叨了几天。

  这会儿,李心兰拉着李心艾的手上下打量,转的一圈,这才道:“嗯,过个年又长个头了。”

  李心艾笑了,她一顿吃那么多,能不长个子嘛,要知道她这个身体也才十六的年纪,还在发育中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身怀异能的缘故,这身子倒是乖巧懂事,该凸的该,该凹的凹,幸好这裙袍都宽松,倒是不显眼。

  唯独就是和楚离站在一起,她都比他矮上一大截儿,差点成了最萌身高差,让她堂堂特工女汉子有些郁闷。

  这么一想,李心艾眨眼笑道:“姐,除了个头呢,还有什么变化?”

  比如美貌啊之类的……

  李心艾如是想着,其实她的长相也不差,可想起某人的皮囊,她简直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李心兰见她这么说,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摇了摇她的手道:“长得也更好看了,听娘说,过年的时候,村里……”

  李心艾正一脸喜气,听李心兰这么说,连忙挡住李心兰的嘴,说道:“姐,这事提起来我就一个头两个大,咱说点其他的。”

  一旁的吴子明见姐妹俩感情如此好,也跟着笑道:“知道你惦记小妹,可也不能把人拦在院子里聊,快进屋坐着聊吧。”

  李心兰这才反应,笑着瞪了吴子明一眼,当下拉着李心艾就往堂屋去,身后的吴子明笑着摇摇头,心里想着李心艾说的教书育人四个字,他也抬脚跟着走了进去

 文学

堂屋内,李心兰倒了一碗水,放在李心艾面前,碗里还飘着几朵菊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即便是家里生活拮据,可李心兰还是竭尽全力的让家里的日子好过一些,这点对生活的态度,姐妹俩倒是出奇的一致。

  又从一个麻袋里舀出来一把炒花生放在桌上,这才坐在了李心艾旁边。

  李心艾喝了两口水,这才将背篓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放在桌子上。

  吴子明看着一本本崭新的书和一套写字的工具,眼睛瞪的圆溜溜的,眼里满是抑制不住的惊讶和读书人看到书本时的激动。

  别看吴子明是个秀才,可实际上,家里并没有一丁点读书人该有的家伙事。

  唯一的两本书都已经破旧不堪,之前怕是已经不知道翻了多少遍,如今更是布满了灰尘,那是因为吴子明得病,早已经没什么心气去读书。

  至于笔墨纸砚,笔倒是有一个,基本上毛都已经掉光,杆子更是磨得光亮。

  墨也有,就是井水。

  纸也有,是竹简。

  简单来说,就是用掉毛笔沾井水在竹简上练字。

  曾经,吴子明也是有真正的笔墨纸砚的。

  只不过这家里都已经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那些读书人算是金贵的家伙事自然也早就已经卖掉换了钱。

  一旁的李心兰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李心艾,虽然她心里也猜到了几分,可想着小妹怎么会买这么多新书,不过是教村里的小孩子,买些旧书会便宜很多。

  家里有吴子明读书,她也知道一本书有多么金贵,就吴子明家里的两本书,还是好些年前身体好的时候买的,那时候他刚考上秀才,有些名气,可这么些年过去,早就变成无人问津的存在了。

  李心艾将东西都拿了出来,又把背篓放在脚边上,这把拿出来的东西往吴子明在的位置推了推笑着道:“姐夫,我这次来就是来找你聊聊关于学堂的事,这些东西就是你作为夫子用的新教案。”

  吴子明听她这么说,伸出手轻轻摸了摸笔墨纸砚,像是对待着什么宝贝似的。

  “这……这真是…真是为我准备的?”吴子明问道,声音都有些颤抖。

  曾几何时。

  他躺在病床上,绝望的想过自己根本没有了未来,别说金榜题名,即便是能养活一家老小都不可能。

  可现在,他的心又活了过来。

  寒窗苦读十余载,求得不就是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入朝为官,将来好造福一方百姓。

  这是读书人都有的志向,吴子明如何能例外。

  “是,做夫子,得有一套像样的教案吧,不然怎么传授学问。”李心艾说道。

  吴子明听她这么说,眼里的光彩更甚,那套笔墨纸砚也让他看了一遍又一遍。

  李心艾见他抚摸着那些有点发黄的纸,解释道:“好的宣纸太贵了,我就买了掌柜的推荐的这种,虽然外观不好看,但写字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吴子明确是摆摆手说道:“不不不,这宣纸于我来说已经是极好的了。”

  他虽已考中秀才,可平日都是在竹简上练字,手里那根毛笔都还是从药钱里省下的,用的时间久了,写字已经大为不顺了。

  可如今,李心艾竟然买来笔墨纸砚,这一套工具他是想都不敢想的,即使是发黄的纸,他也欢喜的不得了。

  这么一想,他又看向李心艾,发誓般的说道:“二丫,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是好的,怕是不少钱吧,你放心,日后我若是能考取功名,必十倍百倍奉还于你。”

  李心兰看着自己男人这么说,她到嘴的话还是咽下去了,原本她还要说这些多贵多贵,可听了吴子明的,她觉得说这些都是多余,就像自己男人说的一样,只能自己好好努力,才有机会报答小妹对她们的照顾。

  小妹买都买来了,难不成再让她退回去,她再推脱的话,反倒是显得矫情。

  李心艾则笑了笑,道:“那就祝姐夫早日考取功名,不过,你若是有心报答我,那我提一个要求,可行?”

  “但讲无妨。”

  “我希望你将来金榜题名时,莫要忘了你的糟糠之妻。”

  李心艾认真道。

  吴子明一愣,然后猛地看向李心兰,后者也望向他。

  “心兰,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妻,可绝对没有糟糠二字。”

  他说道。

  李心兰面带桃花,娇羞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

  李心艾脸黑,猝不及防竟然被喂了狗粮。

  “咳咳。”

  她受不了,看不下去了,不得不用咳嗽的声音打断两人的含情脉脉。

  李心兰被吴子明这么一波深情告白,搅的是心乱如麻,而且还是当着妹妹的面,她羞的不行,连忙起身借口去倒水出了门。

  吴子明看着片刻,才收回目光,扭头看向李心兰,正色道:“小妹,你那个要求可不行,得重新提。”

  “行,等我想到再说。”

  李心艾随口道。

  吴子明喝了口茶水,忍不住问道:“你刚才说教书育人,是什么意思?”

  “我之前不是说过,要开春在白溪村建学堂,让孩子们得以蒙学,让你去当教书先生,不知道你可还愿意。”

  李心艾笑着问道。

  “当然愿意!”

  吴子明想也不想立刻喊道。

  实际上,他已经想了这一个年,上次李心兰回来他还追着问过,只不过李心兰根本就没见到李心艾,自然也就没个消息。

  “姐夫,你要清楚,你的主业还是要去考取功名,这教孩子们蒙学,是否会影响你?”李心艾想了想问道。

  “如今乡试以墨意和帖经以及策问为主,所谓墨意,就是对经文的理解,帖经就是要熟读四书五经,而策问,则要结合当今朝堂局势,这些,可不是死读书就行的。”

  吴子明缓缓说道。

  李心艾听懂了,说道:“既然你认为没问题,那这给孩子们蒙学就拜托姐夫了。”

  “尽管交给我。”

  吴子明笑着点头。

  “不知除了四书五经,姐夫还可教什么?”

  “可教九章算术。”

  吴子明顿了顿,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在此道也有不小的成就。”

投稿文章,作者:rgr, gr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3ker.com/15894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9日 17:11
下一篇 2022年5月19日 17:16

相关推荐